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二十九章和稀泥

作品:《网游之锦衣卫

    看着众人,曾易始终也没有动手,一方面是没有太大的信心拿下钟志灵,在弱小人家也是超一流,曾易这个一流巅峰高手,确实有拿不下钟志灵,还有一方面,曾易也是怕这些人还有后手,尤其神龙教教主洪安通,这家伙是真正的超一流高手,谁知道他还有没有什么没用出来的手段。

    倒在地上的众人,看着钟志灵依然还站着,全都反应过来,这肯定是钟志灵下的手,其中一人挣扎着,说道:“这,这是百花蝮蛇膏!”

    另一人也紧跟着道:“是了,这百花蝮蛇膏遇到鲜血,便生浓香,本是炼制香料的一门秘法,常人闻了,只有精神舒畅,可是可是我们住在这灵蛇岛上,人人都服惯了雄黄药酒,以避毒蛇,这股香气一碰到雄黄药酒,那便使人筋骨酥软,真是妙计。这百花蝮蛇膏在岛上本是禁物,原来你暗中早已有备!”

    “不错,我早就知道洪安通和这贱妇,想要害我,所以早就部署好了,我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喝过寻黄酒了!”

    几名少年喝道:“大胆狂徒,你胆敢呼唤教主的圣名。”

    钟志灵慢慢转身,看向了那几个年轻人道:“洪安通的名字叫不得?咳咳我杀了这恶贼之后咳咳这叫不叫得?”数十名少年男女都惊呼起来。

    过了一会,只听得黄龙使苍老的声音道:“钟兄弟,你去杀了洪安通,大伙儿奉你为神龙教教主。大家快念:咱们奉钟教主呈令,忠心不贰。”大厅上沉默片刻,便有数十人念了起来:“咱们奉钟教主号令,忠心不贰。”有些声音坚决,有些显得迟疑,颇为参差不齐。

    钟志灵昂然挺立,狞笑道:“教主,你残杀我兄弟,想不到也有今日罢?”两柄短剑一击,铮然作声,踏著地下众人身子,向洪教主走去。

    洪教主哼了一声,道:“那也未必!”伸手抓住竹椅的靠手,喀喇一声,拗断了靠手。钟志灵顿时变色,退后两步,说道:“教主,偌大一个神龙教,弄得支离破碎,到底是谁种下的祸胎,你老人家现在总该明白了罢?”

    洪教主“嗯”的一声,突然从椅上滑下,坐倒地下。钟志灵大喜,抢上前去,蓦地里呼的一声,一物挟著一股猛烈之极的劲风,当胸飞来。青龙使右手短剑用力斩出,那物断为两截,原来便是洪教主从竹椅上拗下的靠手。他这一掷之劲非同小可,一段竹棍被斩断,上半截余势不衰,扑的一所,插入钟志灵胸口,撞断了五六条肋骨,直没至肺。钟志灵一声大叫,戛然而止,肺中气息接不上来,登时哑了。身子晃了两下,倒了下去。

    “靠,就说这洪安通还有后手,果然如此,幸好老子没有动手!”曾易有些后怕,刚刚要是换做是他,也绝对不可能躲过这一招的。

    钟志灵就是不死,也基本半残了,现在唯一能站着的就只剩下曾易和那世子了,曾易心中又起了弄死这些人的想法,可是看看洪安通,曾易实在不确定这家伙还有没有后手。

    就在曾易考虑要不要冒险一波的时候,厅外传来了一阵打斗声,眨眼的功夫,厅门砰的一声被撞碎了,众人回头一看,一群白衣侍卫,和一起年轻的侍卫,在厅外打成了一团,“这,难道是白龙门和少壮派干起来了?”

    看到这些人,曾易这下想冒险也不能了,这里可是神龙岛,还不知道出去的办法,他要是敢动手,那些教众,绝对会将他乱刀砍死。

    白龙门和少壮派的教徒,看到大厅里这情况,一下都来愣住了,不知道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片刻之后,进入大厅的人,再次倒在了地上,那些教众大惊失色,不敢在进入,只是在外面将大厅团团围住。倒在地上的众人,此时也发现了,现场其实还有人没事,那就是曾易两人。

    地上的赤龙使不由的开口道:“万兄弟!快,快杀了洪安通!此人异常歹毒,如果他恢复了,肯定会将我们全都杀了,到时候,你们也逃不掉的!只要你能杀了他,我们,我们大伙儿便奉你为神龙教教主。大家快念:咱们奉万教主呈令,忠心不贰。”大厅上沉默片刻,便有数十人念了起来:“咱们奉万教主号令,忠心不贰。””

    神龙教教主和闻言,全都看向了曾易,教主夫人更是大惊道:“万公子!不要相信他们,他们是绝对不会让你当教主的!”

    曾易又不傻,自然知道,帮谁都没有好下场,这些人也就嘴上说的好听罢了,“玛德,既然今天没有机会,弄死这些人,那就只能和稀泥。”

    摆了摆手,曾易道:“按理说这是贵教事务,我不适合过问,不过现在的情况,正是诸位前辈合力大放光彩的时候,可不能就这么自己内部出现这样严重的问题,大家不妨化干戈为玉帛,可退一步,今天的事情,都当没发生。”

    洪教主不等其他人说话开口,立即说道:“好,就是这么办。万公子劝我们和衷共济,不咎既往,本座嘉纳忠言,今日厅上一切犯上作乱之行,本座一概宽赫,不再追究。”

    众人看曾易确没有参与进来的打算,说道:“既是如此,教主、夫人,你们两位请立下一个誓来。”

    洪夫人道:“我苏荃决不追究今日之事,若违此言,教我身入龙潭,为万蛇所噬。”

    “身入龙潭,为万蛇所噬”,那是神龙教中最重的刑罚,教主和夫人当人立此重誓,虽为势迫,却也是决不能反口的了。

    “其实,其实我们也不是真的想反教主,只不过为了自保罢了,”

    “对,洪教主原是我们老兄弟,他文才武功,胜旁人十倍,大伙儿本来拥他为主,并无二心。只要教主不追究今日之事,不再肆意杀害兄弟,大家又何反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