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七章擂鼓山

作品:《网游之锦衣卫

    时间飞快,两天的时间转眼而逝,到了去河南擂鼓山赴会珍珑棋局的日子,河南擂鼓山是聋哑门的驻地,掌门就是摆下珍珑棋局的,逍遥派掌门无崖子的首徒、聪辩先生苏星河。

    当年苏星河被师弟丁春秋胁迫,为免门下弟子遭丁春秋所害,便将其全部遣逐。后来为躲避丁春秋缠绕,更装聋扮哑,创立聋哑门,收了一批聋哑之人为弟子。

    这聋哑门也收玩家弟子,开始还有玩家加入,想着这苏星河是无崖子的大徒弟,也许有机会接触到无崖子,说不定就抢了虚竹的奇遇,从此变身高富帅,走上人生巅峰!

    结果坚持了几天,玩家都叛逃了,要说这聋哑门,倒也不错,苏星河武功没有丁春秋厉害,却精通琴棋书画,医学占卜,对有些喜欢这些的玩家倒也不错,不过坑爹就坑在这聋哑门的门规上,加入的玩家竟然会被禁言,而且整个门派都是聋哑人,这你让玩家咋玩儿?一天不说话,两天不说话,玩家们都忍了,结果再往后实在忍不了了,纷纷选着了背叛师门!到最后只剩下几个现实里就是聋哑人的玩家了,整个门派的玩家加起来都不超过十人,比锦衣卫玩家都珍惜,简直就是大熊猫级别的!

    曾易带着林平之,一路奔波,来到了河南境内!珍珑棋局的吸引力果然很大,整个擂鼓山附近聚集无数的玩家,这些人大多数是没有资格上山的,可是也想搏一搏,看看有没有机会上去,这才聚集在这里。

    来到擂鼓山下,前行数里,地势越来越高,终于马匹也无法在上去了,两人下马步行前往,大概走了小半个时辰,来到一地,见竹荫森森,景色清幽,山涧旁用巨竹搭着一个凉亭,构筑精雅,极尽巧思,竹即是亭,亭即是竹,一眼看去,竟分不出是竹林还是亭子。

    亭子中央放着个躺椅,只见一个身形魁伟的老者躺在上面,一手还拿着扇子,正闭目养神呢,他下首坐着八个中年人,其中一个曾易还认识,是哪为阿朱疗伤救命过的薛神医!而在外面围着一圈奇装异服杀马特造型的人!

    走个半个时辰,曾易也有些累了,便想去亭中歇息片刻,不想在老远就被那群杀马特非主流,给拦了下来,曾易都懒得理会这些小喽喽,身后的林平之自动动手了,也不出剑,起脚踹了几下,几个小喽喽便飞了出去,小喽喽们见到林平之身手如此了得,也不敢上前

    而是在哪里叫骂起来,“嗨嗨!你们完了,竟敢得罪我们星宿派,就等着毒发身亡而是吧!”

    “星宿派!”曾易看了看亭中老者,一下知晓了其身份,估计十有**是丁春秋了,而他下首的八个中年男子,肯定就是苏星河的几个徒弟了,江湖人称,函谷八友!

    遇到这个老毒物,曾易也懒得在休息,直接带着林平之上山了,很快来到一处峡谷,峡谷正中,坐这个糟老头子,糟老头四周围着一圈,而且看服装都是来自各派的和玩家。曾易估计这老货十有**就是,聪辩先生苏星河了!

    快走几步来到苏星河面前,曾易拱手说道:“指挥使青龙座下弟子,锦衣卫百户尼古丁,见过聪辩先生,家师公务繁忙,无法亲自前来赴会,派我来参加珍珑棋局,还望聪辩先生赎罪!”

    苏星河现在还在装哑巴,看了看曾易,只是微微笑了一下,便没有了动作!

    曾易看向四周的那群人,大多是不屑的眼神看着他,毕竟朝廷鹰犬,和这些大派很不对付,而玩家的表情就很丰富了,有羡慕嫉妒的,有怨恨的,也有不屑的。

    曾易也不在乎众人的眼神,和林平之站到了一旁,便在此时,又有几人走上山来,曾易一看是他那个风流的三弟段誉,段家也是江湖有名的大家族,自然也得到了苏星河的邀请,段誉拜见过苏星河,便见到了曾易,高兴的站到了曾易身边,“二哥!没想到你也来了!”

    “恩,来看看,这可是江湖一大盛事啊!”两人聊天的时候,陆续的又来了些人,鸠摩智,慕容复,都到了,自从慕容复出现,段誉就开始心不在焉了,目光不时注意这慕容复身边的王语嫣,段誉对王语嫣的爱慕之情实在是太深了!

    看着他心痒难耐,曾易说道:“想去,就去吧,打个招呼也好啊!”段誉不好意思的犹豫了一下,然后屁颠屁颠的跑到了王无语身边!

    这时突然传来了一阵嘈杂声,一群人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里,正是曾易山下遇到的那群杀马特非主流,这些人抬着丁春秋,吹啦弹唱,嘴里吆喝着:“星宿老仙,法力无边神通广大,法驾中原。”对于丁春秋这样强行自带的行为,曾易表示一万个服!

    被丁春秋挟持的函谷八友,一见到坐着的苏星河立马跑着上前,跪倒在地上,“师傅!弟子没用,给您丢脸了!”

    丁春秋缓缓起身,走向苏星河:“师兄!你进来还好吗?”苏星河没有搭理他,头转向了一边,丁春秋看着苏星河,片刻说道:“奥!我怎么能把这件事给忘了呢!师兄不会说话,也听不到我说话的!”

    跪着苏星河面前的八个人,一下受不了了,当中的薛神医,叫道:“丁春秋,你侮辱我们也就算了,不许对我们师傅不敬!”

    丁春秋笑了笑,看着他们八个:“你们还真是好徒弟啊,师兄!这么好的弟子,就被你赶出了师门,我还真羡慕你啊!”

    丁春秋缓缓走到了苏星河面前,八个人一下跳了起来,“丁春秋,你想干什么?”

    “放肆!怎么跟你师叔我说话呢!别忘了你们身上的毒!”

    八人倒也硬气:“为了师傅!死又算什么呢!”

    丁春秋突然出手,打了薛神医一耳光说道:“我只是想和我师兄叙叙旧,你们紧张什么,紧张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