第25章 平地起风波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一身板正的公安制服,上衣、裤子均为藏青色,戴藏青色栽绒大檐帽。

    李爱国前面引路,大步的朝丁海杏的病床走去,他们的到来让原本窃窃私语的病房,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李爱国他们三个,两男一女的身上。

    丁丰收一看见他们腾的一下站起来,看见熟识的李爱国笑着道,“李队长,这一大早您怎么来了,吃了吗”语气非常的热络。

    李爱国看着他憨厚地样子,犹豫了下看向他们道,“丁同志,这是我们火车站派出所的刘所长。”

    “啊你好,你好,刘所长。”丁丰收忙不迭地说道,心下嘀咕这是咋回事,狐疑地上下打量着刘所长,心中有疑问,自然就问了出来,“这是”

    刘所长微微眯起眼睛,看着坐在病床上,又黑又瘦的女青年,不动声色地观察着。

    丁海杏抬眼一双怯怯地看着他们,李爱国昨儿见过,王娟是书记员也认识。而眼前这个身穿制服,年约四十上下的男人,身材魁梧,一双眼睛闪着犀利的寒芒,此时毫不掩饰的,目光灼灼地上下打量着人畜无害的丁海杏。

    “丁海杏,针对昨儿的抢劫事件,我们还有些疑问,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重新做一下记录。”李爱国开门见山地说明来意道。

    “昨儿不是都做完记录了,咋又做啊”章翠兰大大咧咧地嚷嚷了出来道。

    李爱国面色为难,却耐心地解释道,“还有些疑问,需要当事双方”

    刘所长直接拦着李爱国的话道,“昨儿的笔录记录的不详细,所以麻烦你配合调查。”

    丁丰收扯扯章翠兰的胳膊,板着脸训斥道,“你这老娘们,瞎嚷嚷什么我们要积极配合公安同志的工作,早日将坏人绳之以法。”

    章翠兰委屈的撇撇嘴道,“俺这不是不知道吗不懂所以才问的吗”

    “丁海杏跟我们走吧”李爱国看着她语气与昨天一般轻声细语。

    丁海杏闻言眸色微微一沉,他看着自己端着饭碗,还没吃呢却如此这般公事公办的态度,还有李爱国被截去的话,双方当事人见面干什么又不是移交法院,她作为证人出席。

    丁海杏心头微动,那关在公安局内的混蛋,又起什么幺蛾子了。

    “李队长,能不能让我家杏儿将这一碗粥给喝了。”章翠兰看着他央求道。

    李爱国闻言,目光转向了刘所长,双眸中带着一丝请求。

    章翠兰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立马求道,“刘所长行行好,让我家杏儿把这碗粥给喝了,大夫说我闺女严重的营养不量。”

    “很快就吃完的,麻烦通融一下。”丁丰收出言附和道。

    “就是,就是,小姑娘怪可怜的,现在脸上还有淤青呢”病房内的病友们也七嘴八舌地帮腔。

    “那好吧”刘所长眼神晦暗不明地看着丁海杏最终说道。

    丁海杏实际慌忙地大口的吃饭,结果被烫的直吐舌头。

    “别慌,别慌,慢点吃。烫着了吧”章翠兰看着她着急的样子着急地说道。

    “让警察叔叔等着不好。”丁海杏声音嘶哑道,抬眼怯怯地看了眼一脸严肃的刘所长,又赶紧低着头道。

    样子像足了刚进城的乡下妹子,胆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李爱国闻言心立刻软下来道,“慢慢吃,警察叔叔在这里等着你。”

    丁海杏低垂着眼睑,头埋进了大海碗里,发出唏哩呼噜喝粥的声音。脑子却高速地飞转,易地而处如果我是那混蛋该怎么做怎么减轻罪行,答案显而易见。

    仔细回想着昨天的每一个细节,曾经说过的每一句话,猛然间眼前一亮,她怎么把这么大一个罪证放在了身上。

    大约十分钟后,唏哩呼噜的喝完粥,丁海杏道,“我吃完了。”那样子要多乖就有多乖。

    “馒头,馒头”章翠兰压低声音道,手指了指她依然还拿在手里的馒头。

    李爱国笑了笑道,“吃吧吃完馒头我们再走。”目光又看向刘所长道,“让孩子吃了馒头可以吗”

    刘所长摸了摸自己的虎脸,在心里嘀咕道,“我有那么不近人情吗”面无表情地看着丁海杏瓮声瓮气道,“不差这一个馒头的时间。”

    丁海杏三两口的将馒头吃进了嘴里,速度虽然快,却不粗鲁。

    丁海杏拍拍胸口将馒头硬噎了下去,看着李爱国他们道,“妈,馒头吃完了。”

    “那好,我们走吧”刘所长看着她声音低沉道。

    “穿上衣服。”章翠兰将昨儿洗干净的外罩和裤子递给了丁海杏道。

    李爱国老脸一红道,“那个所长我们在外面等一下好了。”

    总不能待在这里看着人家穿衣服吧刘所长朝身后的书记员王娟使使眼色。

    丁海杏黑眸轻闪,这是监视她呢抖开老妈递过来的衣服。

    王娟心领神会的点点头,刘所长和李爱国退出了病房,王娟站在床尾一瞬不瞬地注视着丁海杏穿上肥大臃肿的外罩,晃荡的裤子。

    丁海杏怕钻风,把宽阔的裤腿缠上了绑腿,成了灯笼裤,穿上了单布鞋。

    王娟看她穿好了衣服,跟在丁海杏的身后,立马说道,“跟我走吧”跟押解犯人似的。

    “那我们呢”章翠兰着急地问道。

    “我爸爸、妈妈可以陪着我吗”丁海杏怯懦地说道,一副没见过世面的小家子气。

    王娟犹豫地看着他们,“这是公事,不好有你们在场。”

    章翠兰立马说道,“我们保证不妨碍您的工作,实在我女儿昨儿受到惊吓,她胆子又吓得连话都不敢说了。”

    这事王娟可不敢擅自决定,迟疑之间,病房门被推开了。

    刘所长推开门,就看见站在不远处的丁海杏他们,“怎么还不走。”

    “她的家长想跟着去。”王娟赶紧汇报道。

    “胡闹,审理案件怎么能让家长陪同。”刘所长一脸严肃地公事公办道,一挥手道,“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