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 追逐

作品:《网游之锦衣卫

    见到段誉被擒,段正明和段正淳一下着急起来。曾易看着着急的两人,心里“妈的!总算该老子出场了!”对着两人说道:“镇南王,不必惊慌,鸠摩智是为六脉神剑剑谱而来,一时肯定不会伤害段公子!我这就去发动锦衣卫情报系统,查找两人的踪迹!”

    段正明,一直没有注意曾易,以为是段正淳的下人,此时听了他的话,再看曾易身着飞鱼服,一下子明白了曾易的身份,同时心中充满了疑惑,不明白锦衣卫怎么会混在众人之中?看了一眼段正淳,段正淳赶紧说道“王兄,这位是誉儿的结拜大哥,锦衣卫百户,尼古丁少侠!”

    段正明面不改色的说道:“多谢贤侄了,如果能救出誉儿,我们大理段氏感激不尽!”

    这时枯荣又开始装比了,风轻云淡的说道:“少年多磨难,未必是件坏事,阿弥陀佛!”

    众人离开天龙寺,路上曾易问道:“镇南王!不知大理城的悦来客栈在何处,我的抓紧时间,寻找段公子的踪迹!”

    段正明,没有犹豫,干净利落的告诉了曾易位置,曾易心里确定,段正明绝对知晓悦来客栈的实际情况,而且说不定还派人监视呢!得到位置后,曾易先行离开众人,前往了悦来客栈,其实曾易是知道鸠摩智去了姑苏慕容世家的燕子坞!他找悦来客栈,只是想设计一下,让段正明知道他来大理成目的!

    段正明看着曾易离开,对一旁的段正淳说道:“锦衣卫刚刚剿灭了西厂,这时候来大理干什么?”

    段正淳说道:“我也不知,前天他正大光明的出现在府们前。说是来看看誉儿!”

    “不肯能怎么简单,他如此高调的出现在大理一定有什么原因!”

    来到大理悦来客栈,曾易表明了身份,招来掌柜的,掌柜的常年驻扎在大理,要不是曾易亮出身份,都忘了悦来客栈还是锦衣卫的情报点,他都好几年没有见到过组织的人了,毕竟大理段氏一向忠心耿耿,这里确实也没有什么可监视的!

    曾易对掌柜的说道:“前些日子,朝廷调查到,镇南王大肆购入军械,锦衣卫派我来调查一下原因,现在已经查明,你将这个这封秘密送回锦衣卫衙门!”说着曾易拿出一封信,交给了掌柜,信里,曾易详细说了一下,偷听段正淳得到的情报!

    信是正大光明的交给掌柜的,甚至都没有避开店小二!都这样了,大理段氏要是还不能查到,那曾易也不想说啥了,只能说大理段氏对朝廷太忠心了,忠心到没有一点点防备!

    末了,曾易又吩咐掌柜的,联系大理境内的人员,调查一下鸠摩智的踪迹!

    忙活了一天,夜晚曾易在悦来客栈休息,他没有下线,想看看到底段正明到底能不能查到!一直到后半夜,都有些困了,曾易才发现,悦来客栈里有个店小二,偷偷摸摸的从后门出了悦来客栈!这是曾易才放下心来,下线去睡觉了。那个店小二十有**是段正明的人!

    第二天一大早,曾易上线,刚上线掌柜的来报,说有消息了,曾经有人在大理城东北方向见过一个老僧带着个年轻公子!曾易冲冲赶往那个方位。

    再说鸠摩智,他掳走段誉,点了他的穴道,段誉全身不能动弹,带着段誉出了大理城后,直接奔向东北方向的山林中,怕大理段氏派人追来,为了扰乱视线,还命令他的那些下人返回吐蕃!

    而他则带着段誉,避开大路,钻进了山间小路!一路上鸠摩智都不跟段誉说一句话,甚至目光也不和他相对,休息时,也只是背着身子,递上几块干粮面饼给他,解开了他左手小臂的穴道,好让他取食。

    解开手臂穴道,段誉也曾想,使出六脉神剑弄死鸠摩智,奈何他那时灵时不灵的六脉神剑,到了关键时刻又卡壳了,手指点点戳戳,连个屁都没放出来!一技不成在生一计,有一次段誉解手之时,心想:“我如使出凌波微步,这番僧未必追得上我?”可是只跨出两步,真气在被封的穴道出被阻,立时摔倒。他叹了口气,爬起身来,知道这最后一条路也行不通的了。

    曾易一时间根本找不到鸠摩智,不过知道他要去燕子坞,顺着东北方向追就是了。其实曾易不是很懂鸠摩智,不明白他既然掳走了段誉,为何不送回吐蕃,而偏偏要去燕子坞。要说他是为了慕容博的遗愿,打死曾易也不信。不明白也只能想:“难道是因为装比要装全套?”

    一直追到了一座小镇,曾易才追上两人,这小镇很玩家基本没有,进城去悦来客栈一打听,就得到了消息,掌柜悄悄告诉曾易,现在店里就有一个和尚带着个俊美的公子。

    曾易惊喜连连,立马让掌柜在两人的房间旁边开了间房子!

    鸠摩智带着段誉一路狂奔,现在已经出了大理的境内,他估计已经没人追逐了,也就放松了警惕,根本没有发现曾易的踪影,而且鸠摩智久居吐蕃,不知道悦来客栈是锦衣卫的产业,要是个中原的超一流高手,打死也不会住在悦来客栈的!

    进入客房,掌柜的带着曾易来到一幅画前,掀开画,只见一个小洞出现在曾易面前,趴在上面一看,对面房间里的鸠摩智和段誉一目了然!曾易默默的对掌柜的竖起了大拇指,心里:“妈的!以后在游戏住店,可得小心点,这要是干点啥见不得人的事,说不定早让这群看到了!”

    掌柜的离开曾易趴在小洞上查看起了里面的情况。这时鸠摩智命店小二取过纸墨笔砚,放在桌上,剔亮油灯,待店伴出房,说道:“段公子,小僧屈你大驾北来,多有得罪,好生过意不去。”段誉道:“好说,好说。”鸠摩智道:“公子可知小僧此举,是何用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