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六章救人

作品:《网游之锦衣卫

    对于那些普通的玩家来说,这群守关的npc简直就是oss,尤其是两个彪形大汉,力大无穷,手里几十斤的大铜锤玩儿的虎虎生威,玩家碰到非死即伤!除了曾易一个趁乱闯关成功,别的没有一个能突出重围的,留下一地的尸体,随后玩家便溃败了,而那两个守关的彪形大汉看到众人跑了,也没在关,他们的任务的是守关,只要众人进西夏,他们就懒得管!

    曾易跑出几里路程,现没人在追,他这才放慢了度,悠闲的骑着旺财走在前往西夏皇城的路上!前行数里,忽然听到左传来一声惊呼,更有人大声号叫,曾易一下认真起来,下马提刀,警戒起来!

    曾易向嚎叫声传来处奔去,转过几个山坳,见是一片密林,对面悬崖之旁,出现一片惊心动魄的情景:

    一大块悬崖突出于深谷之上,崖上生着一株孤零零的松树,形状古拙。松树上的一根枝干临空伸出,有人以一根杆棒搭在枝干上,曾易一看,那人竟是段延庆。他左手抓着杆棒,右手抓着另一根杆棒,那根杆棒的尽端也有人抓着,却是南海鳄神。南海鳄神的另一支手抓住了一人的头,乃是穷凶极恶云中鹤。看到这里曾易一阵头皮麻,也不知那云中鹤疼不疼?

    云中鹤双手分别握着一个少女的两只手腕。四人宛如结成一条长绳,临空飘荡,不论哪一个人失手,下面的人立即堕入底下数十丈的深谷。谷中万石森森,犹如一把把刀剑般向上耸立,有人堕了下去,决难活命。

    看到这情况,曾易立马激动起来,没想到他这福源还能遇到这样的事儿,这简直就是给他送三杀啊,只要他现在上去,威胁一下,让他们给点好处,否则砍断树枝,想来四大恶人,一定会给些好处的!

    就在曾易冲到半路时,突然一阵风吹来,将南海鳄神、云中鹤、和那少女三人都吹得转了半个圈子。曾易一下看清了那个女子的相貌,竟然是王语嫣!“我靠!我就说这段怎么那么熟悉呢!原来是王语嫣自杀的情节啊!”

    曾易赶紧冲了上去,结果现一个头大身矮的胖子手执大斧,正在砍那松树。竟然有人和他一样的打算,曾易正准备出手解决这个胖子,不想下面又来人了!

    曾易回头一看,正是段誉虚竹等人,此时虚竹也看到了涉险的王语嫣,一下着急起来,大喊一声,当即一跃下马,抢着奔去。来到那松树边!不远处边看到了曾易和那个砍树的胖子,也来不及和曾易这个二哥打个招呼,对那胖子说道:“喂,喂,你干什么?你快放下斧头!”那矮胖子毫不理睬,只是一斧斧的往树上砍去,每砍一斧,松树就摇晃一下,挂着的四人也跟着晃动一下,段誉更加着急,急忙伸出手指,就想运行内力,施展六脉神剑,解决了那个胖子,可是关键时刻,他的六脉神剑又不管事儿了,连续试了几次,还是不管事儿,段誉一下慌了!

    就在这时,突然一道指力,从段誉耳边划过,冲向了那个胖子,一旁的曾易出手了,看段誉虚竹等人过来,曾易就知道自己的威胁计划无法实行了,索性出手帮一把!

    那胖子身手也还不错,曾易出手已经感觉到了,微微侧身,提起手中大斧,一下挡住了曾易的幻阴指!曾易也没想着一招制服胖子,幻阴指出手后,人已经移形换影到了胖子身边,天字刀顺势抽出,一个刁钻的角度,瞬间斩在那胖子的脖子上,胖子一下掉下了山崖,接着曾易天字刀回鞘,微微俯身,一把抓住段延庆的铁杖,一用力四个掉在悬崖上的人已经被他拉了上来!

    这时虚竹等人也冲了上来,看到曾易,虚竹一阵惊喜:“二哥!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

    “你们也来西夏参加银川公主招驸马?”

    “是啊!二哥你也来参加啊!”

    曾易还没回答,一旁的段誉一看王语嫣上来,连个招呼都不和曾易打,直接跑过去抱起了王语嫣!王语嫣悠悠醒来,“这是在黄泉地府么?我……我已经死了么?”

    南海鳄神怒道:“你这个妞儿当真胡说八道!倘若这是黄泉地府,难道咱们个个都是死鬼?我说小妞儿啊,好端端地干甚么寻死觅活?你死了是你自己甘愿,却险些儿陪上我把弟云中鹤的一条性命。云中鹤死了也就罢了,咱们段老大死了,那就可惜得紧。就算段老大死了也不打紧,我岳老二陪你死了,可真是大大的犯不着啦!”

    段誉柔声安慰:“王姑娘,这可受惊了,且靠着树歇一会。”王语嫣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双手捧着脸,低声道:“你们别来管我,我……我……我不想活啦。”

    然后段誉就是一阵安慰的话,说的那叫一个温柔,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曾易等人还在旁边呢,这才扶起王语嫣走到曾易身边:“二哥!刚刚多谢你了!没想到在这里能见到二哥你!”

    “玛德!现在才注意到老子?”曾易对段誉也是无语,这家伙一见到王语嫣,整个人魂都要丢了,典型的一见女人就腿软的家伙!

    众人一起上路,人一多,这度自然就慢了,眼看天色暗了,众人好不容易找才在一座庙宇中得到借宿之所,男人挤在东厢,女子住在西厢。

    夜晚众人吃过晚饭后,便都入睡了,赶了一天的路程众人都累了!当然这里面不包括曾易和段誉,段誉自见到王语嫣后,又是欢喜,又是忧愁,这晚上翻来覆去,却这么也睡不着,而曾易则是知道即将要生的事儿,所以根本就没打算睡!

    月光从窗格中洒将进来,一片清光,铺在地下。难以入睡的段誉,悄悄起身,走到庭院之中,片刻之后,曾易一下睁开了双眼,悄悄跟了出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