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速战速决

作品:《六零俏军媳

    “是你害我的,我要掐死你。”

    “你为什么不去死”

    “啊”这乱七八糟的梦,始终让丁海杏睡不安稳,她梦到了前世,自己大仇得报,郝长锁宁死也不坐牢,太便宜他了。

    自己心中的怨气不得散,很快又查出自己的身体由于前些年的亏空,积劳成疾,最终郁郁而终了。

    “快醒醒,杏儿快醒醒。”章翠兰使劲儿的摇晃着她道。

    丁海杏从噩梦中惊醒,腾的一下坐起来,待看请眼前的人后,“妈,爸,你们怎么来的这么早。”

    “你在医院我和你爸,哪能睡的安稳啊一大早就过来了。”章翠兰双眸一瞬不瞬的看着她问道,“感觉怎么样头还疼不疼晕不晕饿不饿”满眼的关心,问出一连串的问题。

    郝家夫妻和银锁也跟着过来了,站在病床边,关切地看着自己。

    “我很好,头还有些疼,不晕了,医生查过房,如果没事的话,妈我想出院。住院太花钱了。”丁海杏一双眼睛怯怯地看着他们小声地说道。

    “出院的事,不着急,我们听医生的。”丁丰收安她的心道,“钱我们有,不差你住院的钱,最重要的是你的身体。”一脸关切地说道。

    “真的没事了。”章翠兰不放心地问道。

    “我饿了。”丁海杏眨眨眼可怜兮兮地说道。

    “杏姐,我去给你买饭”郝银锁立马说道。

    丁海杏看着郝银锁那担心的眼神,她的神情有些复杂,那个总是跟在她屁股后面,帮着她干活的小子长大了,比她还高。

    如果不是昨天那个梦,让她回想起许多事,不过那又如何,她不想再跟郝家扯上任何关系。

    “杏姐,想吃什么”郝银锁温声细语问道。

    “有什么吃什么。”丁海杏爽利地说道,心里却吐槽,我有的挑吗

    虽然很高兴见到爸爸、妈妈,可这时代条条框框多,不需要特立独行,要的是集体的思想一致。

    “哎我现在去给你买。”郝银锁转身离开,郝母跟着出了病房,追了几步,追上去,“银锁,银锁。”

    “妈,什么事”郝银锁停下脚步回身道。

    “那个你打算买什么啊”郝母看着他犹豫了半天道。

    “有啥吃啥呗我倒是想给杏姐买碗面条,给杏姐好好补补,可咱也买得上,细粮精贵。”这一刻郝银锁痛恨自己无能,连给杏姐弄碗汤面的能力都没有。

    还好有机会当兵了,当兵就有能力补贴杏姐了,她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郝母闻言讪讪一笑,自己这是干啥咧,想吃也得看有那个命没有,挥着手道,“行了,快去吧”

    “哦”郝银锁转身离开,摇摇头也不知道,妈为啥叫住他。

    郝母回到病房,“海杏呢”

    “上厕所了。”郝父看着外面说道。

    “啊”郝母心里咯噔一声,刚才在门外不会听见什么吧目光看向门外,一个向左,一个向右,不同路的。

    回想一下她跟银锁好像也没说啥子于是放下心来。

    丁海杏被章翠兰给搀扶着出了病房门,自然看见郝家母子,眸光闪闪了,朝厕所走去。

    丁丰收他们一见她们进来,原本坐在床上三人全站了起来。

    郝母两三步走了过来,扶着丁海杏道,“快,快躺上去,外面凉。”

    章翠兰将丁海杏安置在床上,“快躺下去。”

    “不了妈,我坐着就行。”丁海杏坐在病床上道,她要是躺下,他们还怎么坐啊

    “那好吧”章翠兰拿着被子给她盖在身上,“别冻着了。”直起身子又道,“你们聊,我去把昨儿洗的衣服拿回来。”

    “快去,快回。”丁丰收挥了挥手道。

    章翠兰走后,丁海杏看着他们道,“爸,郝叔你们吃了吗这么早过来了。”

    “我们吃过了,不放心你,就紧赶慢赶的来了。”丁丰收拉开凳子递给了郝父道,“她叔,坐。她婶也坐。”

    “你们也坐。”郝父指着病床边上道。

    “这衣服还真都干了。”章翠兰拍着衣服走过来,坐在了丁海杏的身边。

    坐在了床尾的丁丰收看着郝父身体微微前倾道,“我说她叔,咱都来了几天,孩子们的事”

    郝父心领神会道,“等海杏出了院咱们就给他们”

    丁海杏闻言着急道,“爸爸”

    她真怕老爸就这么给订下来了,他们不可能长时间的待在军营,出门在外开销大。对于她和郝长锁的事情,在长辈们的眼里已经是板上钉钉,肯定是速战速决,她也得加快进度。

    “怎么了”丁丰收看向她道。

    其他三人也看向丁海杏,“那个我头有些晕。”丁海杏轻抚额头,颇有些娇弱地说道。

    章翠兰一听就着急上火道,“我去叫大夫。”

    “不用,不用,妈我没事。”丁海杏伸手抓着已经起身的章翠兰道。

    “你可别吓妈啊”章翠兰担心地说道。

    “杏姐,杏姐,和昨儿一样的粥。”郝长锁端着一碗粥进来道,“俺怕你饿着,还特意给你买了个三合面的馒头。”

    “三合面的馒头”章翠兰惊讶道,“你咋买到的。”说着将碗和馒头接了过来。

    “俺求了大师傅半天,才买下的。”郝银锁憨憨地一笑道,看着丁海杏挠挠头道,“杏姐,快吃,趁热吃软和,凉了就硬了。”

    “这孩子真是有心了。”章翠兰欣慰地说道,杏儿没白疼这孩子。

    她家闺女就是心软,宁可自己苦着,也不愿意让孩子城里帮着拉煤球。

    平板车,人力来拉,瘦小的孩子肩膀勒出深深的痕迹,都磨破了,血呼喇喳的。也却是让人心疼,可谁疼她家杏儿啊

    好在女婿争气,终于苦尽甘来了。

    郝母低垂着头,面色不愉,这混小子,献什么殷勤啊就没说给我买个馒头,这个不孝子。

    章翠兰将粥和三合面的馒头递给了丁海杏道,“杏儿赶紧吃,吃完了也该查房了。”

    丁海杏喝了口大碴子粥,有些粗,有些拉嗓子,但好歹是粥,还有着玉米的香甜。不似家里自家石磨磨的玉米,跟嚼了一嘴沙子似的,难以下咽。

    “别光是喝粥,吃馒头,馒头扛饿。”章翠兰视线一刻也不舍的离开丁海杏,生怕一眨眼人没了。

    “嗯”丁海杏嗷呜咬了一口馒头,口感很普通,不如白面馒头来的松软好吃,在如今这年月却精贵很。

    “刘所长,是这里”站在病房门口的李爱国指着丁海杏的方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