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七十章 老对手

作品:《网游之锦衣卫

    比试一轮一轮进行,一开始玩家们或多或少都会保留一些看家本领,谁也不知道下一轮会遇到谁,万一自己的底牌全部亮出来,对方有了防备,可就不太好了,可是玩家们也发现了,那些观战的掌门超一流们,会点评玩家的武学,指出一些有点不足,甚至改进的方法,这个对玩家来说,可就很重要了。

    后来玩家们也不在保留了,一个个都是全力出手,想要那些指点一下自己的武功,本来只是为了那最后的奖励,没想到竟然真的成了一次武学交流的大会了。玩家们的收获是真的不少,哪怕没有晋级,输了也被那些超一流高手指点了一番,让很多玩家明白了自己武功真正的使用修炼方式。

    比试一轮一轮的进行,随着淘汰的玩家越来越多,比试也越来越激烈,到了剩下一百六十人的时候,比试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谁都知道在进一步,就能拿到奖励了,前方正有无数的好东西等着众人,都到了这一步,谁都想拼一把。

    曾易的晋级之路除了第一轮以外轮空,每轮都非常的麻烦,倒也不是说对手有多厉害,毕竟现在以曾易一流巅峰的身手,还真没能打得过他的人,对手实力虽然不咋地,可是却都有些很特别的绝技,比如说上上轮比试,遇到个家伙,也不知那个隐藏门派世家出来的家伙,一声武学练就的全都是暗器,根本不和曾易近身,一上台就拉开距离,不停到对曾易施展暗器,而且那些暗器还都是淬了毒的。

    要不是曾易的龙象般若功依然大成,一身防御堪比老大的金刚不坏神功,而且还有天字刀变换的盾牌,还真顶不住那家伙犹如暴雨般的暗器,就这最后逼的曾易不得不施展出移形换影,突然闪到那家伙身边,这才解决了对手。

    还有上一轮,那家伙一上台就和曾易套近乎,猛夸曾易,说什么非常仰慕曾易,曾易当时就心声警惕,他的名声,自己可是知道,仰慕他这特么的完全就是睁眼说瞎话,当时就想到,那家伙肯定有什么阴谋。

    果然不出曾易所料,那家伙在距离曾易几米的时候,突然对着曾易不远处吐了口口水,幸好曾易当时反应及时,瞬间躲开,结过回头一看,刚刚那家伙吐的口水,在擂台上腐蚀出了一个小洞,还冒气了一阵青烟,曾易瞬间就明白过来,这个玩家是修炼毒功的!

    当然了再厉害的毒功也不上曾易的玄冥神掌,那个玩家最终败在了曾易的掌下,而对曾易的评价是,掌力却强,却有伤天和,成就有限。曾易都懒得搭理他们,别看曾易的实力只有一流巅峰,可是现场那些超一流高手敢硬接他玄冥神掌的,一只手能数过来。

    进入前一百六的玩家,没有一个无名之辈,全都是江湖上叫的出名号的玩家,花前月下惊风等人,不出意外的全部进入了前一百六十,血衣卫的那些家伙,终究还是差了一点,能进前一百六的,只剩下几个人,不过这已经非常不错了,要知道就是风云天下,天香等公会,也就剩下十来人,血衣卫一个小的不能在小的公会,能有好几人走到这一步,足以说明血衣卫的厉害。

    在下一轮的对手,已经确定下来,对手曾易也认识,不过可不是什么好朋友,而是北狼公会的一个高手,此人曾易也接触过几次,基本上和北狼的冲突,这家伙都在,曾易也杀过这货几次,这家伙也是昆仑派的玩家,其主要修炼的武功是昆仑绝学,飞鹰回旋剑法,此剑法乃是昆仑派玄贞子所创,后经融会各家之长弥补了剑法中的破绽。共八八六十四式,每一招都是狠辣无比,盘旋飞舞曲直相乘,好像波浪的四面扩张、变化莫测。

    对这个对手,曾易到也没多大重视,可是比赛的时候,曾易却发现,对方看着是他,没有一点害怕的感觉,反而是自信满满,如果不了解他的实力,这倒也情有可原,可是对手是相当了解他,那出现这样的情况,就有些不正常了。

    “难道这货实力大涨?不应该啊,在大涨能有老子涨的快!那特么的是什么给他的自信?”心中疑惑,表面却依然淡定,“呵呵,这不是那个谁谁谁吗!还真是有缘,这么快就遇到了,话说你在我手底下死了也有几次了吧,劝你一句,主动认输得了,白白掉些熟练度可就得不偿失了!”

    “尼古丁,别太自信,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呢!接招吧!”

    说着,两人便战在了一起,两人激烈的打斗,很快就吸引了种的目光,众看着两人,评头论足。

    “青灵子掌教,那位弟子使得应该就是贵派的飞鹰回旋剑法吧,果真是厉害无比啊!”一个对着昆仑掌教青灵子说道。

    “正是,不过这弟子只能算是略有小成,否则对方绝对接不着刚刚那几招!”昆仑掌教有些自得的抚了抚胡须说道。

    “那是,贵派可是名门大派,绝学当然是非常厉害的!”几个中小门派立即附和道。

    就在这时,另一边的中传来一声,“呵呵,飞鹰回旋剑法是不错,不过想要凭这门剑法,击败姓尼的小子,还不够格吧?”明教之中青翼蝠王韦一笑不屑的说道。其实很多了解曾易实力的,都看得出来,他的对手,确实比不上曾易,只不过不想折了青灵子的面子不说罢了。

    “你!”青灵子被青翼蝠王气的不轻。

    激斗了十几招,对手就被曾易压制住了,“呵呵,我当你又练了什么新招式,却还是老一套,就这点本事想击败我,你是在做梦吗?”

    那人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出招更狠了,连着攻了曾易数招,曾易见招拆招,“哎呀,这几招不错,能让我躲一下了,加油,争取让我拿出一半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