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愚弄OR眷顾

作品:《六零俏军媳

    郝银锁得到了确切的答案,心满意足地跑回了病房,只要能当上兵,他把粮食省下来,杏儿姐就有的吃了。不会因为吃碗面条,都吃不到,还要看人家的脸色。

    郝长锁站在原地,回头看了一眼丁海杏所在的病房,漆黑的眸中闪过一丝阴狠,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了,挡我路者死,就别怪我无情了。

    想要摆脱现有的困境还得从丁海杏身上下手,就得继续在侯三哪里做文章。

    他不相信侯三在知道自己挨枪子还那么无动于衷,两权相害取其轻,该怎么选笨蛋都知道。

    郝长锁边走边想,该怎么运作。

    aa

    童雪离开郝长锁并没有回到药房,而是去了她母亲的办公室。

    童妈冯寒秋看见宝贝女儿过来,放下手中的病历道,“这时候你不在药房待着,瞎转悠什么”

    “有小雨顶着呢怕什么”童雪笑嘻嘻地坐到了她的对面道,“妈,我想你了呗”

    冯寒秋瞥了她一眼道,“这话怎么听怎么假。”脑子稍微一转,“是去看他喽”

    童雪红着脸点头道,“妈,他来医院你也不告诉我一声。”

    “我不通知你,你不也知道了。”冯寒秋洞若观火道,“我说你能不能矜持一点儿,怎么说也是女孩子,别让人看低了。”

    “怎么会他老人家都说了,妇女能顶半边天,作为新时代的女性,就要敢于追求志同道合的革命伴侣。”童雪理直气壮地说道。

    “不害臊”冯寒秋轻斥道。

    “嘻嘻儿女跟妈说话,有什么好害臊的。”童雪笑得没心没肺地道。

    “你爸不是说了,小郝很有发展潜力,让你别去打扰他的工作。”冯寒秋无奈地看着一副陷入爱河小女人似的闺女道。

    “我已经很少下基层看他了,今儿来医院,我才去看他的。”童雪拉着椅子坐在了她的旁边道。

    冯寒秋看着她在不经意间,陷得如此之深,“雪儿我想我们得谈谈了。”

    “谈什么”童雪挽着她的胳膊,依偎在她的身上道。

    冯寒秋轻轻抚摸着孩子的大辫子道,“你想过没有你们今后的日子怎么过”

    “还能怎么过如大家一样过日子呗”童雪一头雾水地摇摇头道。

    “小郝,是一个农村兵,走到今天这一步不容易,而且基层竞争也是相当激烈的。”冯寒秋继续道,“像小郝这样的,家里边想要过上好生活,就指望着他呢他家庭负担挺重的。”

    “这很好啊这说明他孝顺,孝顺父母的男人,能差到哪儿去。”童雪努努嘴,带着一丝娇憨地声音说道。

    冯寒秋抬眼看着漂亮的的闺女,怎么就被宠成这般很傻很天真的性格呢

    冯寒秋抬起白皙修长的手指挠挠头无奈地看着童雪道,“我这么说吧你不但养他的父母,还要养他的三个兄弟和一个妹妹。最大的十八岁,最小的才十一岁,还都没有成家,何时才能熬出头。”

    “长嫂如母”童雪轻蹙了下眉头道,“妈,这不很正常吗大家不都是这么过日子的,爸不也养着老家的人。大院里哪一家不是,家里的兄弟里面谁出息了,都会负责拉拔其他的兄弟。”

    “呃”冯寒秋被堵的说不出话来,她能说孩子说的不对吗不能可她吃过的苦,不想让闺女在吃一遍。

    “我觉的你还是考虑清楚的好。”词穷的冯寒秋干巴巴地说道。

    “妈,您什么时候觉悟这么低了,让我爸知道又该给您上政治课了。”童雪板着脸,佯装严肃道。

    冯寒秋不想闺女未来的生活过的辛苦,“咱们大院里的孩子也不是太差吧”

    “妈,您在这么说话我可生气了。”童雪这一次可真是沉下脸来道,“妈,长锁抛却家世是很优秀的,至于他那些村里村气的生活习惯,慢慢改造呗爸爸也是泥腿子出身,不也让您给调教的非常好了。有些人家世是显赫了,可他人呢却草包一个,莫欺少年穷。”压低声音道,“而且妈,您这点儿政治敏锐都没有吗”

    “什么”冯寒秋疑惑地看着她道。

    “解放到现在您经历的风波还少啊您经历的多,别忘了从解放后,我党可是讲成分的讲究的是越穷越光荣。”童雪皱着秀眉凤眼流转缓缓地说道。

    “可不是不唯成分论吗”冯寒秋小声地说道。

    “妈,您可真被我爸保护的太好了。”童雪既羡慕又烦恼道,“您见过的还少吗不说别的地方,就单论咱这大院里,多少男人因为女人的成分拖后腿的。”靠近她的耳朵轻声说道,“虽说保住了身上的军装,可进步上升的通道也窄了许多。”

    虽是陈述,却惊的冯寒秋一身的冷汗,紧攥着她的手道,“以后听你爸的。”论政治嗅觉她是不如自家那口子。

    童雪揽着冯寒秋的肩膀感叹道,“妈您也别觉的是被命运愚弄,到头来却发现这是被命运眷顾。这日子是自己过出来的。”眸光中夹杂着冷静跟高傲,哪里还有刚才的天真与娇憨。

    冯寒秋现在也无力反驳了,实在是自己就是例子在眼前摆着呢低嫁就低嫁吧小郝本身却是优秀,闺女说的很对。至于他那个拖累人的家,如果老实本分呢还好说,贪心太过的话,她有的是手段,让他们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那你在小郝面前可不能耍大小姐脾气,谈恋爱可以,不能影响人家小郝的工作。”冯寒秋看着她叮嘱道。

    “知道了,真啰嗦,耳朵都快磨出茧子来了。”童雪娇气说道,还调皮的掏掏耳朵。

    aa

    章翠兰双眸一瞬不瞬的一直盯着丁海杏,一会儿问问,冷不冷,一会儿问问,还饿不饿。

    久违的唠叨,听在丁海杏耳朵里热乎乎的,心里更是暖意融融。

    “妈,我的外罩脏了,麻烦您去清洗一下,不然明儿出院该冷了。”丁海杏看着脚下灰扑扑的脏衣服道,只有一身的外罩不洗不行啊“水房在走廊尽头,你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