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家人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海杏闭上了眼,安静地躺在病床上,隔绝了病房内大家的好奇心。

    脑中却回想起了前尘往事丁海杏出生在战乱年代,当时正值抗战最艰苦的年月。

    童年是在敌人的枪炮声与饥饿、贫困中度过的。

    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爸爸丁丰收从名字就可以看出来,有多么希望庄稼年年丰收。曾经给八路军当过民夫,有军队颁发的奖励证书,这是他引以为傲的,解放后用镜框裱装起来,挂在家里最显眼的位置。也是因为这张革命的奖励证明在解放后划分成分的时候,化为了贫农。

    而丁家祖上曾曾爷爷是走街串巷的铃医出身,医术高明广受乡里民众的欢迎。在动荡的社会里,后来因缘际会,倒腾药材发了家。又经过多年的细心经营,成了远近闻名的药材商。

    民国的时候,不争气的爷爷迷上了抽大烟,将家给败的一干二净后,自己也抽死了。

    那所住着冬暖夏凉四进的大宅院也是家里唯一的产业了,也被一家暴发户给买走了。

    这下成为彻底的无产者,丁爸在家败的时候还小,安葬了丁爷爷后,丁奶奶带着十岁的丁爸和还有正在牙牙学语的丁姑姑几乎是身无分文出了家门。

    丁奶奶家里的金银玉器什么都没带,其实早就被变卖了,也没有什么可带的。只向新主家,提出将书房的书籍带走一些。

    新主家终于得到了心心念念的宅院,也不枉他将丁爷爷带上歧途。

    所以很大方的让丁奶奶都带走也没关系,好心地叫家里的下人帮着拉走都没问题。

    于是丁奶奶也不客气,让下人拉着整整五大车的书籍一起搬到了乡下生活,在丁奶奶心里,金银都可以舍弃,有了这些书,丁家还可以东山再起。

    一家人就在杏花坡三间石头房子外带一个院子住了下来,这破石头房子还是丁奶奶的嫁妆,因为杏花坡土地贫瘠丁奶奶的娘家也没人打理,所以才成了丁奶奶的嫁妆。

    丁奶奶旧时的妇女,缠了小脚,讲究的是女子无才便是德,因为理家,所以会算会写,尤其善绣花,将一双儿女抚养长大。

    丁爸只上过几年私塾,家道中落后,付不起束脩,就再也没读过书。

    在医术上实在没有这个天赋,所以家里那些书籍也就束之高阁接灰去了。

    五年后长成少年的丁爸去了镇上的木匠铺子做学徒,最后娶了铺子老板的女儿知根知底的章翠兰为妻。

    可这兵荒马乱的年月,刚新婚半年的丁爸被给抓了壮丁。

    紧接着鬼子又打来了,章家姥爷、姥姥又被鬼子杀害。章翠兰自己又不会木工活儿,于是将铺子关了。

    章翠兰就带着丁奶奶和小姑子一起躲到了乡下,在长孙出生后,丁奶奶为了家里的生计,整日里绣花,加上思念儿子,最终郁郁而终。

    章翠兰就带着小姑子和儿子相依为命的讨生活。

    值得庆幸的是丁爸在被抓两年后,逃回来了。

    好歹一家团聚,然而战乱年月,一有动静全村的人都躲进山里。

    日子艰难倒也过得去,丁爸无数次庆幸,爷爷这孽造的好。不然的话解放后,这资本家的帽子一扣一个准。

    见识了的真面目,岳父岳母又是被鬼子杀害的,无论是国仇还是家恨,他们夫妻俩自然是一颗红心向着党,加入了革命的队伍。

    解放后丁爸现在杏花坡大队的生产队长。

    妈妈章翠兰原来是木匠铺的大小姐,现在就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妇女,曾经是妇救会的一员。

    大哥丁国栋今年23岁,曾经定过婚,却因为大饥荒闹的,未婚妻家急着想要将她嫁过来,一是可以省些粮食,二是要五升也就是十斤麦子的彩礼。

    饥荒年月,半袋红薯都能娶个媳妇进门,女方家要十斤麦子,这简直就是狮子大开口。

    丁家根本就拿出这样厚重的彩礼,当时的人们将树皮、野菜都啃光了,哪还有粮食。这桩婚事只能作罢未婚妻有心嫁过来,可是却拗不过家里的长辈和饿的眼冒金星的家人,最终含着泪嫁给别人。

    到现在自己都养不活,大哥哪有心思,娶妻,就这么拖了下来,现在是生产队的小队长。

    小弟丁国梁今年十七岁,全家人勒紧裤腰带供他上了高中。

    杏花坡地处北方,紧挨着黄河的入海口,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土地贫瘠,真的是靠着老天爷赏口饭吃。由于家里太穷,根本供不起两人读书,作为姐姐的丁海杏,将上学的机会让给了弟弟。

    小弟上学回来把在学校的所学又教给了丁海杏,所以丁海杏读书看报、读写都没问题。

    丁姑姑丁明悦由于是烈士的遗孀在镇公社上班是主管会计,也算是吃皇粮的,和15岁的儿子应解放相依为命。

    “丁小姑娘。”护士去而复返打断了丁海杏的回忆。

    “啊护士同志。”丁海杏挣扎着要起来。

    “不用,不用。”护士好心地说道,“别把针给拱了。”手里拿着个大茶缸道,“这是热水,你喝点儿吧”

    “谢谢真是麻烦你了。”丁海杏道谢道。

    护士将茶缸放在床头柜上,在她的帮助下丁海杏斜靠在床头,身后的枕头被护士竖着放,这样不会搁着后背了。

    护士将大茶缸递给了丁海杏道,“赶紧喝吧这是郑医生特别吩咐的。”

    丁海杏端着茶缸,盖子被护士拿走,浓郁的甜味儿扑面而来,低头看着红的发黑的水,这是红糖水。

    丁海杏被升上来的热气,熏的眼睛发酸,瞬间红了,怔怔地看着茶缸。

    “快喝啊这是红糖水。”护士压低声音道,“这可是郑医生专门给你弄的,补身子的。”

    “谢谢”丁海杏带着浓浓地鼻音说道,红糖对乡下人来说,可不是好买的。城里人也得有糖票才行,平时也很少吃糖的。也只有生孩子、坐月子为了产妇才舍得买些红糖补身子。

    “快喝吧”护士催促道,看着她真是心疼,瘦的仿佛一阵风就能将人给吹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