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一十章养心殿

作品:《网游之锦衣卫

    奏折很多,都是西夏的国家大事,可是却没有半点关于四国密谋的信息,好不容易找到一本关于西域战事的奏折,打开一看,是汇报战况的奏折,里面根本没有任何其他消息。

    “玛德,究竟在那里?国家之间的事情,就是在秘密,也不可能不留下任何书面材料的!”

    将桌子上的奏折摆放好,曾易查看起来了旁边那些书籍,书籍很杂,天南海北,从佛经到兵法,非常丰富,可惜依然没有曾易需要的信息,正打算继续查看,突然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曾易一惊。

    四处看了看,干嘛躲在了龙椅背后,屏风后面,片刻之后,养心殿的大门打开,几个太监行色匆匆的走了进来,带头的老太监,指挥这众人,“快,赶紧收拾一下,将椅子放在两旁!”

    一群小太监立即照着老太监的吩咐,行动起来,曾易在屏风后面,偷偷摸摸的看着众人,“这是要干嘛?卧槽,西夏皇帝该不该要回来了吧?”曾易一下紧张起来。

    “毛手毛脚的,抓紧时间,陛下马上就要回来了!”

    “还真特么的的要回来了!不是说在其他地方宴请那些封疆大吏吗!这特么的还不到一个时辰,怎么就要回来了!”曾易藏在屏风后面,四处张望起来,他的想着后路了,一旦被保护皇帝到超一流高手发现了,他这次行动可就彻底到失败了。

    养心殿大门并未关闭,那些太监还未弄完,外面就又来了一批皇宫内卫和一品堂武士,这些人并未进入养心殿,而是围在了养心殿四周。

    “不给活路啊!”这下曾易就是想走也走不了了,养心殿外面被皇宫内卫和一品堂武士,层层包围,就是超一流高手来了,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也基本不可能了。

    “哥儿几个,被一群一流高手包围,该如何离开?在线等,急!”曾易基本已经放弃希望了,只希望在临时之前,能搞点事情,说不定劫持了西夏皇帝,还能有点收获。

    老大几人,接到曾易的消息,瞬间就明白,这货任务基本失败了,“跟他们拼了,临死也要拉上个垫背的!杀一个不亏,杀两个赚一个!”

    刚刚接到老大的消息,老三又发来了消息,“你可以跪地求饶,说不定他们能放过你!”

    曾易都懒得搭理老三这家伙,三人也就老四还正常点,“什么情况?还有心情发消息,还没到绝境吧?”

    “没有,情况也基本差不多了,我现在在养心殿里躲着,外面一群侍卫包围,再过一会儿,西夏皇帝那个老家伙就该到了,那家伙身边可是有超一流高手保护的!”

    “还没到那个时候,按照你说的情况来看,皇帝很可能是要在养心殿会见那些封疆大吏,前面的宴会,人多嘴杂,不可能讨论什么秘密的事情,他们应该会在养心殿里商讨,而商讨这么秘密的事情,除了他们,里面肯定不要任何人的,有可能保护皇帝的超一流高手,也不会进去。如果是那样,你现在反而是最好的的位置,隐藏好了,待会儿在看,大不了不就一死吗!”

    听老四这么一说,曾易还真觉得是这么回事儿,顿时放心了不少,兴许这次的意外并不是危险,反而是个机遇。

    那些太监,弄完之后,便纷纷离开,不过外面的侍卫,全都站着,神经紧绷,养心殿里,曾易也不敢在乱动,藏在屏风后面,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本以为皇帝很快就要到了,却不想这一等等了半个时辰,等的曾易快要睡着了,外面这才传来了一阵动静,“皇上驾到!”

    听到这一声,曾易瞬间又紧张起来,天字刀不由的握在了手中,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天字刀,曾易想了一下,又收了回去,换成了奉天成仁,现在的情况,不发现他,一切都好,一旦被发现,就是死路一条,拿着天字刀根本没有,倒不如奉天成仁来的好,实在不行了,还能赶紧自杀。

    手中握着奉天成仁,曾易逐渐的冷静下来,同时暗自运功,将自己的气息压制下来。

    一群人,走了过来,带头的正是西夏的老皇帝,其身边一个面色冷酷的家伙,就是贴身保护他的超一流高手,后面还跟着几个人,曾易估计这些人就是那些西夏的封疆大吏。

    众人来到养心殿前面,那些侍卫立即单膝跪地,高呼“参见皇上!”

    “免礼平身吧。”说着,西夏皇帝,转身看向了身边的超一流高手,“你和他们,守在外面,不要让任何人,接近养心殿,一旦发现,格杀勿论!”

    “可是,陛下!”那超一流高手有意无意的看了看身后那些封疆大吏。

    “放心吧,这些都是我西夏的重臣,朕一百个放心。”

    “微臣遵旨!”

    接着,西夏皇帝,回头和那些封疆大吏,开口说道:“你们随朕进来吧!”

    众人走进了养心殿,看着那超一流高手,并没有跟进来,曾易刚刚跳到嗓子眼的心,终于跌回了肚子里。

    跟着西夏皇帝进入养心殿的,只有四个人,年级还都不小了,不过气势却依然很足,其中有两个家伙,一看就是有武功在身的,而且实力不弱,估计有一流到身手!

    “你们都坐吧。”西夏皇帝,随意的指了指下面的椅子,走上了龙椅。

    说是随便坐,不过四人一直等着西夏皇帝坐下之后,这才躬身:“微臣遵旨。”轻轻的坐在了椅子上。

    入座之后,一个和西夏皇帝长得很像的人看了看其他三人,开口道:“皇兄,你这么着急的把我们招回来,到底有什么事啊?东边可不太平,最近老有中原的探子搞事情,我实在不能离开太久。”

    “皇兄?难道这家伙就是西夏皇帝的亲弟弟,东王?”这家伙曾易还是很熟悉的,坐镇西夏东部几个省份,和中原打交道最多,最了解中原的就是这个老家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