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三章 疗伤

作品:《网游之锦衣卫

    玄冥二老鹿杖客与鹤笔翁,二人自幼同门学艺,从壮到老,数十年来没分离过一天,两人都无妻子儿女,合作无间。两人单独,实力已经很强,曾易刚刚和其对打了几招,感觉的出来,虽然不到超一流高手的境界,可是也差不多了,如果两人合作,实力绝对超过超一流,甚至因为其玄冥神掌阴寒无比,二老联手难觅对手,杨逍、韦一笑曾和二老对掌,都难以承受阴寒掌力。

    不过两人前者好色奸诈,后者愚钝好酒。二人武功卓绝,擅用极阴寒的掌力玄冥神掌,只是热衷于功名利禄,才以一代高手的身分,投身王府以供赵敏郡主驱策,均是王府最强高手。

    只是游戏里,曾易就纳闷了,要知道原著里,两人投靠的可是朝廷,也就是江湖人士所不齿的朝廷鹰犬,可是现在青龙代表的就是朝廷,这两人绝对不会是朝廷的人!

    “玛德!难道这两人投靠了其他势力?”曾易不得而知!

    听闻张三丰和青龙说道玄冥神掌,宋远桥惊道:“这娃娃受的竟是玄冥神掌么?”他年纪最长,曾听到过“玄冥神掌”的名称,至于俞莲舟等,连这路武功的名字也从未听见过。

    张三丰叹了口气,并不回答,脸上老泪纵横,双手抱着无忌,望着张翠山的尸身,说道:“翠山,翠山,你拜我为师,临去时重托于我,可是我连你的独生爱子也保不住,我活到一百岁有甚么用?武当派名震天下又有甚么用?我还不如死了的好!”

    众人皆惊,青龙急忙劝道:“张真人也不要太悲观,世间万物诸事相生相克,总有化解玄冥神掌的方法的,而且江湖上神医很多,说不定有人可以医治这娃娃的伤势呢!”

    张三丰说道:“咱们尽力而为,他再能活得几时,瞧老天爷的慈悲罢。”对着张翠山的尸体挥泪叫道:“翠山,翠山!好苦命的孩子。”抱着无忌,走进自己的云房,手指连伸,点了他身上十八处大穴,接着解开张无忌的衣服,双手抵在张无忌后背,以自己无上内力,镇压驱逐张无忌体内的寒毒!

    过了约几个时辰,只见张三丰脸上隐隐现出绿气,手指微微颤动。他睁开眼来,说道:“莲舟,你来接替,一到支持不住便交给松溪,千万不可勉强。”显然以张三丰的内力,都无法坚持多久!

    武当派的几个高手连续接替,镇压张无忌的体内的寒毒,可是众人也就轮了一天的时间,内力都已消耗一空,看到武当派众人都没有回复,待了一天的青龙,总算是找到了机会,他们师徒舔着脸不走,就是想帮帮武当派,好让他们欠上人情!

    “张真人,我来接替吧,你们内力都没有恢复,我也不能看着这娃娃难受!”说着也不等张三丰拒绝,青龙坐到床上,开始用功帮助张无忌镇压寒毒!

    张三丰为了徒孙,也没有说什么,这个人情算是欠下了!青龙身为超一流高手,实力自然强悍,虽然不如张三丰,可是也坚持了半日的时间!半日之后,青龙收工,他的内力也消耗一空!

    此时这屋子里除了恢复了一些的张三丰,反而要数原本最垃圾的曾易,内力最高了!青龙收工后,对着曾易说到:“你来接替,你不是会使火焰刀吗,用上火属性内力,试试效果!”

    曾易一听,心中一阵惊喜,“师父啊!您总算是没忘了徒弟我!”

    曾易赶紧接替下青龙,坐到张无忌背后,其实原本,张三丰想接班的,他的内力已经恢复了一大半了,也能在坚持几个时辰了,不过一想到就张无忌时,曾易使出的火刀气,心想这样的火属性内力说不定有点作用,也就没说啥,不过也知道,这次的人情算是欠大了,而且还是欠的朝廷锦衣卫的,如果不赶快还清,以后会很麻烦的!

    曾易坐在张无忌背后,使出了自己的内力,按照火焰刀的用功路线,内力聚集于双手,却隐而不发,渐渐的曾易双手发红,散发除了阵阵热量,曾易双手抵在张无忌后背,开始以火焰内力,镇压化解其体内的寒毒!

    张无忌体内的寒毒果然厉害,曾易双手刚刚贴在张无忌的后背,就感受到一股冰冷的寒毒,不由得加大了内力输出,一冷一热两股内力在张无忌体内对质起来,张无忌漏出了痛苦的表情!这样一直持续了一个时辰,眼看曾易的内力就要消耗干净,可是张无忌体内的寒毒,也只是暂时镇压了下去,却怎么也化解不了,曾易明白,除了至刚至阳的九阳神功,这玄冥神掌的寒毒,是如何也驱逐不了的!

    不过也不是没有效果,前面那么多高手,几天几夜不停的镇压这股寒毒,本身寒毒已经被镇压了很多,再加上曾易的火焰刀发威,也暂时压制了寒毒,事到如此,曾易也打算收工了,不过收工也要讲究方法的,剩下一点内力,曾易突然一收功,内力回涌,震得曾易气血上涌,曾易也不压制,直接吐了一小口鲜血!

    众人被吓了一跳,青龙赶紧扶起曾易,不过一模曾易的脉搏,就知道他没事儿了,眼神玩儿味的看了一眼曾易,回头说道:“没事儿,只是内力消耗过大了!”

    这时,张无忌竟然醒了过来,众人大喜,纷纷看向张无忌,张无忌道:“太师父,我手脚都暖了,但头顶、心口、小腹三处地方却越来越冷。”张三丰暗暗心惊,抓着张无忌的手腕,片刻之后安慰他道:“无忌你放心吧,你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你在太师父的床上睡一会儿罢。”抱他到自己床上睡下。

    张三丰和众徒以及曾易师徒,走到厅上,沉默片刻张三丰才开口叹道:“寒毒侵入他顶门、心口和丹田,非外力所能解,咱们这几天的辛苦也只是暂时压制了寒毒,下次发作也不知该如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