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五章 段延庆

作品:《网游之锦衣卫

    小雪花蹦蹦跳跳跑到了古笃诚身边,古笃诚此时已经神智有些不清醒了,努力睁开疲惫的眼睛,看了小雪花一眼,“你,你们,你们怎么还不去啊!侯爷,侯爷有危险啊!”

    “是大叔让我来的!他说看你太痛苦,让我送你上路,你变成鬼了,不要来找人家啊,你去找大叔!”说完双手翻动,天山六阳掌,打在了古笃诚的胸前,古笃诚眼睛顿时瞪大,接着就没动静了。

    曾易干净催促小雪花,“快,在他身上找一找,有没有爆出什么好东西来!”

    “奥!”翻腾了半天,小雪花从古笃诚身上找出了几十两银子,和一本秘籍,秘籍是一本高级斧法狂风斧法,曾易也没想到古笃诚的武功竟然爆了出来,只能说人家的福源太强大了!高级斧法算上几十两银子,曾易为小雪花花的钱,总算是回来了,而且还大赚一笔!“妈的!这波不亏!”

    超度了古笃诚,曾易带着小雪花,依照古笃诚讲的路径,前往了小镜湖方竹林。

    两人一口气便走出九里半路,远远望见高高耸起的一座青石桥。走近桥边,旁边果然有座木桥,赶紧通过木桥,继续前行。

    自过小木桥后,道路甚是狭窄,有时长草及腰,甚难辨认,若不是那古笃诚说得明白,这路也还真的难找。也怪不得丐帮的玩家找不到这里呢。又行了小半个时辰,望到一片明湖,曾易放慢脚步,走到湖前,但见碧水似玉,波平如镜,不愧那小镜湖三字。

    就在两人驻足,欣赏这美景之时,突然冲出几人,把两人围了起来,曾易大惊,立马抽刀警戒,仔细一看竟是段正淳的几个家将,几人也认出了曾易,大声说道:“侯爷!不是四大恶人!”

    曾易四处一看,不远处竹林中站着几人,真是段正淳等人,曾易赶忙拱手说道:“见过侯爷!”

    段正淳走上前来,仔细打量了一下曾易,开口说道:“原来是贤侄啊,贤侄怎会来此?”

    “启禀侯爷,我在信阳遇到了重伤的古笃诚,他说侯爷也难,让我赶快前来。”

    这时不远处的乔峰也看到了曾易,朗声大笑:“哈哈!二弟,没想到在这里也能遇到你!”

    曾易一看,乔峰果然在这里,真要回答乔峰,这时忽听得远处一声长吼,跟着有个金属相互磨擦般的声音叫道:“姓段的龟儿子,你逃不了啦,快乖乖的束手待缚。老子瞧在你儿子的面上,说不定便饶了你性命。”

    一个女子的声音说道:“饶不饶他的性命,却也还轮不到你岳老三作主,难道老大还不会发落么?”又有一个阴声阴气的声音道:“姓段的小子若是知道好歹,总比不知好歹的便宜。”

    这次四大恶人是真的来了!几个家将立马把段正淳护了起来。家将中的巴天石朗声道:“云兄别来无恙?别人的功夫总是越练越强,云兄怎么越练越差劲了?下来吧!”说着挥掌向树上击去,喀嚓一声响,一根树枝随掌而落,同时掉下一个人来。这人既瘦且高,正是穿凶极恶云中鹤。

    便在此时从湖畔小径走来的三人。那三人左边一个蓬头短服,是凶神恶煞南海鳄神右边一个女子怀抱小儿,是无恶不作叶二娘。居中一个身披青袍,撑着两根细铁杖,脸如僵尸,天是四恶之首,号称恶贯满盈的段延庆。

    曾易站在乔峰身边看着段延庆,心里忍不住想:“这可是隔壁老王,来找隔壁老段吗?”这两人也是没谁了,段正淳一辈子给别人带了无数绿帽子,结果没想到,段延庆偏偏给他带了绿帽子!难道这是大理段氏的传统?

    段延庆武功高强,几个家将自知不是对手,一人大声说道:“主公,这段延庆不怀好意,主公当以社稷为重,请急速去请天龙寺的众高僧到来。”

    “虚张声势!”段延庆根本不上当。

    微微一笑,说道:“我大理段氏自身之事,却要到大宋境内来了断,嘿嘿,可笑啊可笑。”

    叶二娘笑道:“段正淳,每次见到你,你总是跟几个风流俊俏的娘儿们在一起。你艳福不浅哪!”段正淳微笑道:“叶二娘,你也风流俊俏得很哪!”

    南海鳄神怒道:“这龟儿子享福享够了,生个儿子又不肯拜我为师,太也不会做老子。待老子剪他一下子!”从身畔抽出鳄嘴剪,便向段正淳冲来。

    萧峰听叶二娘称那中年人为段正淳,而他直认不讳,果然所料不错,转头低声向阿朱道:“当真是他!”阿朱颤声道“你要从旁夹攻,乘人之危吗?”萧峰心情激动,又是愤怒,又是欢喜,冷冷的道:“父母之仇,恩师之仇,义父、义母之仇,我含冤受屈之仇,哼,如此血海深仇,哼,难道还讲究仁义道德、江湖规矩不成?”

    曾易在一旁听的清清楚楚,开口说道:“大哥!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段正淳此人武功也就那样,可没有实力杀那么多高手啊!”

    “我亲口听马夫人讲的,还能有假?”

    “马夫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大哥还是谨慎行事吧,如果不是段正淳干的,段正淳贵为侯爵,大哥杀了段正淳,朝廷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到时候我怕怪罪于草原契丹部落,又免不了一场大战啊!”

    听了曾易的话,乔峰沉默下来。

    现场打的激烈,段正淳的几个家将对上了四大恶人,然而并不能打不过,几个家将苦苦相抵,片刻之后,便都已经受伤。段正淳见几个家将都身受重伤,又觉妻女在此,愧对诸人,一挺长剑,飘身而出,指着段延庆道:“你要杀我,尽管来取我性命便是。我段氏以仁义治邦,多杀无辜,纵然得国,时候也不久长。”

    萧峰心底暗暗冷笑:“你嘴上倒说得好听,在这当口,还装伪君子。”

    段延庆铁杖一点,已到了段正淳身前,说道:“你要和我单打独斗,不涉旁人,是也不是?”段正淳道:“不错!你不过想杀我一人,再到大理去杀我皇兄,是否能够如愿,要看你的运气。我的部属家人,均与你我之间的事无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