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打劫

作品:《六零俏军媳

    “轰隆隆”雷声从远处传来,“咔嚓”一道银蛇般的闪电把天空划破了脸,差点把人吓破了胆。

    “哗哗”雷声中夹杂着大雨向下浇,大地一片雨雾蒙蒙。

    “砰”的一声,一个娇俏的身影飞了出去,重重地砸在了墙上。

    不是背部碰撞,而是脑袋,然后身体又从墙上滑落下来。头如重锤在敲一般的疼痛,丁海杏一双弯眉紧紧的皱在一起,有些艰难的睁开双眸,视线模糊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一时弄不清这是哪里,今夕是何夕。

    “这是哪儿”丁海杏忍着头疼在心里嘀咕道,紧皱着眉头,双手撑着黄土地,看着对面石头砌成高大的墙,哗哗的雨水顺着斜坡流下来,汇集在地面,行成水一滩,缓缓的又朝低洼处流去。

    冰冷的雨丝飘进来,打在丁海杏的脸上,“什么鬼地方”

    “哐当哐当”头顶一列火车晃悠悠的而过,丁海杏的头如重鼓在敲似的般的疼。

    丁海杏抬眼看着顶部,耳听着轰隆的火车声,“这是火车的地下道”

    伸手捂着头上的大包,不断的抽疼,哗哗的雨声,这么真实的感觉,不像是假的。

    可是这怎么可能,她不是已经死了吗在报仇雪恨后,不久在孤独中耗尽心血死去了。做鬼好多年,孤孤单单的,飘飘荡荡的在人世间,不见前路,也不见后路。

    丁海杏微微眯起双眼,看着眼前的一切,莫名的感觉那么的熟悉。

    “桀桀醒了,乖乖的把老子刚刚给你的钱给老子吐出来,一个乡下妞,也想从老子手里换到钱。呸你也配。”粗嘎的男声乍然响起。

    丁海杏循声望了过去,待看清眼前的男人,黝黑犀利的眸子宛若刚开刃的利剑般锋利闪着寒光,深不见底,却意外的闪闪发亮。

    眼前的男人化成灰他都认得,做梦都想将他碎尸万段的。男子身材在一米七左右,十分的消瘦,这年月没几个胖子。长的尖嘴猴腮,右眉峰处长了一个绿豆大小的肉瘊子。一双眼睛滴溜溜的转个不停,给人一种十分不稳重的感觉。

    丁海杏脑袋昏沉沉,想破了脑袋也弄不明白现在怎么回事

    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怎么鬼也会做梦吗

    就算是梦,丁海杏也想弥补遗憾,想扭转乾坤,既然是在自己的梦里,那么她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梦里不该是强大到无所不能,怎么自己微微动了一下,浑身软弱无力,还怎么消灭坏人。就这幅弱不禁风的样子,自然只有挨揍的份儿,被他一脚给踹飞了。

    娘的,真是在梦里也欺负我,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

    看这架势,只能智取,不能力敌了。

    露着大脚趾的方口破布鞋出现在眼前,丁海杏眸光一凛,抬眼便看着他一脸凶相站在她的面前。

    丁海杏手撑着地面,身体半依在墙上,简单一个动作让她冷汗渗渗的,拼进了全力。

    丁海杏深深吸一口气,抬眼上下打量了他一下,看着他的眼睛、穿着、观察着他的行为习惯,于是计上心来。

    “你会遭到报应的”丁海杏嘶哑地说道,声音磨砺的如砂纸似的难听。

    “报应哈哈老子坏事做尽了,也没见老天也降下一道雷把我给劈死了你看现在正打雷了,行了乖乖交出来,免得受皮肉之苦。”他居高临下地看着丁海杏轻蔑地说道,“这大雨,荒郊野外的你就死了那条求救的心吧”

    “我交,我交,你别打我。”丁海杏摸索了一阵,从兜里掏出手绢,红格子手绢已经洗的四边泛起了毛边,而且非常稀薄,都能看见里面卷着的钱,厚厚的一卷。

    “还算你识时务”他看着眼前丑不拉几的女人,穿的更是灰扑扑的,嫌恶的撇撇嘴,催促道,“快点儿。”

    丁海杏将手绢打开,露出里面卷好的钱,轻轻抬起手臂,与自己眼睛的高度一致。

    “啧啧发财了。”他双眸放光,激动地说道。

    今儿飞来横财,没想到这个眼前穿着土气,又黑又瘦的,都瘦成一把骨头似的,头发枯黄,面容憔悴乡下柴火妞,原来是个肥羊啊真是人不可貌相,以后不能小看这乡下土包子了。

    他眼睛紧紧地盯着钱,闪闪发亮,一个乡下无知村妇,抢了就抢了,不抢白不抢。

    高兴地伸手去接钱,扯着钱的另一端,却没抽出来,怒视着丁海杏道,“干什么不想挨打的话,松手。”

    就这一眼,他被那双深邃如海的漂亮的眼睛所吸引,如漩涡一般的陷入其中。

    耳边传来异常温柔的声音

    丁海杏眼睛微微眯了眯,嘴角的笑意却不减,看着他的眼睛轻声道,“你看起来整个人都放松了”

    催眠需要安静的环境,现在外面下着雨,很明显不合适,时间紧迫丁海杏顾不了那么多了。此人如此的贪财,却是一个很好的切入口。

    淅淅沥沥的雨声,大自然给的最好的音乐。催眠就是在人完全放松,没有戒备的环境下才能成功的。

    “啊嗒成功了。”

    丁海杏嘴角微翘,划出一抹诡异地弧度,看着如木头的他,哼哼风水轮流转,这次该我了。

    蹭了一下收回被抢走的钱,鬼的东西都敢抢,我看你是活腻味了吧在他身上兜里摸索了一下,看了看手里刚刚交换给他的东西,该怎么处置他呢她可从来都不是吃亏的主儿。

    在自己梦里有一万种让他死去的方式,想怎么折磨都可以。可自己是长在红旗下的乖宝宝,自己受过的苦,得让他受一遍。

    丁海杏双眸流转,璀璨若星辰,绚烂耀眼,笑意盈盈地盯着他,“啪”的一下,打了个响指,丁海杏就看着他挥向自己的拳头,轻松的躲过去。

    凄厉地喊道,“救命啊”丁海杏手脚并用的在地下道内连滚带爬的躲避着他挥过来的拳头。

    “钱,把你身上的钱,统统交出来,不然的话别怪老子不客气了。”他双眼猩红一脸狰狞地朝着丁海杏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