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六十二章

作品:《网游之锦衣卫

    那艘波斯战舰,本来曾易估计也就回回本钱,没有想到,被白银帝国一忽悠,不仅本钱回来了,还小赚一笔。而拿下这艘战舰的,也是老朋友扬名那家伙,看到这货,曾易就知道,船肯定是他的了,因为这艘船的具体情况,曾易床上就告诉花前月下了,花前月下肯定已经下令,让扬名拿下这艘战舰了。战舰还只是小头,重头戏是后面那四根银柱。

    不过这四根银柱,实在没其他作用,完全就是用来装逼的,各大派虽然掏的起钱,可也不会当冤大头,价值肯定不菲,可是也不会出现其他好东西那样,无法预估最后的成交价。

    作为压轴品,四根银柱展示出来的时候,着实吓了众人一跳,“我靠,还真是银柱啊!”

    “还以为白银帝国吹牛呢,没有想到,竟然是真的!”

    “是啊,这能有几吨重吧!”

    众人七嘴八舌说了一气,最后的拍卖终于还是开始了。

    ......

    有了曾易的提醒,第一根花前月下这妞拿下了,刚刚拿下银柱,花前月下就当着众人的面大声道:“这是天香公会全体姐妹的财产,会长决定就立在驻地门前!”

    “这广告打的,毫无违和感啊!”

    ......四根立柱全部出手,收入了一共四十多万两银子,这已经大大出乎曾易预料,也早已超过了银柱本身的价值了。四十几万银子,如果只是曾易自己的,那他可就发财了,可惜的是,这属于全体血衣卫,拍卖会刚刚结束,这群家伙就将曾易围了起来,看着这些家伙,饥渴的样子,曾易无奈的说道:“我说你们至于吗,这么不相信老子?”

    “相信,相信!怎么可能不相信大师兄呢,只不过兄弟们穷惯了,突然有一比收入,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看了看众人,曾易开口道:“乱七八糟的加上那艘波斯战舰,总共不到五十万两银子,抛开阵亡兄弟们的抚慰金,以及三艘战舰,消耗维修等费用,也就剩下四十万两银子,咱们一共两千号兄弟,平分下去!”

    ......分了钱,众人就全都撤了,曾易在交易岛多待了半天,接下来他还有的忙,一忙开了,根本没时间见花前月下这妞,临走之前,曾易必须的喂饱她。

    半天之后,曾易离开了交易岛,返回了京城,离开两天,亲军都尉府已经将那世子家族的情况调查的一清二楚,那世子的父亲,在南方虽然没啥实权,可是名声是相当的大,而且这名声还相当不错,深得当地百姓的爱戴。

    这个可就有些麻烦了,要是就这么将其吵架灭族,舆论可就有些难以控制了,在动手之前,亲军都尉府必须想办法,控制舆论。

    曾易和撼天等人商量了一下。

    “几位前辈,这位侯爷,具体是什么情况?”

    撼天回道:“其在南方经营多年,一直表现的非常亲民,尤其是对普通百姓,没有一点皇室的架子,甚至在当地出现灾害之时,还会自己掏钱,接济当地百姓,深得当地百姓的拥戴。”

    “这么说来,就无法正大光明的对其吵架灭族了!”

    “撼天点点头,如今朝廷的形式,如此混乱,如果光明正大的抄家,很有可能导致朝廷失去民心,尤其是咱们动手,如果被有心人利用,就会变成公主殿下,打压对方。关键时刻,哪怕放弃这次任务,也不能给公主殿下抹黑!”

    众人沉默下来,好一会儿,曾易开口道:“想要顺利的灭了丫的,看来还得在其名声上想办法。”

    “名声?”撼天四人几乎同时看向了曾易。

    “对,名声,既然其名声好,那就想办法让其名声变坏,我想这样的工作,咱们亲军都尉府应该都很熟悉吧?”

    撼天点点头,亲军都尉府这样的组织,除了情报,还有个很重要的工作,其实就是控制舆论,当年兴王造反,就是亲军都尉府在西北的宣传,让西北军民,师父拥戴兴王。

    “晚辈以为,应该先让兄弟们,在南方散步谣言,不管真的假的,具体目的,就是打压那位侯爷的名声。等到谣言散步开来,想办法,最好是让当地百姓亲眼见到,那位侯爷并不是他们香的那么好,只要来上这么几轮,不管当地百姓,信不信,咱们在动手,我想也不会出现太大的波折!”

    撼天四人,沉默了片刻,“这倒也是一条路,既然这计划是指挥使大人提出的,那便由指挥使大人,来办吧!冥日你跟着大人,保护大人的安危!”冥日点点头。

    当天晚上,曾易就下令,让亲军都尉府开始行动,亲军都尉府行动非常迅速,第二天,中原南方,民间就开始流传,那位老侯爷的事情。

    有说那位老侯爷,是个好色之徒,家中妻妾成群,只要他看上的女人,都会想方设法的弄回家里,亲军都尉府还编排了几个子虚乌有的事情,说那位老侯爷,一次看上了一个少女,少女不同意,那位老侯爷竟然利用其影响力,百般刁难少女家人,被逼无奈,少女最后自杀身亡。

    这样的谣言,亲军都尉府弄了很多,其实这些谣言明眼人一看就是谣言,可是普通人可分不清真假,一件两件,应该那位侯爷的影响,百姓们还嗤之以鼻,可是流传的多了,人们难免会有所怀疑。

    那世子的父亲,自然也听到了民间关于他的谣言,一开始也没怎么注意,可是谣言越传越广,那位侯爷,意识到了不对劲,情况很明显就是有人在推波助澜。

    那位侯爷,当即发动关系,想要了解到底是何人要对付他,是不是朝廷要对他们下手了,不过亲军都尉府的行动那么秘密,他短时间内根本调查不出可所以然来,而且朝廷之中,六扇门没有动作,锦衣卫到高手,有都坐镇边关,东厂也没有什么异常动作,那侯爷便排除了朝廷要动他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