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审视

作品:《六零俏军媳

    章翠兰咬牙切齿地说道,“这天底下怎么会有心眼儿那么坏的人呢”目光柔和地看向丁海杏道,“杏儿,这下子可以安心了,坏蛋已经被抓了。”

    “嗯”丁海杏点了点头道,“妈,我感觉没事了,我想出院。”

    “出院”丁丰收立马说道,“不行你头上那么大的包。这事得问医生才行。”

    “海杏,乖,听你爸的话,咱得养好伤。”郝父跟着附和道。

    “可是,住院得花钱”丁海杏眼神澄明,不好意思地轻声细语地说道。

    “这里是军区医院,作为军人家属你就安心的住着,有什么事,有长锁呢”郝父看着明显不在状态地郝长锁道。

    郝长锁自从听了李爱国的话,满脑子都是侯三要挨枪子了。居然会被判这么重,真是让他没想到。不过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跟人无关。

    郝长锁知道地下道是黑市的多发区,只能算侯三倒霉了。只是事情怎么变成这样,毫不掩饰的眼神犀利地看着懦弱的丁海杏,企图看出什么

    她到底有没有进行交易呢还是侯三感觉乡下来的直接抢劫了不抢白不抢,这个蠢货,不知道乡下来的把钱财看得比命还重。

    似是察觉郝长锁审视的目光,丁海杏回给他一个连自己都会吐的娇羞的笑容,打消他的疑虑。

    郝长锁也疑惑了,面对单纯的丁海杏,她有脑子吗挠着下巴,可到底哪里出错了。

    “长锁,我给你说话呢”郝父扯着痴痴地看着丁海杏郝长锁的衣袖道。

    “你这人,真没眼力见。”郝母笑眯眯地看着一双小儿女道,老头子刚才还胡思乱想,看他的宝贝儿子见着海杏,那眼神再也拔不出来了。

    怎么可能起贰心呢看得她这个当妈的都有些吃味儿了,真是有了媳妇忘了娘。

    在场的人也将丁海杏小两口眉目传情看在眼里,都露出会心一笑。

    “什么”郝长锁回过神儿来看着他们道,望着他们的笑容满脸疑惑,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

    郝父也不确定了,难道是自己的话起作用了,想到这里喜上眉梢,这样最好不过了。他真怕儿子犯作风问题。

    “没什么”郝父立马摆手看着他笑道。

    郝长锁看着他们一个个古古怪怪的,也没心思细想,转移话题道,“你们在说什么”

    丁海杏现在可以猜测郝长锁走神的原因,肯定是为什么她没有按剧本走。心里琢磨着她知道多少以他心思缜密的程度,肯定在回忆,梳理自己是否又不当之处,应该没有留下小辫子让她抓。

    “我饿了,可不可以吃碗面条。”丁海杏可怜兮兮地,眼巴巴地看着郝长锁说道。

    我们之间的账慢慢地算,欠我的一样样的我都会讨回来,现在吗就这营养不良的身板,先补补身体再说吧

    吃郝长锁的,她可是一点儿心里负担都没有

    至于和他的婚事,这一次来两家总动员就是为了两人的婚事来的,一是让他打结婚报告,赶紧领证,二是尽快圆房,给老郝家生个孙子。

    丁郝两家知根知底,丁爸很看重郝长锁的,尤其是他又提干了。她现在要是敢说婚事作罢,丁爸肯定是头一个不同意。除非抓奸抓双,让爸妈看清他的真面目。她倒是有法子,不过得先养好身体。

    她再也不那么傻了,为了让他在部队站稳脚跟,自己苦哈哈的吃不饱穿不暖的。在后方全力支持他的事业,不像他诉半点儿的苦,结果他升官发财,自己成了他的绊脚石,不但被人一脚给踹开,还换来了家破人亡。

    虽然前世自己出来后,谋划了十多年,最终报仇成功,成功的将他从高位拉下马。

    可自己却是子欲养而亲不待,连一丁点儿弥补的机会都不在有。

    世界那般精彩,她的一生都不知道为什么而活,前半生过的浑浑噩噩的,后半生为报仇而活,从来没有为自己而活。这一世她要活的洒脱一点,多爱惜自己一些

    郝父拍着郝长锁地后背道,“长锁,还愣着干什么,这里你熟悉,快给海杏弄碗面条吃。”

    “哦”郝长锁忙回过神来,“面条恐怕不行,现在细粮紧张,只有重度营养不良的官兵,凭诊断书和医生开具的证明才能吃上细粮病号饭。军人家属都不行,何况”

    她丁海杏还不是军人家属

    丁海杏闻言脸一下子垮了下来,她快饿死了。

    章翠兰闻言求情道,“长锁就不能通融一下吗”

    “大娘,这是军区医院的规定,我也无能为力。”郝长锁抱歉道。

    “杏儿她妈,别为难长锁。”丁丰收拍拍章翠兰的肩膀道。

    章翠兰看着闺女瘦的脱了形的脸蛋,心里那个疼啊再次看向郝长锁道,“他不是连长吗”

    “连长更要以身作则了。”郝长锁大义凛然地说道。

    真是生存面前无尊严啊丁海杏看着他们局促地说道,“那不吃面条,粗粮可以吗”

    “对啊野菜粥可以吗”章翠兰重新燃起希望道。

    郝父出声道,“不是这野菜粥也不可以吧”拿脚踹着郝长锁。

    “我去问问看”郝长锁转身抬脚就朝外走去。

    “长锁,多些杂粮,少一点儿野菜,好好给海杏补补。”郝母的视线追着郝长锁的后背嚷嚷道。

    “知道了。”郝长锁大步的跨出了病房,他得找个地方冷静的想想,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

    郝长锁从丁海杏的主治医生那里拿到诊断书和证明后,心事重重的他朝医院的食堂走去。

    “咦小郝你怎么在医院”

    郝长锁闻声停下脚步,看向穿着白大褂的女人,童雪的妈妈,冯寒秋大夫。

    郝长锁心中一惊,飞快地瞥了一眼病房的方向,立马说道,“首长战友病了,我来医院看看。”不能让她发现了,赶紧又道,“首长,不打扰您工作了。”

    冯寒秋看着郝长锁目光慈祥地说道,“那你也忙去吧”

    “是首长。”郝长锁挺起胸膛朗声应道,话落脚步匆匆地离开。

    冯寒秋微笑着摇了摇头,转身抬脚离开。

    郝长锁去了食堂,拿着钱和票证递给了大师傅,要了一碗玉米面菜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