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做人不能坏良心

作品:《六零俏军媳

    “怎么不可以,你今年也十八了,报名参军就可以了。”郝长锁说的轻松简单道,好似这事情他说了算,一句话的事。

    “哥又哄我。”郝银锁挠着头憨憨一笑道,“当兵的指标名额,哪儿那么容易得到,想当年咱们县才分到几个,杏花坡就你一个。”

    “如果哥有办法呢”郝长锁眼眸尽是笑意地看着二弟道。

    “真的吗长锁你有办法,将你弟弟弄到部队。”郝母高兴地抓着郝长锁的手激动地说道,“这下子咱可以在村子里扬眉吐气了。我们有两个当兵的儿子。哈哈”咧着大嘴哈哈大笑。

    “嗯我有办法。”郝长锁重重地点头道,等他成了军长的东床快婿,一个招兵指标,简单的很

    他从小做梦都想跳出农门,成为城里人,过上好日子,曾经他以为读书可以改变命运,可是家里穷的根本付不起学费。后来只好厚着脸皮蹭到大队长家里读书认字,可是泥腿子进城哪有他想的那么容易,后来部队来征兵让他看到了希望。经历了种种终于穿上了军装,他打心眼儿里感激海杏。

    曾经他以为自己喜欢的是海杏,直到自己在部队遇见了她,才知道对海杏只有感激之情,才知道什么是男女之情,什么是山盟海誓,才体会到了书里描写的那种至死不渝的爱情。

    想起现在的如农村妇女一般的丁海杏,别怪我心狠

    “长锁爸,听见了吗我儿子可真能干。”郝母笑的满脸褶子的说道。

    郝银锁抓耳挠腮地看了看他道,“大哥,还是别麻烦了,我不想当兵。”

    “你傻啊你知不知道,这当兵的名额有多难弄到,你居然不要。”郝长锁愤怒地看着他,伸手解开风纪扣,扯了扯衣领。

    郝母一巴掌拍在郝银锁的后背上,数落道,“你这上不了台面的东西,你哥不知道搭了多少人情才给你弄来的名额,你居然不要了,说的真轻松啊”

    郝银锁扭了扭身子道,“妈,不是我不想去,我走了家里怎么办杏姐怎么办杏姐太辛苦了。”

    “这跟海杏有什么关系。”郝长锁瞪着大眼看着他们满脸疑惑地说道。

    “银锁,这天冷,去拿上油纸伞,给我打点热水去。”一直默不作声地郝父突然吩咐道。

    “爸,那暖水里有水的。”郝银锁起身拿起暖水道,“我昨儿新打的,热乎着的,还没喝完呢”

    “隔夜水,都不热了,让你打就去打,哪儿那么多的废话。”郝父直接板着脸训斥道。

    “你这老头子,在家的时候,拿着瓢舀了缸里的井水,不是喝的咕咚、咕咚的,这真是到城里还穷讲究了起来。”郝母看着他好笑地说道,到底自己的男人,看着郝银锁催促道,“行了,你爸要求的,重新打一壶热水来。”

    “哦”郝银锁听话的将藤条外壳的暖水里剩下的热水,倒在了脸盆架上的军绿色的脸盆里,拿着放在房门口的伞,提着暖水拉开房门,“哦雨停了。”于是将手中的伞挂在了房门上,大步朝热水房走去。

    aaaa

    郝银锁一走,郝父就看着郝长锁突然问道,“长锁,几年不回家,你觉得我和你妈看起来怎么样”

    “呃”郝长锁闻言一愣,不知道爸如此说是什么意思如今看着眼前的父母,眼前一亮随即道,“对哦妈我走的时候,您还卧床不起呢现在怎么”一脸的惊诧,“爸您的身体也挺好的,对了,这灾荒你们是怎么挺过来的,咱们杏花坡的地可不肥,主要是没水浇地。”他每月像家里的寄的一大半津贴,可是顾上吃的,顾不上他妈看病吃药。

    “银锁和铜锁、铁锁都长的高高的,成人了。还有你妹妹锁儿也长的漂漂亮亮的。”郝父简单地说了一下家里的情况。

    “你爸说的对,自从得知你当上军官了,咱家的门槛都快让说亲的人给踏破门槛了。这都是沾了你的光了。”郝母乐的眼睛眯成了条缝,“都是给银锁说媒的,还有十六岁的锁儿也有人相中了。看来我没同意是对的,这要是银锁能当兵走了,以后像你一样提了干,那乡下的野丫头哪儿配的上啊咱得睁大眼睛好好的挑。”

    郝长锁闻言双眸一亮,窗外冲破云层的阳光折射在深幽的眼底,璀璨若星辰,绚烂耀眼。心中的欢喜自是溢于言表,笑容爬上了脸。

    郝父将儿子的一言一行,尽收眼底,心却沉了下来,看着说的眉飞色舞孩子妈,语气不善道,“是你说,还是我说”

    “你说,你说。”郝母赶紧说道,在床上挪了挪屁股,笑着说道,“你是一家之主嘛,你说。”

    郝父眸光一瞬不瞬地看着他道,“你就没觉得奇怪吗别的地方都有饿死了人,我们咋都好好的。”

    “是啊”郝长锁点头,他爸不说还不觉的,听爸这么一说,他奇怪地问道,“爸,这咋回事是不是有人帮助咱们,这是遇见贵人了。”

    “你知道吗这都是杏儿这孩子,要没有她,我们坟头上的草,都老高了。”郝父眼眶湿润地说道。

    郝长锁震惊地看着他道,“爸,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好,听不懂是吧我给你掰扯掰扯。”郝父抬起袄袖子压了压眼角道,“咱杏花坡的土地肥力,出产你清楚的很,每亩地丰年才收一、二百斤麦子,交完公粮,连温饱都混不上,一年中几乎半年都是瓜菜代粮。别说大灾之年了,是杏儿这孩子一次次下海捞鱼,卖到水产品收购站,换一点儿微薄的钱,买国家的返销粮。春季青黄不接的时候,那么凉的海水,杏儿那孩子一次次的下海捞鱼,才让咱们一家都度过艰难的岁月。”

    “什么”郝长锁震惊地看着他们,倒退两步,不敢置信道。

    郝父接着又道,“你走后杏儿就般到了咱家,代替你扛起这个家的重担,咱家老的老,小的小,又都是张嘴吃饭的主儿,当时她才是一个刚满十六的孩子。做人不能坏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