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零五章故人

作品:《网游之锦衣卫

    曾易真的很着急,外面传来了一阵声响,他估计拜佛的人,十有已经到了,可是他还在马厩待着,“不行,的想办法出去看看!这么好的机会不能错过了。”四处看了看,曾易突然看向了马厩之中正吃草的马匹,心中一动“有了!”

    环视一圈,趁着没人发现,曾易解开了一匹马的缰绳,微微一笑,对着那匹马屁股就是一掌。虽然没有又用上内力,可是曾易的力气那么大,这一掌下去,马匹吃痛,嘶吼了一声,瞬间成了脱缰的野马,夺门而去。

    一匹撒欢的马匹,突然冲出了马厩,把马厩里的僧人,和外面的侍卫吓了一跳,反应过来,脸色大变,立即追了上去,曾易趁着这段时间,立即跑了出去。

    马匹的速度飞快,那些侍卫,根本追不上,片刻马匹已经狂奔到了大雄宝殿不远处,所过之处,侍卫武士都吓了一跳,全都加入了围追堵截,如此混乱的场面,伪装成一个和尚的曾易,参合其中,根本没人注意到他,片刻之后,曾易隐藏在了大雄宝殿前不远处一颗茂密大树上。

    而那匹立下汗马功劳的马匹,跑到大雄宝殿前,便引起了高手的主意,一个刚刚走进来的武士,看到那匹马,眉头一皱,瞬间出手,拦下这批马,马还想挣扎,不过那武士力大无比,竟然抱着马的脖子,一下将那匹马给放到了,看着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的马匹,曾易在心中默默为其祈祷了一秒钟。

    武士刚刚制服马匹,外面走进来一群人,其中高台寺方丈和几个大师,陪着一个雍容华贵的贵妇人走了进来,看到院子里的情况,方丈眉头一皱,对着刚刚过来时几个弟子,道:“莫尘,这是怎么回事儿?”

    “方丈,这匹马受惊了!”

    “阿弥陀佛!施主受惊了!”

    这时那个雍容华贵的妇人,微微一笑:“大师言重了。”说着对着那个武士,摆了摆手:“这里是佛门重地,不可杀生,放了它吧!”

    武士一听这话,拉着缰绳起身,刚刚和高台寺方丈实话的莫尘,赶紧上前接过武士手中的缰绳。方丈对着那妇人,再次拜了拜:“阿弥陀佛,多谢施主慈悲为怀。施主里面请!”

    曾易的眼力很好,隐藏在树上,隔着老远,夜看的清清楚楚,实话说看到这些人,曾易早已惊讶的不要不要的了,如果不是忌惮高台寺这个超一流高手方丈,估计都能惊讶的叫出声来,刚刚那个雍容华贵的妇人他认识,而且非常的熟悉。

    妇人曾易很熟悉,而且见过不止一次,正是西夏皇帝的贵妃,曾易还记得当年为了隐藏在西夏皇宫,不止一次威胁过这个贵妃,他也没有想到,前来拜佛的竟然会是这个贵妃娘娘。

    这个贵妃娘娘,相比上次曾易看到她,样子没啥变化,就是略微胖了些,肚子微微隆起了一些,“我靠!这个贵妃,该不会是怀孕了!”

    正惊讶,只听得下面的贵妃,对着高台寺方丈微微躬身道:“这次前来,主要是为了我的皇儿祈福,劳烦方丈大师了!”

    方丈赶忙躬身“娘娘客气了!阿弥陀佛。”

    “玛德,还真怀孕了,西夏皇帝可以啊,那么打一把年级了,竟然还有这本事!牛皮啊!”

    贵妃在一群人的簇拥下,跟着高台寺几个高僧进入乐大雄宝殿,这些人刚刚进去,外面从进来一群西夏侍卫,将大雄宝殿为了个水泄不通。并且开始向周围布防。

    “靠,别特么的被这些人给发现了啊!”曾易异常的小心,躲在树冠之中,大气都不敢喘。

    这位贵妃娘娘,大雄宝殿之中拜了拜,便跟着高台寺一群高僧,去了后院的藏经阁,听这些大师讲经去了,那些侍卫,一品堂武士,连忙跟上。趁着侍卫撤走,曾易赶紧离开那颗大树,跑回了马厩之中。

    马厩之中,又不少人,刚刚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一群侍卫和僧人,都在检查那些马匹,生怕在出现一匹发疯的马匹,曾易趁着他们,检查马匹,一招移形换影,冲进院子,隐藏在了一个角落之中。

    高台寺的马匹,都是严格训练过的,如果不是曾易动手脚,根本不会出现问题,众人坚持了一阵,便离开了。管理马厩的几个僧人,抹了抹头上的冷汗,小声说道::阿弥陀佛,佛祖保佑,幸好没有惊扰道贵妃娘娘!”

    “师兄,这是怎么回事儿,这匹马,平是非常温顺啊!”

    “应该是今天人多,受惊了吧!”

    众人正说着,外面再次走进来一群人,几个僧人立即走了上去,只见这些人赶着一架非常华丽的马车进入了院子,拉着马车的太监,看到几个僧人,开口说道:“这是贵妃娘娘的宝马车榻,你们好深照料,要用上好的草料。”

    几个僧人,赶紧道:“施主请放心,我们一定用上本寺最好的草料。”

    待那些太监侍卫离开,几个僧人,小心翼翼的卸下了那批高头大马。“你们去吧,最好的草料拿出来!”吩咐几个手下,那个头头牵着几匹宝马,进入了马厩之中。

    “哈哈,这简直就是给老子机会啊!好好好,老子正愁该怎么接触到这个贵妃娘娘呢!”曾易看着马车,漏出了笑容。

    贵妃用马车,非常之豪华,上面雕花画凤,镶嵌这黄金珠宝,简直就是马车中到劳斯莱斯,马车也非常的大,从外面看,完全就是一辆房车。

    待那些太监侍卫离开,几个僧人,小心翼翼的卸下了那批高头大马。“你们去吧,最好的草料拿出来!”吩咐几个手下,那个头头牵着几匹宝马,进入了马厩之中。

    “哈哈,这简直就是给老子机会啊!好好好,老子正愁该怎么接触到这个贵妃娘娘呢!”曾易看着马车,漏出了笑容。

    贵妃用马车,非常之豪华,上面雕花画凤,镶嵌这黄金珠宝,简直就是马车中到劳斯莱斯,马车也非常的大,从外面看,完全就是一辆房车。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