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高冷之花

作品:《六零俏军媳

    郝长锁坐在食堂橱窗外角落的餐桌旁,双手交握,紧紧地攥着,现在该怎么办

    同样的招式不可能在使出第二回,海杏那么胆小怕事,也不会在冒风险。而且在听到爸妈说的那些话,海杏为这个家的付出,他也不可能将人在推上死路。

    娶她,他果断的摇摇头,走出山村才知道世界之大,天地之广阔,他不可能再娶一个对他人生没有任何帮助的无知的村妞儿。

    短短几年不见,都成了黑煤球了,瘦的跟麻杆一样,皮肤糙的跟苦树皮似的哪里童雪相比,白净漂亮。

    抛开家世不说,单单相貌,是男人都知道该选谁了。

    可是现在这个局该怎么破这边逼婚、逼的紧啊

    都怪那个该死的混蛋,好好的交易完了不得了,干嘛非抢啊就是看他们乡下泥腿子交易哪如抢来更利索呢

    “等等”郝长锁灵机一动,如果那人能承认他和海杏在交易,摇摇头自言自语道,“不行他被抓了个现行。除非”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海杏别怪我心狠手辣,是你们逼我的,海杏等你进去后,作为补偿我会好好照顾你爸、你妈的。

    这得好好运作一下。

    医院的药房内,穿着白大褂的童雪,将包好的药,递出了窗口道,“大爷,两包药,记得按上面说明吃药。”

    拿到手里药的老人为难道,“闺女,俺不识字,咋整啊”

    “这样啊”童雪站起来,倾身靠近窗口面带笑容地温柔地说道,“大爷,你把药给我。”

    “哦”老人将药包递给了童雪。

    童雪拿着药包,打开,“大爷您看,大片的一次一片,一天三次。这个药片小,一次三片,一天三次。”

    “闺女,您在说一遍。”听的迷迷糊糊的老人又道。

    童雪耐心地又说了一次,“记住了吗大爷大片吃的少,只吃一片,小片吃的多,三片,都是一天三次。”

    “记住了,记住了,闺女。”老人接过药包,揣进了兜里,慢悠悠地走了。

    “童雪,童雪。”一个年轻的女孩子砰的一下推开门冲了进来。

    “小雨,干什么毛毛躁躁的,让医生们看见又该说你了。”童雪温柔地看着宋雨道。

    宋雨背着手,微微仰着下巴斜睨着俊俏地童雪道,“说我毛毛躁躁,我也不知道为谁才毛毛躁躁的。”

    “这话说的我让你横冲直撞了。”童雪眨眨秋水般地双眸道,手上忙活着收拾桌上的药品,一一将它们重新摆到架子上。

    “哎呀我这是为谁辛苦为谁忙啊”宋雨偷偷瞅了她一眼,故意地说道,“我还不是因为看见”

    “看见谁了”童雪抬眼看着她道,“看见你心心念念的人了,至于这么毛毛躁躁的吗”

    宋雨小脸绯红,“说什么呢”嗔怪地看着她道,“我看见你家那位了。”

    “你没看错吧”童雪急切地转过身来看着她道。

    “绝对没认错,他还跟你妈说话来着。”宋雨拍着胸脯保证道。

    “他来医院干什么”童雪满脸疑惑道,伸手紧抓着她的胳膊道,“他是不是生病了吗”

    “没有,人好着呢我看着他好像向食堂那边走了。”宋雨说道,接着调侃道,“啧啧现在不知道谁这般着急上火的。”

    顾不上好友的打趣,“这交给你了。”空气中只留下童雪温婉的声音。

    宋雨看着好友急匆匆离去,自言自语地嘀咕道,“还说我呢”轻笑着摇头道,“看来我们医院这朵高冷之花真是被他这泥腿子给摘下来了。真不知道郝长锁有什么好有那么多家世不错的追求者,怎么就看上他了。无法理解啊无法理解。”

    aaaa

    童雪兴冲冲地跑到了食堂,就看见郝长锁坐在角落里,她抿嘴一笑,轻手轻脚地走过去,“啪”拍了一下郝长锁的肩头。

    “嗬”郝长锁抓着摁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腕,身手利索的使出一招擒拿手,将童雪反剪着手臂给摁在了餐桌上。

    “疼,疼”童雪吃痛地喊了起来。

    “是你”郝长锁立马放开了她,“童雪,对不起,我不知道是你。”

    童雪站起来揉揉自己的胳膊,娇嗔道,“你这手劲儿可真大,看手腕都红了。”伸了下胳膊白皙的手腕红了圈。

    郝长锁慌乱地说道,“对不起,我真不知道是你。”看着她白净的精致的小脸道,“要不你打我吧”

    “噗嗤”童雪笑了起来道,“看在你警惕性高的份上,原谅你了。”

    郝长锁看着柳眉凤眼的她笑容灿烂的如三月桃花绽放,美不胜收,一时间看痴了。

    “呆子,看什么呢”童雪双颊绯红地娇羞地说道。

    “哦”郝长锁回过神儿来,赶紧将凳子摆好道,“童雪,坐。”

    看着童雪坐下,郝长锁也跟着她坐了下来,只不过,中间隔了一个凳子的距离。

    童雪拍拍凳子道,“坐过来吗”

    “这样让人看见了不好。”郝长锁腼腆地说道。

    “又不是饭点儿,没人。”童雪戏弄地看着他道,“怎么大庭广众之下,还怕我吃了你不成。”

    这一回轮到郝长锁双颊泛起一抹红晕道,“我们这样也能说话。”

    童雪就喜欢捉弄他,喜欢看他红着脸手足无措的样子,真是比她这个女孩家还爱害羞。

    “正值工作时间,你这样擅自离岗可不好。”郝长锁看着她温声说道。

    他醇厚磁性地嗓音敲击着童雪耳膜,心下微微一颤,“我这不是听小雨说你在医院,还以为你生病了。”

    “我没事,是战友生病了,我来探望一下。不是什么大病,就是训练的时候,饿晕了。这不来做个病号饭,补充一下营养。”郝长锁简明扼要地说道,隐瞒了老家来人的事情,到现在都没说在老家有对象的事情。

    “训练晕了。”童雪闻言立马看着他道,“你怎么样营养跟得上吗每天大体力的训练,我的粮票用不完,我”

    “不用,不用,我的够吃。”郝长锁婉拒道,“我这样私底下吃小灶不好。”

    “你呀死要面子活受罪,你那身子板熬的住。”童雪噘着嘴道,看着死也不要她粮票的样子,轻轻叹口气,无奈地说道,“好了,好了,不影响你们同甘共苦,破坏你们的官兵团结了。死心眼儿的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