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零七章资料

作品:《网游之锦衣卫

    出皇宫之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曾易面不改色,跟着那个世子,返回了其府邸,一路上这个世子可谓非常注意,时刻都在躲避着人群,“进个皇宫偷偷摸摸,你要是没问题,老子把头拧下来!”

    返回府邸,那世子便入睡了,曾易现在是这个世子的贴身护卫,自然不会离着世子太远,给他安排的地方,就在那世子不远的地方,曾易亲自出去调查,一时半会是不可能了,也只能先让亲军都尉府调查一下,皇帝老儿的那两位嫔妃了。

    曾易说的轻松,可是调查皇帝的两位嫔妃对亲军都尉府来说,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要知道尤其是贵妃,贵妃是仅次于皇后的封号,可以说是皇帝后宫的二号人物,堪比朝中的宰相之位,调查这样的人物,势必要非常的小心,稍有差错,就会出现预料不到的麻烦。

    好在皇帝老儿现在昏迷不醒,朝中大乱,众人的注意力都不在着上面,要是皇帝老儿还清醒,亲军都尉府还真的花费些功夫。

    亲军都尉府的笑了非常的快,也就一天的时间,两个妃子的基本信息,就已经调查清楚。两个妃子都是非常正统的通过后宫选秀选上来的,这里就不得不说到皇帝的后宫选秀了,朝中权贵家族,年满十三岁至十六岁的女子,都可以参加每三年一次的皇帝选秀女,选中者,留在宫里随侍皇帝成为妃嫔,当然了这并不是强制的,是否进入皇宫,全凭自己的意愿。

    宁妃,就如同曾易听说的那样,是这个世子家族出来的人,当年通过皇帝老儿后宫选秀进入皇宫,一路登上了宁妃的位置,以前因为家族的原因,在后宫之中,并不怎么显露,不过自从皇帝老儿出了问题,这个世子进入京城,宁妃的活动,就明显的增加了。

    看着这个宁妃的资料,曾易到觉得没啥大问题,至于说开始露头,这也是人之常情,以前太子健在,皇帝清醒,这个宁妃的位置,基本也就是她能达到的最高的位置了。现在的情况可不同了,如果这个世子真的能登基成功,肯定要在先帝的嫔妃中立一个太后,那她百分之百可就是太后了,宁妃当然要帮着这个世子了。

    宁妃的资料,暂时没啥问题,曾易扔到了一边,开始查看起了那个贵妃的资料,贵妃的家族就要比这个宁妃厉害的多了,乃是上一任的兵马大元帅的女儿,一如皇宫就被封为了贵妃,可谓非常得宠,只不过后来其父病故,家族势微,稍稍有些失势。可是在后宫之中,依然是最有权势的嫔妃之一。

    这个贵妃的资料很多,不过大多没看出什么问题来,“不应该啊,都没问题,难道我想错了?”脑海中想着贵妃的资料,曾易不由也想到宁妃的资料,沉思片刻,突然眼前一亮。

    他想起,宁妃虽然在以前不怎么露头,可也为了帮助家族后辈,在皇帝枕边吹过枕边风,为家族子弟某去过一官半职,甚至宁妃还数次返回家族省亲,可是在贵妃的资料之中,曾易完全没有看到这些。

    这个贵妃在进入皇宫之后,只是一开始几年和家族联络比较多,在其父病故之后,就很少和家族联络了,除了家族主动的拜见,其完全没有主动联系过家族,也从来没有为自己的娘家某去过什么利益,甚至在其父病故之后,没有一次省亲过。

    如果说这个贵妃是个正直,知书达理,又世无争之人,这倒也不奇怪,可是资料显示,这个贵妃可不是善茬,手段极其的强硬,在皇帝老儿的结发妻子,皇后病故之后,就一直对皇后的位置虎视眈眈。只是皇帝老儿和自己到结发妻子皇后感情非常不错,这个皇后之位,一直没有在立,后宫也一直有几个妃子一起管理。

    按照资料所说,在后宫争宠之中,有好几位妃子,就是被这个贵妃玩儿死的。这样的人物,怎么可能是个知书达理与世无争的人呢,而这样的一个人,又怎么可能做到公私分明,不为娘家某去利益呢!

    “难道这个贵妃,和自己的家族,有什么仇恨?”曾易沉思了片刻,自言自语道:“这个贵妃,有问题,看来必须的仔细调查一下,这个贵妃和家族的关系了。”

    曾易也不是没想过,将这个事情,告诉一下朝廷,让老王爷或者诸葛神侯等人调查一下这个贵妃,可是曾易有没有证据,只是猜测,他自己在锦衣卫混过,知道到了贵妃这个位置,没有皇帝发话,哪怕真的犯下什么罪刑,其他人也没有那个权利管,更别说现在完全没有证据了。

    调查这两个妃子的这几天时间之中,那世子又进过一次皇宫,而且按照曾易的观察,那家伙又去拜见了贵妃,一次还能说是曾易想多了,可是这么几天,偷偷摸摸的进皇宫两次,曾易基本已经断定,肯定有问题。

    曾易也在夜晚下线后,和老大三人说了此事,听了曾易所说的问题,老大和老三第一反应就是和曾易一某一样,就是皇帝被绿了,用老三的话来说,皇帝老儿那么大年纪了,哪怕现在还清醒,也就一两分钟的战斗力,而贵妃正是虎狼之年,最需要的时候,肯定是忍受不了寂寞,一看到一表人才的世子,一下子干才遇到烈火,皇帝自然就头上一片绿了。

    听了老三这话,老大点了点头:“对对对,我也是这么想的,肯定就是那样!”

    老四无奈的白了两人一眼:“你们脑子里除了那些东西,还有别的吗?也不想想,偷亲会带着几个护卫,嫌不知道认不多吗?”

    “那你觉得是咱们回事儿?”老三回头说道。

    老四笑了笑:“两方面,正如老二说的,要不就是贵妃和其家族有什么仇恨,不太对付。要不然......这个贵妃早已不是原来的贵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