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 比脚力

作品:《网游之锦衣卫

    曾易实在拼不过两人,晃了晃脑袋,假装不胜酒力,放弃了在喝酒,两人也没说什么,继续拼酒!两人你一碗,我一碗,喝了个旗鼓相当,只一顿饭时分,两人都已喝了三十来碗。

    段誉自知手指上玩弄玄虚,这烈酒只不过在自己体内流转一过,瞬即泻出,酒量可说无穷无尽,但那乔峰却全凭真实本领,眼见他连尽三十余碗,面不改色,无半分酒意,心中好生钦佩,喝到四十大碗时。

    曾易实在憋不住了,人家两人喝的痛快,众食客看的佩服,他夹在中间很尴尬的!

    “两位!这都喝了有四十多碗了吧!”

    乔峰笑道:“兄台好记性,这都数的清楚!”曾易笑道:“你们二人棋逢敌手,将遇良材,要分出胜败,只怕很不容易。这样喝将下去,也不是办法,再这样想去,怕我这位兄弟的银两不够啊!”

    段誉原本还想说他的银子足够,可是又想想,如此比拚下去,他自是有胜无败。但这汉子饮酒过量,未免有伤身体。于是附和曾易道:“哥哥说的是!”说着掏出了些许银两,扔在桌上!

    乔峰笑了笑,没有再喝,起身对两人说到:“二位好武艺,不如我们比比脚力?”乔峰刚刚知道两人听到了他和下属谈话,明白两人内力不低,这才提议比试脚力!

    乔峰说完便飞身出了酒店,段誉紧跟着也跳了出去,曾易暗骂两人闲的蛋疼,也飞了出去!

    三人中,曾易就是个弱鸡,人家乔峰武艺高强,堪称年轻一代的第一人,段誉命好,弄到了凌波微步这等绝学身法,只有曾易拼尽全力,苦苦跟着两人!

    在说楼下的众位锦衣卫,见到三人飞出窗外,曾易追着两人,还以为发生什么意外了呢!林平之急忙起身追了上去!剩下的众人脚力有限,只能骑马追逐。

    片刻三人出了城,奔向了一片树林,人家乔峰凭借雄厚的内力,一路上飞在头顶上,段誉有凌波微步,轻松的穿行在人群,树林中间!只有曾易在城里的时候,街上有行人阻挡,没办法只能高声呼喊:“都特么的让开!撞死人不管啊!”出了城,到是没人阻挡了,结果杂草纵深,也没法跑快,只能边跑边挥刀砍着,身前的杂草。

    人家两人齐头并进,而曾易越落越远,幸好他还有点实力,要是换了别的普通往家,连吃灰都资格都没有!

    这一跑,就是十几里路,再跑下去,曾易都打算骑马作弊了,远远的看到两人终于停下,乔峰看着他旁边的段誉说道:“慕容公子,乔峰今日可服你啦。姑苏慕容,果然名不虚传。”

    段誉听他叫自己为“慕容公子”,忙道:“小弟姓段名誉,兄台认错人了。”

    乔峰神色诧异,说道:“什么?你你不是慕容复慕容公子?那后面的是段誉?”说着指了指离两人还很远的曾易。

    段誉忙说到:“不是,那是一个对我照顾有加的哥哥。叫尼古丁!”

    段誉开始也是以为乔峰就是慕容复呢,此时听说,他自称乔峰,不是他的情敌慕容复,心中对乔峰好感大增,道:“小弟是大理人氏,初来江南,便结识乔兄这样的一位英雄人物,实是大幸。”乔峰沉吟道:“嗯,你是大理段氏的子弟,难怪,难怪。段兄,你到江南来有何贵干?”

    段誉道:“说来惭愧,小弟是为人所擒而至。”当下将如何被鸠摩智所擒,遇到阿碧阿朱以及王语嫣等事一一说明,其中重点说了,曾易数次冒死前去就他的事儿!段誉长话短说,却也并无隐瞒,对自己种种倒霉的丑事,也不文饰遮掩。

    此时曾易才姗姗来迟,跑到两人身边一屁股坐在地上,“呼呼!你你们也太能跑了,哎呀,累死我了!呼”

    乔峰听了段誉的话,又看了看地上累成狗的曾易,说道:“段兄,你这人十分直爽,我生平从所未遇,尼兄弟重情重义,为了兄弟不畏生死,我与二位一见如故,不如咱们结为金兰兄弟如何?”段誉喜道:“小弟求之不得。”说完看着曾易!

    曾易惊讶的看着两人,心里“这!比我都特么的随便,果然都是江湖中人,一言不合就结拜,那就结呗!”脸上故作惊喜的说到:“甚好!甚好!”

    三人叙了年岁,乔峰比段誉大了十一岁,曾易夹在中间,乔峰自然是兄长了,段誉老曾易再次屈居老二。当下撮土为香,向天拜了八拜,起身,三人均是不胜之喜。段誉叫道:“大哥,二哥!”乔峰回道:“二弟,三弟!”曾易脸上带着笑容说道:“大哥,三哥!”

    其实心里吐槽道:“妈的!老子咋又是老二啊!就这么和老二有缘吗?但愿以后填上虚竹,能摆脱老二的命运吧!”

    三人结拜完成,段誉道:“小弟在松鹤楼上,私听到大哥与敌人今晚订下了约会。小弟虽然不会武功,却也想去瞧瞧热闹。大哥能允可么?”

    曾易也不想说啥呢,这个段誉就不能消停一会儿吗?他消失这么长时间了,他老子老妈,都担心成一堆了,他到好一点也没有回去的打算。

    乔峰向他查问了几句,知他果然真的丝毫不会武功,不由得啧啧称奇,道:“贤弟身具如此内力,要学上乘武功,那是如同探囊取物一般,绝无难处。贤弟要观看今晚的会斗,也无不可,只是生怕敌人出手狠辣阴毒,贤弟千万不可贸然现身。”段誉喜道:“自当遵从大哥嘱咐。”乔峤笑道:“此刻天时尚早,你我兄弟三人回到无锡城中,再去喝一会酒,然后同上惠山不迟。

    听到还要喝酒,曾易的胃不由的抽搐了几下,感觉听到“酒”字都有想吐的感觉!

    就在三人准备返回无锡城之时,突然传来一声暴怒声:“恶贼!放了尼大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