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打消疑虑

作品:《六零俏军媳

    “团长,我们赶紧走吧您这湿衣裳还没换呢”司机着急地说道,“这指定着凉了。”

    “不急”战常胜微微摇头道,“这点雨水算什么想当年老子在朝作战时赤脚踏雪卧冰,眼睛都不眨一下,追着敌人跑。”

    医生又轻轻哄了丁海杏一会儿,丁海杏才平静了下来,扭过来,平躺着,紧紧的抓着棉被,盖在脸上,只露着眼睛,神色惴惴不安地看着他们。

    “别怕,别怕,你已经安全了,没事了,你看我穿着白大褂呢”女医生微笑着又自我介绍道,“我姓郑,你可以叫我郑医生。”

    “你好,郑医生。”丁海杏看着她脸上显出几分腼腆说道,郑医生三十上下,面若银盘,白白的,鼻子和嘴唇的轮廓都很周正而纤秀。双眸中透着和善,是一个很有亲和力的女人,身上的白大褂洗的泛黄,看得出来是一个爱干净之人。

    郑医生笑着说道,“好孩子,能看见我吗”

    “嗯”丁海杏点了点头,赶紧又道,“能看见。”

    战常胜将丁海杏的反应尽收眼底,人虽然又黑又瘦,五官却精致,只是神情疲惫,两缕散发落在颊边,显得格外羸弱。

    而那双大大的眼眸格外的黑亮清透,怯怯地一脸慌张无措地看着众人。湿漉漉的双眸像极了受惊的小猫儿,瞳孔变大,浑身轻微的颤抖,这应该是受到惊吓之后正常的反应。

    那错愕的眼神,满脸疑惑,或许是在绝望后,没有想到初冬季节大雨天、荒郊野外,会有人听到她的救命声,出现在她的眼前救了她吧

    最后一点儿疑虑战常胜在她正常人该有的反应中,也打消地差不多了,“好了,走吧”转身大步流星的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司机闻言得令,在后面追着他出了医院。

    病房内郑医生闻言目光温柔地看着丁海杏轻笑道,“不用紧张,现在我问些问题,要如实的回答。”

    “您问吧”丁海杏睁着秋水般的双眸轻声说道。

    郑医生看着她的水汪汪的大眼睛,虽然人又黑又瘦,这眼睛可真漂亮。

    她微微弯着腰看着丁海杏,在丁海杏眼前伸出一根手指道,“好孩子,这是什么”

    丁海杏满脸的黑线,不过想想,她刚才说的轻微的脑震荡,却非常配合地说道,“手指”

    “很好”郑医生继续问道,“几根”

    “一根。”

    郑医生又竖起三根手指道,“几根”

    “三根”

    “很好,视线不模糊。”郑医生继续问道,”头晕不晕有没有想吐的感觉。”

    “头有些晕,但没有想吐的感觉。”丁海杏非常老实的有问必答道。

    “能不晕吗后脑勺上那么大的包。”李爱国立马说道,笑容可掬地看着丁海杏问道,“姑娘,还记得我吗”

    “记得,是您警察叔叔和解放军叔叔一起救了我。”丁海杏乖巧地说道,“谢谢”

    “哎呀太棒了还记得我。”李爱国高兴地说道,“大夫,我现在可以给她写笔录了吧”

    “说话条理分明,意识清楚。”郑医生笑了笑道,“现在告诉我你叫什么你的家人呢”

    “我叫丁海杏,我爸妈现在住在军区招待所,我们是来部队探亲的。”丁海杏腼腆羞涩地说道。

    “原来是军人家属啊”李爱国笑道,“看来这军区医院还真是来对了。”

    “没什么大的问题了,在观察一晚上,就可以出院了。”郑医生笑着说道,“不过小姑娘,你有严重的营养不良,得回去好好的补补。”

    粮食紧张,副食品供应更是奢侈品,每当遇见这种营养不良的,郑医生由心痛到了麻木,她每天接诊十个里面七八个都有这不同程度的营养不良,身体浮肿、或者有夜盲症,等等不良症状。

    军区医院只有生病的军人拿到医生开具的条子,才能单独吃小灶,补充营养,也就是俗称的病号饭。

    而像丁海杏这种农村出来的,又不是城镇户口,根本没有资格,所以郑医生才让她回家补补。

    郑医生心里也明白,回家补补只是说说而已,最艰难的岁月才刚刚过去,农村的生产虽然相比前两年大灾大荒的要好。可粮食有它的自然的生长的周期性,所以农村的生产生活并没有完全恢复。

    丁海杏乖巧地点点头道,“知道”心里也明白郑医生只是例行公事

    “姑娘,你还记得当时发生的事情吗”李爱国急切地说道。

    丁海杏突然害怕的躲避着李爱国的眼神,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

    郑医生赶紧说道,“公安同志,病人才刚醒,不要这么快就让她去回忆那么恐怖的事情。”

    “可是我急需知道事发情形。”李爱国着急地说道。

    郑医生想了想道,“这样啊我想孩子的父母在的话,对缓解她害怕的情绪有帮助。”

    丁海杏眼前一亮,在心里默默给郑医生点个赞,真是说出她的心声了。

    李爱国闻言点点头,“请问,你爸妈叫什么我现在就派人去叫他们。”迫不及待地追问道。

    “我爸叫,丁丰收,妈妈叫,章翠兰。”丁海杏颇有些急切地说道。

    李爱国立马说道,“我现在就去找你的父母过来。”

    “谢谢”丁海杏轻轻勾起唇角腼腆一笑道。

    “不客气。”话落李爱国匆匆离去。

    郑医生看着点滴还有大半,视线转向丁海杏道,“现在好好的休息,一会儿在你父母的陪同下,告诉民警叔叔发生了什么这样才能将坏人绳之以法。”

    丁海杏紧紧抓着棉被,身体微微颤抖,指节泛白,却强撑着点头应道,“嗯”

    “乖,休息吧”郑医生说道,直起身子看向护士道,“注意液体,滴完后及时拔针。”压低声音又道,“乡下孩子,从小到大可能没有输过液,对这些不明白,所以你要多关注些。”

    “是,郑医生。”护士很干脆地应道。

    大家都同情她这个受害者,也都热心地说道,“医生同志、护士同志,你们就放心吧我们会看着液体的。滴完我们会通知护士同志的。”

    “那就麻烦大家了。”护士笑着说道,一点儿也不像刚才跟训孙子似的,训斥她们了。

    视线一一扫过二十来张病床,微笑着又道,“请大家继续保持安静,谢谢配合。”

    此起彼伏的说好。

    所以郑医生和护士走后,病房内,安静了许多,虽然有窃窃私语声,但大家尽量控制自己的说话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