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五十七章 这个世界,有点怪(二)

作品:《仙界独尊

    他能够感受到自己的精神力量。

    至少他可以肯定这绝不是内力。

    十年时间,甚至可以通过自我的摸索,做到了内视的速度。

    他甚至能够看清楚自己每一条经脉,每一根血管,每一丝内气的运转方法。

    也正是如此,他在这个元气不显的世界里面,武学的修炼速度在后面几年也在大幅的提升。

    在强大的精神力帮助下,他能够精确的控制自己的每一丝内气,并且将内气有效的分配到身体的各个角落。

    在对敌的时候,尤其如此。

    除此之外,还有那【龙象般若神功】,这门密宗的护法神功,他竟然在十年的时间里头,练到了第六层。

    比起他在射雕世界时的修炼速度不遑多让,甚至到了现在,他感觉到自己的修炼速度比起射雕世界的时候还要快上数倍。

    一切,都是因为精神力量在作怪。

    强大的精神力量竟然能够被【龙象般若神功】转化为强化肉身的力量,让他的【龙象般若神功】的修炼速度彻底的脱离了功法本身的限制。

    又或者,这才是【龙象般若神功】正确的打开方式!

    但是,这一切,都无法给他带来什么安全感。

    在发现了这个世界的元气之中竟然有大量的能够强化精神力的存在时,他的心思就变的异样了起来。

    这绝不是一个正常的世界!

    所以,到了后来,他又在藏经阁中翻开了各种各样的记载,试图从中找出元气之中的秘密。

    他成功的找到了一些线索,这所有一切的线索都集中到了一件东西上头。

    龙虎鼎!

    少林弟子下山,须得过木人巷和铜人阵。

    过了木人巷和铜人阵,便有资格享受到龙虎鼎。

    在近百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里。

    左青龙,右白虎似乎只是一个仪式罢了。

    在自己的身上烙上青龙与白虎的纹身,证明自己少林弟子的身份。

    可是,陈七却从少林的记载之中发现了这种仪式的异样之处。

    似乎,在更早的时间里,也就是四五百年前,这种仪式还有另外一个作用,便是加持。

    为少林弟子加持守护的力量,护持弟子在外面不遭受到邪魔的伤害。

    在许多人看来,这只是一种精神安慰剂罢了。

    以前陈七也以为是这样,所以并没有在意这些。

    但是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这要,这不仅仅是安慰剂,很有可能还有更深的用意。

    到底是什么用意,须得亲身经历一次才能确定。

    所以陈七才会决定闯一下木人巷和铜人阵,亲身感受一下龙虎鼎。

    现在,他如愿以偿了。

    龙虎鼎就放在他的眼前,高约三尺,表面上看起来,仿佛是由生铁铸成的,通体乌黑。

    鼎上刻着简单的纹路,并没有什么奇异的地方。

    再看两只鼎耳,一左一右,各刻着白虎与青龙的图案。

    鼎内早已经积满了炭火,将鼎烧的通红。

    所谓的左青龙右白虎便是由下山的弟子以双臂夹住一双鼎耳,将鼎举起,在双臂之上,烫出青龙白虎的纹身来。

    仪式的要求只是双臂,从手腕到肩头都可以。

    这也是一种实力的测试。

    实力越强,力气越大的人,纹身的位置便越低。

    最强者,纹身的位置在双手的手腕之上。

    走到龙虎鼎近前,看着几乎已经烧的通红的鼎耳,他的嘴角抽动了两下,深吸了一口气,气沉丹田,双手握拳,力贯双腕,竟然并没有如至空想象的那般以双腕取鼎,而是以双拳取鼎。

    是的,他是在以双拳取鼎。

    他生生的以两个拳头各自狠狠的按在鼎耳的位置,力透全身,剧烈的痛楚自双拳之上传入脑海之中。

    陈七感受到自己的肌肉有些颤抖,强忍着痛楚,他想将龙虎鼎举了起来。

    不过,这龙虎鼎竟然出乎他预料般的沉重。

    要知他如今的【龙象般若神功】已然达到了第七重,双臂何只有千斤之内,而这大鼎看起来沉重,但绝不会超过六百斤。

    就是这样的差距,想要将这鼎举起来,还是有些困难。

    或者说,需要消耗极大的力量。

    “好像有点不对劲啊!!”

    随着他的【龙象般若神功】的运转,双臂之上肌肉虬结,龙虎鼎一点一点的被他举离地面。

    “这家伙,好大的力气啊!”

    看着龙虎鼎慢慢的被举离地面,至诚和尚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而在另外一方面,至空和尚却是张着嘴,一脸吃惊之色。

    他也不是没看过人举龙虎鼎,甚至他年轻的时候都举过,可是在历史之中,他相信,自己从来没有听说过谁会用这样的方式将鼎举起来。

    而此时,举起龙虎鼎的陈七却有着不一样的感受。

    就在龙虎鼎离地的刹那之间,他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精神力量被触动了。

    耳边传来一声巨大的怒吼之声。

    虎啸山林之音!

    随后,眼前一花,一只巨大的白虎出现在他的眼前,凶猛的朝着他扑了过来。

    还没有等到他有任何的反应,白虎便已然冲到了他的面前,撞入他的身体之中。

    下一刻,他的双手一松,龙虎鼎落到了地上。

    “六爷,您还好吧?!”

    一直在关注着他的至诚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不对,冲到了他的身前。

    陈七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紧握的双拳松了开来,只见手背十指之上,多了两个并不算是完整的纹身。

    左青龙,右白虎。

    “阿弥陀佛,恭喜六阿哥完成试炼!”

    至空和尚念了一声佛号,微笑示意之后,转身离开。

    “六爷,现在……!”

    “我们也走吧!”

    陈七的嘴未动,喉间却是发出了一声嘶哑,却又透着金属撞击般的声音。

    腹语术!

    ————我是分割线————

    紫禁城

    正值新年。

    宫城之内张灯结彩,热闹非凡。

    康熙三十四年,康熙朝进入了中期,亦是最为辉煌,最为繁华似锦的时候。

    外敌没有了,内争还没有开始。

    整个天下都在为这位麻子歌功颂德。

    陈七站在一群阿哥之中,显得格格不入。

    这些年,他回来的次数不多,即使是在一众阿哥之间,除了与他一母同胞的胤禛与胤祯之外,其他的他还都不怎么熟悉。

    想到自家两个一奶同胞的“兄弟”,陈七就有一种暴笑的冲动。

    为什么?

    因为这两个家伙的名字音同字不同,也不知道老头子是怎么想的,给他们取了这样的名字。

    现在的老十四,还不是未来的大将军王,只是一个不到十岁的小正太,搞不出什么蛾子来,倒是老四,如今已然是二十岁的青年人了,面色沉静肃然,颇有未来冷面王的风采。

    毕竟大家都不熟,所以陈七坐在他们当中,很不自在。

    戏台上,正在演着他看不懂的戏剧。

    他对这种带着古怪唱腔的戏剧一向欣赏不来。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他对戏台上的人不感兴趣。

    戏台上,那些演戏的家伙,一个个的都身怀不俗的武艺,甚至有几个,武艺应该不输给少林的一众高手。

    超凡的精神力还告诉他,戏台上的家伙一个个的都带着杀气。

    杀气的目标,直指不远之处的康麻子。

    不过他并不担心康麻子的安全,这也不需要他担心。

    在康麻子的周围,同样布满了高手,就算是他身边伺候的两个太监,也有不俗的武艺,即使打不过戏台上的那些家伙,但是用来挡刀剑,还是非常适合的。

    更不要说散布在周围的大内高手了。

    所有的一切,都透着一股子浓浓的阴谋的味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