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村儿气

作品:《六零俏军媳

    走廊尽头是一个大水房,靠着墙的三边是水泥修葺的水槽,上面一溜的水龙头。

    穿过水房就是厕所,推开门进入女厕,丁海杏看着被木板隔成一间一间的,带门的厕所,高兴地长出一口气。

    病房内,人多吵杂,她想干点什么都被人紧盯着。耳朵微微一动,仔细聆听看来厕所里没人,那就更好了。

    “妈,您上厕所吗”丁海杏回头看着章翠兰道。

    “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有点儿。”章翠兰夹紧双腿了说道。

    “那你去这个,我上这个。”丁海杏说着进了厕所插上一人多高的木门,“妈,我要蹲一会儿,您要是好了,就在外面等我好了。”

    “知道了。”章翠兰解开裤腰带,抽出来,挂在自己的脖子上,蹲了下去,“这茅厕修的可真好,一点儿臭味都没有。”高声喊道,“杏儿,你那边咋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咋不说话咧”

    丁海杏闻言满脸黑线道,“妈,这是厕所,我们非要在这里聊吗不嫌味儿啊”

    “好了,好了,妈不说话了。”章翠兰赶紧说道。

    丁海杏抬眼看了左右一下,没人,从兜里掏出票证,怔忪地看着手里零碎的军用布票,加起来有一丈。还有全国粮票加起来也有十斤,就是这些票让自己陷入了万劫不复之地。

    此外丁海杏从侯三的兜里搜出来粮票、布票、油票,奶票、汗衫票,啧啧不亏是干这个的,这身上的票证种类繁多,还挺齐活的,虽然面额都不大。

    丁海杏看着花花绿绿的票证不是不心动,这年月买东西都要票,有人民币没票或者有票没人民币一样,买不到粮油米,这些精贵的东西。

    缺衣少食的年代,全国粮票和布票是多么的诱人。可是她不能有一丁点儿的纰漏,这小便宜不能占,不能因小失大。

    最终丁海杏把那些票证装进了他的兜里,成了他的铁证如山。

    丁海杏将自己的罪证折了一下装进了自己棉袄兜里,还拍了拍。黑眸轻转其实有个地方更安全,现在还不太方便。低头看着碎花红棉袄嘴角直抽抽,真是够村儿气的。棉袄表有些褪色了,已经好几年没做新衣服了,队上发的布票都给郝家人做新衣服了,而这棉袄在家不舍的穿,这次出来才因为是办喜庆的事才穿着的。

    这下子应该不会再横生枝节了吧接下来全力对付郝长锁。

    想起他,丁海杏清澈的双眸凝结成霜

    隔壁传来章翠兰的惊呼声,“哎呀妈呀,这是咋回事。”

    丁海杏开门出去,就看见章翠兰双手提着裤子看着自己惊慌地叫道,“杏儿,杏儿你听这是咋了,呼隆隆的,怪吓人的。”

    丁海杏闻言哭笑不得道,“妈,这是蓄水箱蓄水呢”她指着房顶道,果然有一个大水箱。

    “水蓄到一定程度就会自动流水,将这一排厕所便池冲个干净。”丁海杏解释道,说话当中就听见哗哗的水声,奔流下来,将一排的便池中的污秽冲个干净。

    “原来是这样,真是吓死我了。”章翠兰抬手拍拍胸脯道,结果就悲催了。

    “妈”丁海杏看着章翠兰哭笑不得道,“裤子,裤子。”

    原来章翠兰刚才被吓的提着裤子就出来了,没来及系裤腰带,一拍胸脯,这裤子掉了下来一半。

    “哟”章翠兰红着脸赶紧抓着裤子,钻进了厕所间,看着丁海杏笑的前仰后合的,章翠兰笑骂道,“小没良心的,看你妈闹笑话,就那么乐啊”

    “呵呵”丁海杏笑的没心没肺的,“幸好没人,不然咱们又成了城里人嘴里的谈资了。”

    章翠兰闻言系腰带的手一僵,“他们有什么好笑话我们的,只不过是见的多了,他们还不分不清这地里的麦子和韭菜呢我们是不是也该笑话他们,做人不能这样。”

    丁海杏挑眉意外地看着章翠兰,“妈说的对”

    系上腰带,章翠兰将上衣放下,拍拍衣摆,“我好了,你呢”

    “我还没来得及脱裤子,就被你给吓得跑出来了。”丁海杏眉眼间尽是笑意道。

    “那我在外面等你。”章翠兰拉开门出了厕所。

    丁海杏大约两三分钟,就出去了,打开水龙头洗了洗手,“妈,您也洗洗手。”

    “哦”章翠兰将手伸在水龙头下冲了冲,丁海杏拧上了水龙头,母女俩同时甩了湿漉漉的手,章翠兰在自己的身上抹了抹,擦干了手,看着丁海杏望着她的目光,“在家系着围裙,擦手,擦惯了。”说着又指责她道,“跟你爸一个样儿,进了城,就像了变了个人似的。装的怪像的,不还是乡下出来的。”

    丁海杏笑而不语,伸手挽着章翠兰的胳膊。

    两人相携着出了水房,朝病房走去。

    “唉”章翠兰一声叹息,丁海杏问道,“妈,您叹什么气啊”

    “只是觉得那上好的肥料被冲走了怪可惜的。”章翠兰突然说道。

    丁海杏闻言太阳穴直突突,感觉头又疼了,“这都什么跟什么”

    “庄稼一枝花,全靠粪当家,想当年你爸带着人去县里还跟邻村的人争抢这个呢”章翠兰忆当年道,又感慨道,“有它们也能多打二斤粮食,也不至于饿死人了。”

    “妈,妈,这个没有冲走,都冲到了下面有化粪池里,还可以继续做肥料,肥庄稼的。”丁海杏赶紧说道。

    “是吗这样就太好了。”章翠兰高兴地说道。

    丁海杏轻叹一声,还真是农家出身,时刻想着农事。同时又心疼,身为农民这两年过的实在太艰难了。

    母女俩说话当中进了病房,丁丰收他们已经送完了公安同志回来了。

    章翠兰扶着丁海杏坐在床上,丁丰收将打听过来的消息告诉了章翠兰她们,好高兴高兴。

    “刚才,她婶子已经说过了。”章翠兰满脸笑容道。

    病房内的其他人听见了,纷纷议论道。

    “活该,像这种人枪毙一百次都不解气。”

    “真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小姑娘别害怕,坏人已经绳之以法了。”

    “朗朗乾坤,岂容坏人嚣张”

    面对大家的热心,丁丰收感激地看着他们连声说道,“谢谢谢谢”

    “快躺下,盖上被子暖和。”章翠兰将丁海杏摁到床上,掀开被子盖到了她的身上,掖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