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章偶遇

作品:《网游之锦衣卫

    曾易见到段誉,其实原本不想和他打招呼的,这个段誉就是特么的麻烦的象征,跟他在一起都擦了多少屁股了。不过曾易又好奇,他走后发生了什么事儿,段誉不是跟着他的女神吗?怎么现在满脸忧愁,独自来喝酒了?

    曾易对桌上的众人说道:“你们吃,我看到个熟人,上去打个招呼!”

    还没动作,一旁的林平之急忙站起来,说到:“尼大哥!我和你一起去吧!万一遇到意外,也好有个照应。”

    曾易无语的看着林平之,心里:“靠!老子不就是去见个熟人吗,能有什么意外,再说了老子也不是泥捏的!”

    嘴上说到:“不用!就是个熟人,能有什么意外!”说完不等林平之说话,起身走向二楼。

    走上二楼,一眼就看到,倚着楼边栏杆自斟自饮的段誉,不知为何,曾易突然感觉,一股凄凉孤寂之意袭上心头。着段誉其实也是个可怜之人!敬爱的父亲不是亲爹,看上的妹纸,都是妹妹。也是没谁了。

    走到段誉桌前,曾易一屁股坐下,段誉回头,正想赶走来人,一看竟然是曾易,忧愁之色一扫而光,“大哥!怎么是你啊?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

    “恩!我来江南办点事儿,刚刚就看到你愁眉苦脸的一个人喝酒,怎么了?你不是跟着王姑娘,阿朱阿碧他们吗?”看着是关心段誉,其实根本就是在人家段誉伤口上撒盐!

    听到曾易的话,段誉苦笑一声,“王姑娘只惦记着他表哥,......不说了,来,大哥!陪我喝几杯吧!”

    曾易拿起酒杯和段誉喝了起来!便在此时,旁边的一个大汉,朗声说道:“小二!换大碗来,着小碗喝着不痛快!”

    食客纷纷为之侧目,江南地区,人们生活精致,却也失去了北方的豪爽,见到如初豪爽的大汉都很好奇!曾易也回头侧目,见这人身材甚是魁伟,三十来岁年纪,身穿灰色旧布袍,已微有破烂,浓眉大眼,高鼻阔口,一张四方的国字脸,颇有风霜之色,顾盼之际,极有威势。

    心中苦闷的段誉,也被大汉所感染,便招呼跑堂过来,指着那大汉的背心说道:“这位兄台的酒菜帐都算在我这儿。”

    那大汉听到段誉吩咐,回头微笑,举起酒碗,点了点头,却不说话。段誉和曾易连忙端起酒杯微笑示意!

    又喝了三杯酒,只听得楼梯上脚步声响,走上两个人来。前面一人跛了一足,撑了一条拐杖,却仍行走迅速,第二人是个愁眉苦脸的老者。两人走到那大汉桌前,恭恭敬敬的弯腰行礼。那大汉只点了点头,并不起身还礼!

    这时才引起了曾易的注意,看那两人的装扮,应该是丐帮净衣派的人,在看看大汉的形象,大汉的身份就很明了了,想来肯定是那丐帮的乔峰了!

    那跛足汉子低声道:“启禀大哥,对方约定明日一早,在惠山凉亭中相会。”那大汉点了点头,道:“未免迫促了些。”那老者道:“本来跟他们说,约会定于三日之后。但对方似乎知道咱们人手不齐,口出讥嘲之言,说道倘若不敢赴约,明朝不去也成。”那大汉道:“是了,你传言下去,今晚三更大伙儿在惠山聚齐。咱们先到,等候对方前来赴约。”两人躬身答应,转身下楼。

    三人说话声很但是曾易身为锦衣卫,干管了偷听的事儿,耳力不弱,而段誉内力高强,三人的对话自然一句不漏的传入了两人的耳朵!

    曾易经验丰富,面无表情,看不出什么来,可是段誉却小白一个,感觉偷听了人家的秘密,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乔峰有意无意的看了段誉一眼,显然注意到了段誉的异常,突然间双目中精光暴亮,重重哼了一声。段誉吃了一惊,左手一颤,当的一响,酒杯掉在地下,摔得粉碎。那大汉微微一笑,说道:“这位兄台何事惊慌?两位请过来同饮一杯如何?”

    曾易心里暗骂:“艹!可别让乔峰误会了!”赶紧起身微笑着说道:“兄台客气了!”

    段誉还没听出人家的意思,竟然笑道:“好啊!”然后曾易都来不及拦着,已经吩咐酒保取过杯筷,移到大汉席上坐下,而后请问乔峰姓名。那乔峰笑道:“兄台何必明知故问?大家不拘形迹,喝上几碗,岂非大是妙事?待得敌我分明,便没有余味了。”段誉笑道:“兄台想必是认错了人,以为我是敌人。不过不拘形迹四字,小弟最是喜欢,请啊,请啊!”斟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乔峰豪爽之人,自然也喜欢豪爽之人,见到段誉一饮而尽,一声“好!”也端起了酒杯一饮而尽!曾易略显尴尬,没办法,也只能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一壶酒三人喝了一圈,已经见底,乔峰招呼小二,叫道:“酒保,打十斤高粱酒来。”

    小二说到:“几位爷,十斤喝的完吗?”

    段誉不高兴了,“你这厮!十斤怎么够呢,来二十斤!”

    有钱挣,小二也不在说什么,片刻二十斤美酒,端了上来。乔峰段誉很高兴,一杯接着一杯,曾易偷奸取巧,可是也喝了不少。此时已经略带醉意。

    乔峰很少遇到和他能拼酒之人,见段誉并无醉意,很开心,笑道:“兄台酒量居然倒也不弱,果然有些意思。”又斟了两大碗。

    段誉笑道:“我这酒量是因人而异。常言道:酒逢千杯少吗!”

    乔峰见段誉漫不在乎的连饮几碗烈酒,甚是欢喜,说道:“很好,很好,酒逢知己千杯少,我先干为敬。”说着有喝了几碗!

    很快二十斤酒,也见底了,曾易强忍着醉意,心里:“总算是特么的完事儿了!在喝下去,老子要耍酒疯了!”

    结果,摇了摇空了的酒坛,乔峰道:“酒保,再打二十斤酒来。”

    “还来!我艹,老子不陪你们了,你俩来吧,你们一个酒量似海,一个会六脉神剑驱酒,老子可拼不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