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 林平之大战乔峰

作品:《网游之锦衣卫

    突然出现的怒斥声,下了曾易和段誉一条,而乔峰则反应迅速,一把拉着两人,甩到了他身后,两人都蒙了,还好曾易反应过来,拉着段誉趴到在了乔峰身后。

    紧跟着怒斥声而来的是一把利剑,一道寒光闪过,一把剑直刺向乔峰!乔峰喝道:“尔敢!”睡着挥掌凌空拍出,掌力疾吐,便如有一道无形的兵刃,袭向攻来的一剑。

    持剑之人速度飞快,空中闪身到一边,利剑轻点地面,身体也不落地,整个人再次飞向乔峰,见到来人轻松躲开他的一掌,乔峰也正视起来,双掌一翻,胸前合二为一,对着来人挥出,只听见一声龙吟声,一只内力组成的透明巨龙冲向来人!

    曾易满脸羡慕的看着乔峰,这降龙十八掌,果然名不虚传啊!

    在看来人,速度突然剧增,整个身形都模糊了,在空中留下一片残影,那人再次躲过乔峰的一掌,连续躲开乔峰两掌降龙十八掌,那人也是高手,自然引起了曾易的注意,一看,突然曾易发现,那人的剑法,怎么如此熟悉呢,回想一下,曾易双眼突然睁大,“靠!这不是林平之的辟邪剑法吗!”仔细一打量来人,不是林平之还能是谁!

    “妈的!他怎么来了?”曾易心中充满疑问,不过也不敢在做缩头乌龟了,两人都是他笼络的高手,伤了一方,他夹在中间会很尴尬的!

    赶紧跳了出来,“误会!误会!两位别打了!乔大哥,林兄弟!你们都别打了,误会啊!!!”

    此时乔峰使出了,降龙十八掌的亢龙有悔,一条龙再次攻向林平之,林平之依然凭借诡异的速度闪到了一边,哪知道乔峰双章一收,那条冲出去的龙,竟然回头攻向林平之的后背,眼看林平之危险了,这时两人都听到了曾易的呼喊声!

    听到曾易的叫声,乔峰及时收回掌力,林平之也趁机闪开,曾易立马站到了两人中间,防止他们在打起来“误会!误会!乔大哥,这位是我的同事好朋友,平之这位是我的结拜大哥!”赶紧为两人做了介绍!

    这时两人才放下戒备,乔峰收回双掌,林平之收回宝剑。曾易赶紧问到:“平之,你怎么来了?”

    “尼大哥!我看你追逐两人,还以为他们冒犯了你,所以追了过来!”

    “奥!这样啊,哎!也怪我,走之前忘了跟你们说一声了,我们只是在比试脚力罢了!”曾易抹了抹头上的冷汗。

    这时段誉也跑了出来,紧张的看着乔峰:“大哥!你没事吧?”

    “大哥没事,三弟不要着急!”接着乔峰对林平之说道:“这位兄台,好俊俏的剑法啊!”

    林平之两眼无神的对着前方,段誉看着林平之的样子,说道:“这位兄弟,怎能如此目中无人!”

    “哎三弟误会了,我这朋友眼睛受伤看不到,只因练了着听音辨位,才显得和常人无异罢了!”

    听了曾易的话,乔峰和段誉漏出原来如此的表情,在无生气的样子!而林平之一直冷冰冰的,好像这家伙除了和曾易笑脸相迎外,对其他人都是冷冰冰的,连青龙也不例外!

    就在此时,一阵马匹奔跑声传来,乔峰再次警戒起来,曾易看了看,老远骑马奔跑过来的十来人,对乔峰说到“大哥!不要着急,这些都是我的下属,估计也是误会了,才来的这里!”

    片刻十来人,奔跑到了曾易不远处,众人下马,来到曾易面前。拱手低声说道,“大人!您没事儿吧!”

    “没事,都是自己人!”

    误会解开。众人也不是记仇之人,都放下了心中的不快,乔峰对着曾易和段誉说到:“两位兄弟,既然误会解开了,那咱们会无锡城,继续喝酒去!”

    听到回去还要喝,段誉想到了,刚才使用六脉神剑,欺骗人家乔峰,此时感觉已经结拜为兄弟,就得坦诚相待,于是说到:“大哥,小弟和你赌酒,其实是骗你的,大哥莫怪。”当下说明怎生以内力将酒水从小指“少泽穴”中逼出。乔峰惊道:“兄弟,你这是神脉神剑的奇功么?”段誉道:“正是,小弟学会不久,还生疏得紧。”

    乔峰呆了半晌,叹道:“我曾听家师说起,武林中故老相传,大理段氏有一门六脉神剑的功夫,能以无形剑气杀人,也不知是真是假。原来当真有此一门神功。”

    曾易在一旁笑着说到:“确实有这门功夫,他修炼之时,还是我亲眼所见,不过三弟练的有些生疏,现在这功夫除了和大哥赌酒时作弊取巧之外,其实也没什么用处。他给鸠摩智那和尚擒住了,就绝无还手余地。”

    段誉不好意思的说到:“世人于这六脉神剑渲染过甚,其实失于夸大。大哥,酒能伤人,须适可而止,我看今日咱们不能再喝了。”

    乔峰哈哈大笑,道:“贤弟规劝得是。只是愚兄体健如牛,自小爱酒,越喝越有精神,今晚大敌当前,须得多喝烈酒,好好的和他们周旋一番。”

    说着众人重回无锡城中,这一次不再比拚脚力,并肩缓步而行。

    段誉心情不错,可是还是不由自主的想起王语嫣,想到王语嫣就想到那个什么慕容复,忍不住问乔峰:“大哥!你先前认我是慕容复,难道你们两个江湖齐名之人,不认识?”

    乔峰道:“确实不认识!我素闻姑苏慕容氏的大名,这次来到江南,便是为他而来。我有一个至交好友,两个多月前死于非命,人家都说是慕容复下的毒手。”

    曾易皱着眉头说道:“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乔峰道:“不错。我这个朋友所受致命之伤,正是以他本人的成名绝技所施。”说到这里,声音哽咽,神情酸楚,他顿了一顿,又道:“但江湖上的事奇诡百出,人所难料,不能单凭传闻之言,便贸然定人之罪。愚兄来到江南,为的是要查明真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