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八十七章老仇相对

作品:《网游之锦衣卫

    张无忌和周芷若激战非常激烈,不过大多都是周芷若进攻,张无忌只是被动抵挡,激战十几个回合,周芷若突然变招,双掌并力,疾向张无忌胸前击到。张无忌已是避闪不及,只得左掌拍出挡格。

    二人三掌相接,张无忌猛觉周芷若双掌中竟无半分劲力,心下大骇:“啊哟,不好!她和五毒教教主以及舅舅两大超一流高手激战数百回合,竟已到了油尽灯枯的境地。我这股劲力往前一送,岂非当场要了她的性命?”危急中忙收手劲。

    张无忌初时左掌拍出,知道周芷若武功与他自己已相差不远,大是强敌,丝毫不敢怠忽,加之单掌迎双掌,这一掌乃是出了十成力,劲力刚向外吐,便即察觉对方力尽,急忙硬生生的收回,他明知这是犯了武学的大忌,等于以十成掌力回击自身,何况在这间不容发之际突然回收,用力更是奇猛,但他于自己内劲收发由心,这股强力回撞,最多一时气窒,决无大碍。不料他掌力刚回,突觉对方掌力犹似洪水决堤、势不可当的猛冲过来。

    张无忌大吃一惊,知道已中暗算,胸口砰的一声,已被周芷若双掌击中。那是他自己的掌力再加上周芷若的掌力,并世两大高手合击之下,他护体的九阳神功虽然浑厚,却也抵挡不住。何况周芷若的掌力乃乘隙而进,正当他旧力已尽、新力未生之时。这门功夫却是峨嵋派嫡传,当年灭绝师太便曾以此法击得他喷血倒地。只不过当年他是全然不知抵御,这次却是一念之仁、受欺中计。当下不由自主的身向后仰,眼前一黑,一口鲜血喷出。

    看到这情况,在场观战的众人全都大惊失色,曾易叹了口气嘴里嘟囔着:“哎,张无忌这家伙,就是不长记性,都被女人阴了多少次了,每次还是会上当,整个一见了女人走不动道的家伙。”

    周芷若偷袭成功,左手跟着前探,五指便抓向他胸口,张无忌身受重伤,心神未乱,眼见这一抓到来,立时便是开膛破胸之祸,勉强向后移了数寸。嗤的一响,周芷若五指已抓破了他胸口衣衫,露出前胸肌肤。此时周芷若如果在跟上一击,张无忌不死也残了,可是周芷若却看到了张无忌胸前,那倒曾经她留下的剑伤,心中一动,竟然听了下来。

    “呵呵,周芷若心里还是有张无忌啊!”

    明教众人立即冲上上去,扶起了张无忌,可这也预示着张无忌又白哉了周芷若手下。邪派三个超一流高手全都败在了周芷若手下,这下邪派的人,面子上更加过不去了。

    就在张无忌被众人扶下台后,邪派之中的任我行大笑了两声,飞上了擂台,“我任我行,来领教一下周掌门的高招!周掌门小心了,我可不会怜香惜玉!”说着任我行还看了一眼,台下疗伤的张无忌。

    任我行是真的不会怜香惜玉,一出手就拿出了全部实力,而且相比起来任我行的对战经验可是要远远比周芷若大,再加上任我行的吸星**,周芷若也不敢和任我行硬碰硬。一时间周芷若完全的落入了下风。

    周芷若连续的挑战了好几个超一流高手,此时内力也所剩无几,已是完全没有了翻盘的机会,最终堪堪抵挡了几十招,败下阵来。

    任我行终于赢了,虽然也只是赢了一个,已经内力所剩无几的周芷若,可是这也算是给邪派出了一口气了。然而还未等邪派的人欢呼几句,岳不群这个家伙,已经一手翘着兰花指,一手拿着佩剑,飞上了擂台。

    “岳某,来领教一下任教主的神功。”

    “那好啊,正好任某也想领教一下越掌门的辟邪剑谱!”

    任我行和岳不群可是老冤家了,五岳剑派和日月神教可谓是死敌,双方无时无刻不想弄死对方,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这两人势必要有一场惊天大战了。

    任我行知道辟邪剑法的厉害,他领教过同源的东方不败使用的葵花宝典,当年他加上令狐冲两个告诉,还有好几个一流高手,在付出了一只眼睛的代价之下,这才偷袭弄死了东方不败。任我行对于葵花宝典可谓是印象深刻。

    岳不群对于任我行也非常熟悉,虽然没有直接交手过,可是双方那么多年的仇恨,对于任我行的武功,岳不群也是了然于胸。

    初始两人打的半斤八两,可是随着时间越来越长,岳不群竟然渐渐的占了上风,相比吸星**,辟邪剑谱还是要略胜一筹的。看着岳不群那犀利诡异的剑法,曾易在台下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玛德,岳不群又进步了!这辟邪剑法已经接近大成!”曾易心里有些担心小公主了,这妞实力虽强,可也并不是一心向武,辟邪剑法肯定没法岳不群的进阶相比,如果小公主和全胜的岳不群打,还这没有多少胜算!“得想点办法,消耗一下岳不群,否则太危险了!”

    此时曾易无比的期盼,任我行能和岳不群大战个几千回合,最好是双方同归于尽。然而事与愿违,邪派的大佬,玩儿阴的,竟然没玩儿过正道的岳不群,激战上百回合,岳不群利用,任我行一只眼的盲区,成功的阴了一波任我行。

    看着那只瞎了的眼睛上,插着一根细针的任我行,岳不群漏出了笑容,任我行被阴,非常的愤怒,绝招尽出,可是岳不群却不在还击,反而凭着辟邪剑谱诡异的身法,开始躲闪。

    “大师兄,这啥情况啊?岳不群取得到优势,干嘛不趁他病要他命,反而开始躲闪了?”

    曾易看着满脸笑容,一点都不慌乱的岳不群,沉思了片刻,突然眼前一亮,“我靠!这岳不群该不会是给细针上淬了毒吧!这是拖时间等着任我行毒发!”

    “淬毒!嘶,岳不群不亏是伪君子剑,身为正道大佬,这么光明正大使用毒?我等楷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