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怎么会这样?

作品:《六零俏军媳

    “她她在信里怎么都不说。”郝长锁闻言惊慌无措地问道,双眼茫然的盯着他们,“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那是海杏不想让你担心,从来不向你诉苦,不希望耽误你进步,所以才任劳任怨的。长锁我跟你说,上哪儿找这样的儿媳妇,可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郝母满口夸赞道。

    郝长锁慌乱地说道,“我我不是给家里寄钱了。”

    “你给家里寄的钱,也就全给你妈看病吃药不然你妈现在能好好的,还能走这么远的路,来看你。”郝父潮湿地眼神意味深长地看着他道,“长锁,不管位置爬的有多高,做人不能丧良心。”手心抹了抹双眼道,“你要是敢对不起杏儿,我和你妈头一个饶不了你。”

    郝长锁像针扎一般突然转身,像疯子似的朝外跑去,希望还来得及。

    他不知道,她为他做了那么多,他真的不知道,看看他都干了什么此时的心纠结在一起。

    郝长锁一脸惊恐的猛地蹿出来吓得打水回来的郝银锁一跳,幸亏躲得快,不然撞上了暖水碎了,非烫伤两人不可。

    “哥你去哪儿”郝银锁双手紧紧地抱着暖水,看着他的背影喊道。

    郝父从东北一路逃难过来,年轻的时候为了讨生活,四处奔波,见识的太多了。

    知子莫若父,郝父一直一瞬不瞬地看着他,从儿子的神情上的变化,自己最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面色阴沉了下来,郝母担心地看着他,“他爸,你咋啦”

    “没事”郝父不想她担心,于是摇头道。

    郝银锁进了房间,将暖水放在桌子上,急忙问道,“我哥咋了,跟火烧屁股似的。”

    “不知道”郝父也正奇怪着,“正说着话呢他突然跑了出去”

    “我出去看看。”郝银锁飞也似地跑了出去。

    与此同时,公安也上门通知丁家夫妻,丁海杏被人抢劫,给打的住院了。

    章翠兰给吓得拉着来人的胳膊,哆嗦着嘴问道,“我女儿杏儿她她。”

    “同志,我家杏儿她”丁丰收脸色也煞白煞白地焦急地问道。

    “大娘,您放心,您的女儿没事,人已经醒了。”来人赶紧捡重点的说道,看把丁家两口子给吓的,脸色都变了。“而且坏蛋已经当场被抓获了,一定会受到严厉的审判。”

    “呼”丁丰收长出一口气拍着胸脯道,“这就好,这就好。”紧接着感激地看着来人道,“谢谢你同志。”随后又道,“麻烦您告知我女儿在哪儿住院,我们好去看她。”

    “我就是来接您二位的,丁海杏同志受到了惊吓,情绪有些不稳,由父母陪着,我们也好写一份记录。”来人耐心地解释道。

    “记录什么记录。”章翠兰连忙问道。

    “就是事发经过。”丁丰收随即就道,“同志,我们可以再带两个人去吗”

    “我们得赶紧走”来人紧皱着眉头说道。

    “同志,不远,就这一排房子的尾部。”丁丰收边说边出门,一出门就看见郝长锁像这边奔过来,“长锁,你来的正好,杏儿那丫头她”

    郝长锁一看见一身公安制服的同志,脸色一白,心中是一闪而逝的难过,紧接着内心又狂喜嘴角是按捺不住的喜悦。那事成了,海杏被抓了,那么自己的前路最大的障碍扫清了,等待他的将是娇妻在怀,从此平步青云。

    心思微转,私下交易可是大罪,尤其涉及军用票证,虽然知道她为自己付出了那么多。但与自己的前程相比,现在只能将错就错,这辈子只能对不起海杏了,下辈子我一定报答她。我会好好的补偿你的家人的。

    伤感只是一丝丝,很快就被郝长锁抛弃了。

    一眨眼的功夫郝长锁下定了决心,闭了闭眼,在睁开眼,眼神坚定,疾步走到公安同志身前道,“同志,我们一定积极地配合调查。”

    “嘎”这话说的大家听的一头雾水。

    但是这关头谁还会注意郝长锁说话如此突兀,丁家两口子现在火急火燎的,满心担心住院的丁海杏。

    丁丰收着急上火地嚷嚷道,“长锁,杏儿遇上抢劫犯了,现在住院了,咱们赶紧去看看她。”

    郝长锁闻言脑中一片空白,这事怎么跟他想的不一样,心思飞快地转动,急切地说道,“海杏没事吧我们一定劝她配合你的调查,将坏人绳之以法。”将刚才的话给圆了回来。

    身后不远的郝银锁闻言立马扯开嗓门喊道,“爸、妈,快出来,杏姐进医院了。”

    蹬蹬郝家两口子闻言从屋里跑了出来。

    “丁老哥,咋了,咋了,海杏咋进医院了。”郝父满脸担心地问道。

    “这人好好的怎么就遇上什么事了。”郝母关切地问道。

    “详细情况我也不知道,这位公安同志说,咱家杏儿遇上抢劫的,把杏儿给打了,所以人现在在医院。”丁丰收简单地把事情说了一下。

    “同志,我女儿在哪个医院,我要去看她。”章翠兰急切地说道。

    “请随我来。”来人将他们六个人一路跌跌撞撞地给带到了医院。

    丁海杏喝完红糖水,刚刚躺下不久,就被急匆匆赶来的章翠兰扑到了丁海杏单薄的身上,身体不自觉地颤抖着,“杏儿,我可怜的闺女,你咋遇上这事咧,快让妈看看,那坏蛋打你哪儿了。”

    丁海杏抬眼看着熟悉的又年轻了许多的章翠兰,激动地扑她的怀里,“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哭的撕心裂肺的,哭的心都快呕了出来。

    前世丁海杏满心欢喜的跟着两家父母来,与青梅竹马的心上人领证结婚。

    谁知道换来的却是一场噩梦,丁海杏因为和人私下用票证换钱,被公安逮了个正着。因为性质恶劣,带来非常不好的社会影响,法院从重从快处理了丁海杏,最终被判无期,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这造成了一切悲剧的开始,除了被公安在现场抓住的侯三,还有她自以为青梅竹马的良人,刚刚提干升为连长的郝伯仁,小名长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