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 鸠摩智

作品:《网游之锦衣卫

    天龙寺五大高手,外加被赐名法号本尘的,镇南王段正明,一共六人,这六人可以说是大理段氏直系后裔中的顶尖高手了,每人分练一脉六脉神剑,以应付来袭的鸠摩智。

    六人都是倾注一阳指多年的老手,强行修炼一脉六脉神剑,都也凑合。不过曾易明白,他们都小看了鸠摩智。鸠摩智身为吐蕃国师,人称大轮明王可不是那么简单的。

    练会六脉神剑,天龙寺众僧信心满满。不过段正明身为大理段氏镇南王,还是有忧患意识的,悄悄对一旁的段誉和段正淳说道:“正淳,誉儿,待会激战一起,室中剑气纵横,大是凶险,我不能分心护你们。你们到外面走走去吧。”

    哪知段誉说道:“伯伯,我我要跟着你,我不放心你与人家斗剑”,说到最后几个字时,声音已哽咽了。段正明心中也一动:“这孩儿倒很有孝心。”

    枯荣大师道:“誉儿,你坐在我身前,那大轮明王再厉害,也不能伤了你一要毫毛。”他声音仍是冷清冰冰的,但语意中颇有傲意,也不能怪人家枯荣骄傲,身为超一流高手,人家确实有骄傲的资本!

    不过曾易却在默默说道:“待会儿坐看打脸!”人家鸠摩智可是成名已久的超一流高手,曾易估计比青龙都不差,鸠摩智天资聪敏,自小过目不忘,痴迷于武学,精通佛法,自得吐蕃国密教宁玛派上师授以“火焰刀”神功后,在吐蕃扫荡,威震西陲,功力见识均已臻于极高境界,具大智慧。而且得慕容博传授少林七十二绝技,在段正淳的小情人之一王夫人哪里,偷学小无相功,一声武学深不可测,可不是一般超一流高手比得上的!

    便在此时,突然一声若有若无的梵唱远远飘来。曾易心里忍不住吐槽:“又特么的是一个自带的!”

    枯荣大师说道:“善哉,善哉!大明轮王驾到。你们练得怎么样了?”本参道:“虽不纯熟,似乎也已足可迎敌。”枯荣道:“很好!本因,我不想走动,便请明王到牟尼堂来叙会吧。”

    返回牟尼堂,六人入座,曾易等人则站在段正明的背后,片刻一个身穿黄色僧袍,年纪五十岁不到,布衣芒鞋,的僧人带着十几人,走了近来。

    僧人手上把玩着一串天珠,曾易看的眼热,这要是放在现实里,都能在帝都三环换套房了!

    来人说道:“吐蕃国晚辈鸠摩智,参见前辈大师。有常无常,双树枯荣,南北西东,非假非空!”

    再看枯荣,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淡定,毕竟被人家一语道破,他所参枯禅的来历,搁谁身上也不能淡定了。

    枯荣不亏是高僧,片刻恢复了淡定,面不改色的说道:“明王远来,老衲未克远迎。明王慈悲。请入座!”

    鸠摩智笑着坐下,道:“天龙威名,小僧素所钦慕,今日得见庄严宝相,大是欢喜。”接着双手合十说道:“佛曰:不生不灭,不垢不净。小僧根哭鲁钝,未能参透爱憎生死。真没想到慕容先生那么早就去世了,小僧的信,想必大师已阅,小僧的请求是否为难了贵寺,还望诸位长老慈悲!只怪当日小僧夸下海口,慕容先生既不便亲取,由小僧代劳便是。大丈夫一言既出,生死无悔。小僧对慕容先生既有此约,决计不能食言。”说着双手轻轻击了三掌。门外两名汉子抬了一只檀木箱子进来,放在地下。”

    看着放在地上的箱子,曾易在次眼热起来,他可知道,里面放着,阐述少林派七十二门绝技的要旨、练法,以及破解之道。甚至曾易想着,要不冲上去,抢了箱子,然后奉天成仁得了!不过片刻就压下了心中的冲动,现场可是有俩个超一流高手,外加一堆一流高手,就不说能不能得手了,就是得手了曾易也怕被追杀,鸠摩智可是连段誉都敢绑架都主,别说他个小小的锦衣卫百户了。而且万一弄到手了,是和凌波微步似的,只能练习,那就彻底成了笑话了!

    摩智袍袖一拂,箱盖无风自开,只见里面是一只灿然生光的黄金小箱。鸠摩智俯身取出金箱,托在手中。笑着对众人说道:“这有三卷书,这三卷武功诀要,乃慕容先生手书,阐述少林派七十二门绝技的要旨、练法,以及破解之道。小僧现愿将这三卷奇书,与贵寺交换六脉神剑宝经。若蒙众位大师俯允,令小僧得完昔年信诺,实是感激不尽。”

    曾易要是枯荣,绝对会同意交换,反正除了段誉这种猪脚命的人,别人修炼六脉神剑必须的一阳指打底,而且得到这三本秘籍后,天龙寺武学上不但可与少林并驾齐驱,抑且更有胜过。盖天龙寺通悉少林绝技,本寺的绝技少林却无法知晓。

    不仅曾易这样想,连天龙寺为数不多都玩家也希望,枯荣能够交换。同为佛家门派,天龙寺的玩家当然希望能压少林一头了。如果不是这牟尼堂被把手,这群玩家都想冲进去逼宫了!

    牟尼堂的众人被鸠摩智的话惊得不轻,都没有说话。毕竟那可是武林翘楚少林寺的七十二绝技啊!

    鸠摩智见众人沉默不语,还以为不相信呢,于是说道:小僧年轻识浅,所言未必能取信于众位大师。少林七十二绝技中的有一门指法,拈花指与贵派一阳指颇有相互印证之功,不妨先在众位之前献丑。”说着站起身来,说道:“小僧当年不过是兴之所至,随意涉猎,所习甚是粗疏,还望众位指点。这一路指法是拈花指。”说着只见鸠摩智右手拇指和食指轻轻搭住,似是拈住了一朵鲜花一般,脸露微笑,左手五指向右轻弹。连弹数十下后,举起右手衣袖,张口向袖子一吹,霎时间袖子上飘下一片片棋子大的圆布,衣袖上露出数十个破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