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五章 全军覆没

作品:《网游之锦衣卫

    脱脱冷不丁的来了这么一句话,在场众人大惊!一下都愣住了,片刻之后,四人反应过来,曾易拿出一枚烟雾弹,大吼一声:“跑啊!”便将烟雾弹扔了出去,片刻之后,烟雾弹爆炸开来,现场一下烟雾缭绕了,曾易四人二话不说,朝着大殿外跑去!

    曾易四人一动,众人也也都反应过来,这时古儿汗和他的两个儿子唰的一下站了起来,可是刚刚站起身来,三人一阵头晕,便都跌倒在了地上!

    四人眼看就要冲出大殿了,可就在这时,一个人影闪到了四人前面,挡住了四人的去路!曾易定眼一看,正是那个脱脱!“玛德!这些毒,对超一流高手效果不大!布四象大阵!”

    四人行动快速,被脱脱挡住的瞬间,便站到了四个方位,布下了四象大阵,脱脱手持软剑,瞬间攻了上来,最先攻击的就是曾易,软剑瞬间刺到曾易面前,此时曾易也不敢使出移形换影了,一旦他使出移形换影,四象阵法势必不攻自破,那样四人可就一点跑的希望都没有了!

    曾易赶紧转换天字刀的心态,变刀为盾,砰的一声,脱脱手中软剑点在了盾牌上,这次曾易有了准备,没有再被击飞,不过依然气血上涌,一击不成脱脱还想继续攻击,不过此时四象阵法的威力现实了出来,老大三人已经攻向了脱脱,脱脱急忙收剑,回手一剑荡开老三阴剑,老大老四心里大喜,因为他们已经攻上了脱脱!

    曾易没有他们那样乐观,别忘了脱脱还没脱衣服呢!果然老大老四攻到脱脱的瞬间,脱脱消失了,当中剩下了一件薄纱,片刻之后脱脱出现在了老大身后!老大根本没有反应,他还在正经刚刚脱脱的禅衣神功呢!

    眼看老大就要死在脱脱剑下,曾易左手成剑指,大吼一声:“老大低头!”幻阴指已经瞄着老发了出去,听到曾易的吼声,老大及时低头,幻阴指擦着老大的天灵盖,飞了过去!然而脱脱再次使出了禅衣神功,留下一件薄纱,消失在老大身后,片刻出现在了刚刚离开的位置!

    脱脱停在四人中间,看了看曾易,又看了看他手中的盾牌形态的天字刀,俏丽的脸上冷冰冰的说道:“是你!猛哥派你来的?”显然脱脱认出了,曾易这个坏他好事儿的家伙!

    曾易冷笑一声,对古儿汗说道:“猛哥可汗让我给你带个话,你做初一别怪他做十五!正大光明的决战,他奉陪,搞暗杀他也会!”

    听到曾易的话,地上半躺的古儿汗,冷哼一声,却没有说话,就在这时大殿外,传来了动静,老四着急道:“老二该撤了!敌人援军来了,再不走,我们可就走不了了!”

    可是脱脱可不会让他们如此轻易的离开,立即攻了上去,四人压力大增,根本没有机会逃跑,这样下去可不行,曾易对三人说道:“你们先撤,我来顶住!”

    三人也不矫情,知道曾易有奉天成仁,自杀肯定没有死亡惩罚,猛攻脱脱几招后,每人扔了两枚烟雾弹后,三人冲破了大殿殿们,脱脱极速进攻,想拦下仨人,曾易咬牙跟着闪现到了脱脱旁边,变回原样的天字刀,改天劈腿的一刀,斩向脱脱,脱脱停下追击三人的脚步,再次消失,曾易大惊,天字刀横在腰间,一招横扫千军,斩向身后!

    可是身后并没有人,曾易大惊,判断错误,抬头一看,脱脱长剑至上而下,刺向他的天灵盖,想都不想曾易闪现离开原地,脱脱长剑点地,接着冲着曾易一挥,一道剑气飞向了他,曾易来不及再次施展移形换影,只能是将天字刀变成盾牌,挡在身前,剑气击在了盾牌上,曾易再次倒飞出去!几米外曾易停下,胸口一痛,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身受重伤的曾易,已经走投无路,往后一看,古儿汗就在几米外,立即咬牙使出最后力气闪现过去!

    手中握着天字刀,曾易一把抓过了古儿汗,“停手!否则我杀了他!”脱脱停在两人几米外。手里提着古儿汗,曾易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哈哈大笑起来!

    抓了个可汗做人质,这可要好好敲诈一下,到时候拿到好东西,然后在自杀返回京城,计划简直完美,曾易不由的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古儿汗,你”可是就在曾易打算开口要赎金时,突然脚下一软,不由的后退了一步,曾易大惊正要挣扎着抓着古儿汗,哪知脱脱已经上前一剑荡开了曾易的刀,接着一掌击打在了曾易的胸前,曾易在次倒飞出去,倒在地上的曾易已经到了后台,系统提示他毒发加上身受重伤,此时已经昏迷过去!

    刚刚曾易被以身试毒,虽然因为段誉的原因,他的毒抗性大增,可是他毕竟不是段誉,做不到百毒不侵,只是延缓了毒发时间,刚刚剧烈的打斗,在加上身受重伤,潜藏的毒药,一下发作了!弄得曾易奉天成仁都没使出来,只能在心里祈祷,掉的东西,武功熟练度别太多了!

    后台等了半天,也不见复活,曾易心中充满了疑惑!“玛德,难道没死!或者是被人救了?”此时也得不到答案,曾易只能先下线再说了,退出了游戏,曾易便看到三贱客也下线了,惊讶的问道:“你三个不跑路下线干嘛?”

    三人集体翻了个白眼,老三道:“跑你妹啊!刚出大殿没几步,就被射成了筛子!”

    “死了?怎么回事?”

    老大无语的说了一下三人逃亡的经历,当时曾易顶着脱脱,他们三个冲出了大殿,然后就和前来的侍卫迎头装上了,三人也没打斗,直接施展轻功上了房顶,本以为能躲过,没想到被人家几轮齐射,射成了筛子!三人都忘了这里是草原了,几乎人人都会一手了不得的箭支!

    玛德!这波亏大了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