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六章 事了

作品:《网游之锦衣卫

    曾易嘴上故作大方,说算了,心里可不这样想,否则他就不会说小无相功的事儿了,曾易也是看虚竹这人,心善,做了对不起别人的事儿,心里不好受,万分愧疚,这才说了他的小无相功不全的事儿!

    说完,曾易叹了口气,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唉声叹气的说道:“挨!也怨我命差,不像两位兄弟似的,都有奇遇或者家传绝学,我出生平凡,好不容易得到一门绝学,还是不完整的,本想让童姥他老人家,指点一下缺失的部分,不想现在童姥也仙逝了!哎......不说了,喝酒!”

    豪迈的端起酒杯再次喝了一大口,段誉和虚竹两人也赶紧端起酒杯喝了下去,喝完曾易偷偷看着虚竹,虚竹刚学会喝酒,还有点不习惯这么大口的喝,擦了擦嘴角放下酒杯,说道:“尼施主!......”

    “这样可就见外了,别叫我尼施主了,你是我夫人的师兄,大家是一家人,叫我名字就好了!”曾易感觉这虚竹还有点深分,赶紧开口拉关系!

    一旁的段誉和了一大口酒,欢喜的对虚竹说道“仁兄不如咱们结拜为异姓兄弟吧,我们还有一位结义金兰的兄长,姓乔名峰,此人当真是大英雄,真豪杰,武功酒量,无双无对。仁兄若是遇见,必然也爱慕喜欢,只可惜他不在此处,否则咱四人结拜为兄弟,共尽意气之欢,实是平生快事。”

    虚竹见段誉性格开朗,为人向善,心中很是欢喜,再加上曾易又是他师妹的夫君,点头说道:“咱三人便先结拜起来,日后寻到乔大哥,再拜一次便了。”段誉大喜,道:“妙极,妙极!兄长几岁?”

    三人叙了年纪,曾易还是老二!“妈的!老子是离不开老二这个坑了!”虚竹段誉两人起身行礼,叫道:“见过二哥!”

    曾易也赶快起身,扶住两人:“两位贤弟!”

    三人相视而笑,举杯干了手中的美酒!喝下这杯酒,虚竹终于发话了,抬头看着曾易说道:“二哥!你修炼的小无相功不全,也不用伤心!李秋水师叔,临走之前,已经把这门绝学传给我了!我这就把最后一本告诉哥哥。”

    “特么的!你终于开窍了啊,不枉我又是哭穷,又是拉关系的!”一听虚竹这话,曾易心中的喜,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可是表面上,又开始装逼了,故意沉思了一下,说到:“这样不太好吧,毕竟两位前辈把武功传给了三弟你,你不经两位老人家的同意,传给我,会影响你的声誉的!毕竟我也!不是灵鹫宫弟子”说完曾易心里就后悔了,“艹!都这时候了,我特么的装啥逼啊!要是虚竹真不传了,我就是挖坑给自己跳啊!”

    虚竹一听,曾易为了他的声誉,竟然甘愿放弃,心中大为感动,说道:“二哥你就放心吧,两位老前辈已经仙逝,再说了二哥是小师妹的夫君,也算是咱们灵鹫宫的人了,传给二哥,并不违反门规!”

    曾易可不敢在装逼了,“这......好吧,那哥哥多谢三弟了?”曾易说完,虚竹便在曾易耳边念叨起了,小无相功的最后一本内容,虚竹倒也不怕段誉偷听,一方面是知道段誉不是那种人,另一方面,不知道破解密码,一般人还真听不出那是一本秘籍来!

    说实话,曾易知道破解密码,早就从王语嫣哪里弄到了,可是就虚竹念叨的那些内容,破解了曾易也!不知道他在说啥,就在这时,系统提示来。

    系统提示:玩家跟随虚竹,学习小无相功追后一本,请问是否确定学习!

    这当然是确定了,曾易赶紧选择了确定,系统提示又来了,系统提示:玩家学会完整版小无相功,小无相功绝学级内功,玩家目前等级,两层!

    “苦尽甘来啊!”曾易心中已经激动的不行了,一下子把虚竹吸他内力的事儿,给忘了!

    心情大好的三人,不由自主的就喝多了,觥筹交错,三人一直喝到了后半夜,甚至喝到曾易都没下线,直接在游戏里睡着了!

    第二天天亮,曾易悠悠醒来,晃了晃还有些发晕的脑袋,四处一看,竟然在小雪花的房间里!小雪花正在一边逗弄她的泰迪呢,这小畜生,长得很快,跟着小雪花也没多长时间,现在已经有一米高了,长得也越来越像他老爸老妈了,只是那一头脏辫儿,怎么看怎么怎么搞笑!

    曾易起身,小雪花立马察觉到了,噘着嘴说道:“大叔!你们男人干嘛爱喝酒呢?又不好喝还难受!”

    “......”这话曾易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一开始喝酒,其实就是在装逼,只是喝着喝着,就特么的懂得品尝了!

    穿着衣服,还是在游戏里,睡了一夜,曾易浑身说不出的难受,起身活动了一下,对小雪花说道:“你这么不把我的衣服给脱了啊,这样睡很难受的,你看看人家梅兰竹菊四姐妹,!不仅伺候虚竹脱了衣服,还给他洗了澡呢!”

    小雪花脸上一红白了曾易一眼:“哼!臭大叔,还想让我给你洗澡?以后你在这样,不让你进门,让你在外面过夜!”

    “......”

    到此,曾易他们的目标都已经达成,老三的阴阳磁极剑,也弄到了,曾易的小无相功也补全了,在待在灵鹫宫,也没什么事儿了,曾易还想着他的龙舌弓呢,于是对小雪花说道:“我要回京城了,你回不回?”

    “我当然要回去了,待在这里干嘛?”

    两人去找虚竹道别,虚竹对两人再三挽留“二哥,师妹!你们多待些日子吧,段誉起早已经下山,你们在走了,就剩我自己了!”

    曾易可没那闲工夫陪着他,嘴上说道:“不了!哥哥京城还有事儿,就先走了,往后日子还长着呢,咱们以后在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