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此一时彼一时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海杏闻言怯怯地看了看李爱国,丁丰收看着自家闺女害怕的样子,也顾不得此时不宜说话,鼓励地看着丁海杏说道,“杏儿别害怕,在警察叔叔面前,有什么说什么”

    丁海杏攥紧了拳头,想了想,仔细回忆道,“我打算进城扯布,谁知走到半路,突然下大雨,我就躲在地下道躲雨。雨下的太大了,他也跑进来躲雨,他看我独自一人,就想抢抢我的钱。”她一脸的惊恐害怕,浑身瑟瑟发抖。

    章翠兰赶紧弯腰搂着丁海杏轻拍她后背道,“杏儿不怕,不怕。已经没事了,没事了,你现在在医院。”大骂道,“杀千刀的混蛋。”

    “还可以吗”李爱国看着受到惊吓地她道,心存不忍。

    “嗯”丁海杏眼眶里噙着泪,佯装坚强地点点头道。

    李爱国真是不忍心再问下去,可是一次性问完了,也省得再回忆一次,“后来呢”

    “这钱可是辛苦从土里抛出来的,我当然不给了,所以他就打我,这头上的包,就是被他给踹到墙上,碰到的。我就大呼救命幸好解放军叔叔和你们听见我的救命声,谢谢你们,剩下的你们就知道了。”丁海杏懦弱地断断续续地叙述完。

    书记员王娟工工整整地记录下来,递给了李爱国,他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和丁海杏说的完全一样。

    “你看一遍,如果没有出入的话,在这里签上名字。”李爱国将记录递给了丁海杏道,递过去又想起来道,“认识字吧如果不认识字的话,我让书记员给你读读。”

    “认识字。”章翠兰替她说道,接过记录,放在丁海杏地眼前道,“快看看。”

    这字写的龙飞凤舞的潦草的很,丁海杏费劲巴力的勉强读完了,腼腆地说道,“没有出入。”

    “那在这里,写上你的名字。”李爱国指着记录的末尾道。

    “嗯”丁海杏点了点头道,目光看向了记录员手中的钢笔。

    李爱国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想起来道,“哦把你的笔给她用用。”

    “呃”书记员王娟看着自己的英雄笔,很舍不得给丁海杏用。

    迟疑当中,李爱国催促道,“快点儿。”

    书记员缓缓地将手中的钢笔递给了丁海杏,丁海杏接过钢笔,如小学生般工工整整的写下自己的名字,将记录和钢笔递给了李爱国。

    李爱国接过记录,看着丁海杏笑着说道,“谢谢你的配合。”接着起身道,“好了,不耽误你休息了。”

    “我送你。”丁丰收将他们送出去,犹豫了一下道,“同志,我想问一下,抢劫我女儿的那个坏分子。”

    “对,那混蛋会判刑吗”郝父凑过来也急切地问道。

    李爱国看着心急地两人,笑了笑道,“本来不该说的,不过过几天你们也会知道的,嫌犯对犯罪罪行供认不讳,数罪并罚的话,估计会判死刑。”

    抓住了侯三后,突击审问,侯三竹筒倒豆子似的都说了,和丁海杏叙述的没有出入。而且还从他身上还搜出了一些票证,鞋子里还藏着一张自行车票证和一张缝纫机票,真是胆大包天,这些票证根本就不是他这个没有工作整日里游手好闲的人可以拿到的。就凭这个就可以判他个无期,别说暴力抢劫未遂如此性质恶劣了。

    而且造成的影响实在太坏了,民风淳朴的这里,还从未发生如此严重的恶性的刑事案件。他们这些公安一般就是抓些偷鸡摸狗的二流子,或者是一些二道贩子啥的。

    所以案件发生后,立马就成了街头巷尾议论的谈资,人心惶惶的,都怕自己青天白日的遇上。

    好在嫌犯当成被抓获,平复了群众惶恐的心情。

    “该”郝银锁立马说道,语气非常的解恨。

    “恶有恶报。”丁丰收忙不迭地又道,“真是太感谢公安同志了,谢谢、谢谢。”

    “为人民服务。应该的。”李爱国挺挺胸膛道。

    丁丰收他们将李爱国他们送到了医院的大门口外,才转回去。

    此时病房内,章翠兰拧着眉头看着丁海杏问道,“杏儿,刚才公安同志问你来城里干啥的,你咋不说来结婚呢”

    “妈,那样太孟浪了,好像我恨嫁似的。”丁海杏低垂着头闷哼说道,“我们还没扯证,来部队探亲也对啊”

    章翠兰看着她的娇态,食指戳着她的额头哂笑道,“这会儿害羞上了,在家里可不这样。”

    丁海杏抓着章翠兰的手摇晃着撒娇道,“妈,此一时彼一时。”

    “你说的对,名不正,则言不顺。”章翠兰抿了抿唇道,“得早点儿让你们把事办了。”

    丁海杏后悔这般做戏了,不这样也不行啊以前的小白兔,你突然性情大变,变成大老虎,非吓死人不可,得徐徐图之。也就是妈说的,名不正,则言不顺。

    反正她回来了,这婚本来也根本就结不成,至于郝长锁,她会好好的招呼他,清亮的双眸中闪过阴冷的寒光。

    “妈,我想上厕”丁海杏突然又改口道,“茅厕。”

    “嗯好。”章翠兰扶着她起身,“你等一下,我把被子先送过去。”

    “亲家母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抢劫咱家海杏的那混蛋,要挨枪子了。”郝母推门进来高兴地说道,看着正在叠被子的章翠兰道,“这是干什么”

    “杏儿要上茅厕,我把被先放回病房。”章翠兰将被子叠好,抱着道。

    “我来,我来,你陪海杏上茅厕吧”郝母不由分说的从章翠兰手里拿过被子道,“我送回病床上。”

    “他们呢”章翠兰问道。

    “他们去送公安同志了。”郝母笑着说道。

    章翠兰扶着丁海杏出了门,走廊里感觉阴冷的很,“杏儿,你冷不冷。”看着她身上大红的碎花棉袄,“你你身上的外罩呢”

    “脏了。”丁海杏抬眼望去,厕所该往哪里走叫住来往的一个女护士道,“护士同志,请问厕所在往哪儿走”

    “哦从这里,径直朝前走,到头你就知道了。”护士停下脚步转身指着路道。

    “谢谢”丁海杏有礼地说道。

    “不客气。”护士笑了笑道,转身离开。

    “妈,走吧”丁海杏拉着章翠兰径直朝走廊尽头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