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零八章威胁

作品:《网游之锦衣卫

    这个贵妃娘娘确实在防着曾易,自从遇到曾易,回到寝宫之后,贵妃的寝宫,侍卫就多了很多,甚至还有一流高手在外保护,后来曾易从太监那里偷听到,贵妃娘娘,说是这几日老是夜晚做噩梦,这才多派了些人马来保护她。

    “呵呵,以为这样就能摆脱我?”第二天夜晚曾易偷偷摸摸的,再次去了贵妃寝宫附近,看着寝宫周围的侍卫,曾易躲藏在了距离寝宫百米之外的一处宫殿屋顶上,悄悄的观察着贵妃的寝宫。

    天色暗下来,一个多时辰之后,贵妃寝宫灯火熄灭了,曾易看着几个侍女,离开了那里,拿出了龙舌弓,瞄准了贵妃寝宫到窗户,余光注视着那些侍卫,等了片刻,趁着几个侍卫都没有注意,曾易一箭射了出去。

    一支绑着纸条的利箭,瞬间射进了贵妃的寝宫之中。曾易没敢停留,虽然大概率估计,这个贵妃就是见了箭矢,也不会伸张,可毕竟大晚上的,万www.一一个没控制住,叫出声来,那可就麻烦了。离开贵妃的寝宫,曾易直接返回了太仆寺。

    第二天白天,太仆寺到官员,正常上班,曾易还专门趴在存放马车的车库,偷听了一下太仆寺官员的谈话,并没有从这些人口中听到西夏皇宫出现什么状况,曾易心中就明白,他那一箭肯定是被贵妃隐瞒了下来。

    正如曾易猜想的那样,当时其实贵妃已经入睡了,曾易那一箭正好射到了贵妃的床榻上,贵妃大早上醒来,正想召唤侍女斥候他起床,一下看到了插在床上箭矢,大惊失色,敢想叫唤护驾,瞬间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起身一看,箭矢上绑着一个纸条,脸色瞬间变得更加难看了,一把拔下了箭矢。扔到了床上,打开纸条查看了起来。

    看完纸条的贵妃,脸色已经完全铁青了,瞬间有冲动,召唤侍卫,可是犹豫了变天,贵妃摸了摸已经微微隆起的肚子,咬了咬牙,还是没有爆出曾易的事情。和曾易猜想的差不多,其实现在贵妃根本不敢爆出曾易的事情,先不说前面那么多次,曾易偷偷摸摸潜入她的寝宫,就这次带着曾易进宫,虽然是被逼迫的,可是之后隐瞒不报,也足以让西夏皇帝大怒了,再说了曾易在她寝宫那么多次,让谁想都会觉得两人有什么奸情,虽然曾易确实没对她做什么了,可这事儿皇帝根本不可能相信。可以说曾易一旦被抓,除非当场被弄死,否则,贵妃一定跟着完蛋,某种意义上来说,两人其实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曾易这边没有看到皇宫有任何风吹草动,就知道,今晚便是他再次见贵妃的机会,因为纸条上曾易已经明确的告诉了贵妃,如不想秘密暴露,就赶紧撤掉侍卫。

    当天晚上,曾易再次出发,这次在到贵妃的寝宫,已经没有任何侍卫了,只剩下了巡逻的皇宫内卫,这些内外对曾易来,躲开他们是非常容易的事情。

    不只是侍卫没了,宫女太监都不知道,被贵妃以什么理由支开了,曾易几乎是大摇大摆的走进寝宫的。

    再次见到这个贵妃,贵妃穿的衣服严严实实的,甚至袖口还藏着一把匕首,“玛德!把老子当成什么了?采花大盗?老子家里两个还斥候不过来呢,能看上你?”虽然一进门就察觉到了贵妃防备他,不过曾易并没有点破,,微微一笑,开口说道:“贵妃娘娘不用害怕,咱们也是老朋友了,你应该了解我的行事风格,只要贵妃娘娘能给我满意的答复,我绝对不会动娘娘一根毫毛。”

    “你,你想知道什么事情!”

    “只是想要打问一下,最近陛下他老人家,一般都在何处过夜?”

    “你,你想干什么!”听到曾易打问皇帝的行踪,贵妃一下紧张起来,甚至不由的抓住了藏在袖子里的匕首。贵妃虽然碍于曾易和她之间的很多秘密,为了自己的前途,不敢暴露曾易,可是如果曾易要暗害皇帝,这位贵妃很可能会和曾易拼一把,他一切到身份前途都是皇帝给的,一旦皇帝出事,她的前途就别提了,甚至他未出生的孩子的前途也完了。

    “娘娘放心,陛下身边可是有超一流高手保护的,我就说在大胆,也不敢找陛下的麻烦,只是想趁着陛下不在,去那点值钱的好东西。”

    “这,这个陛下就寝的行踪,都是敬事房管理,我怎么可能知道。”

    敬事房是皇宫里的机构,隶属内务府,负责管理皇帝卧房事务,最高的负责人称为敬事房太监,其任务是安排、记载皇帝和后妃**。所谓“专司皇帝之事者也”。帝、后每行房一次,敬事房总管太监都得记下年月日时,以备日后怀孕时核对验证。每日晚餐完毕,总管太监就奉上一个大银盘,里面盛了几十块绿牌子,每块牌子上都写着一个妃子的姓名。届时,皇帝就寝的时间到了,则先上床,将被子盖到踝关节处,脚露在外面那太监先已在妃子房中将其脱个精光,随即裹上大披风,一直背到寝宫,再扯去披风,将妃子放在床上。当然了这是一般情况,皇帝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去那里,可是如果皇帝自己有了目标,也就用不着翻牌子了。

    听到贵妃这话,曾易笑了笑:“娘娘,你是以为我傻吗?身为贵妃,后宫的二把手,你会不知道陛下宠爱谁,到谁那里过夜?”能做到贵妃这个位置的女人,哪有那么简单,尤其是西夏皇宫,这贵妃基本已经算是后宫之主,后宫遍布都是她的人,她怎么可能不知道,皇帝常去谁那里过夜,宠幸谁。

    “你,你”

    “娘娘尽管放心,我可以对天发誓,再皇宫之中,绝对不会伤害任何人,弄出任何事情,只要知道陛下的行踪,趁着陛下不在之时,拿点东西,我立即离开皇宫希望娘娘不要挑战我的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