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 段誉受伤

作品:《网游之锦衣卫

    此时段正淳根本无心回答曾易,怀抱着段誉,着急无比,段誉可是个独苗,大理段氏的独苗,镇南王段正明,年轻时受过伤,虽然不影响享受,但是一生不可能有后了,段正淳倒是正常,一生风流倜傥,但是生了一堆女儿,只有段誉这么一个名义上的儿子,要是段誉出了事,那大理段氏他们这一支,可就绝后了!

    段正淳不回答曾易,一旁的侍卫说道:“我们听到了小公子的呼救声,敢来这里,小公子已经昏迷了!”

    曾易皱眉头,故作着急,“侯爷,先把段兄弟抱会房间,赶快找医生来看看吧!”

    随后吩咐一旁的侍卫:“府里有医生吧?快去招来!”

    段正淳也回复了些许淡定,抱着段誉回了房间,片刻医生敢来,查看了一下,施展了几针,对段正淳说道:“侯爷,小公子并无大碍!只是率昏了过去!我已经为小公子施展了针灸,片刻就应该能醒来!”

    听了医生的话,曾易也放下心来,他也怕一个不小心,把段誉给弄死了。这时段誉的老妈刀白凤也赶到了,见到段誉昏倒在床上,一下扑了过去,“誉儿!你怎么了?你和妈妈说句话啊!”

    段正淳上前搂住了刀白凤,“凤凰儿!你不要着急,医生已经看过了,只是摔晕了!”

    哪知刀白凤一把甩掉了段正淳的手“段正淳!你是干什么的,怎么能让誉儿受伤呢,要是誉儿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

    这时段誉悠悠的醒来,虚弱的说道:“父亲!母亲!你们别吵了。”

    段誉的话一下吸引了众人的注意,都围上来,“誉儿,你没事吧!有没痛的地方?”

    “我没事,妈妈!只是有些头晕!”说着,曾易挣扎着要做起来,刀白凤扶着段誉坐起来。

    段正淳关心的问道:“誉儿,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有人加害与你?”

    “爹爹!我无心睡眠,本想出来走走,不想遇到一个黑衣人!”

    “那看清出那人的相貌了吗?”段正淳皱着眉头问道。

    “没有,他只露着眼睛,不过看着不年轻,眼睛周围有了皱纹!”

    听着父子俩的对话,曾易暗自长出了一口气,幸好他带着面具,要是被段誉看出是个年轻人,老奸巨猾的段正淳肯定会怀疑他的!

    段誉试着并无大碍,就打算下床走动走动,下床走了没几步,突然软倒在地,双手捂着肚子,发出痛苦的吼叫声,众人都惊呆了!

    尤其是曾易,一脸茫然,心里:“我靠!这特么的不管老子的事儿吧!我的武功还没有那么厉害,只是震了他一下!不至于这样啊?”

    段正淳赶紧跑过去查看,一手握住段誉的手,另一只手摸向段誉的脉搏,段正淳还有点江湖经验,一下看出了是武功出了差错。

    刚一接触段誉的手,段正淳一下浑身颤抖起来,见到这熟悉的一幕,曾易立即明白,段誉又控制不住他的北冥神功了,来不及多想,运转龙象般若功,一掌挥出,蛮力震开两人,扶起段正淳“侯爷你没事吧!”

    一边的刀白凤又扑了上来,“誉儿!”想上前查看地上痛苦打滚的段誉,一把被段正淳拦了下来“誉儿现在体内几股内力,胡乱冲撞,你碰到了誉儿会加重他的伤势的!”

    刀白凤哭着喊到:“誉儿!段正淳,你不是说誉儿没事吗?”

    段正淳此时也没办法了,看着痛苦的段誉,对旁边的侍卫说道:“快去王宫,请王兄!”

    侍卫飞奔而去!

    此时外面已经蒙蒙亮了,曾易回想一下他和段誉的短暂接触,心中大概有了答案。其实还是曾易的原因,段誉自从学了北冥神功,先后吸了不少人的内力,而段誉以前又没练习过武功,不懂如何用北冥神功化解吸收这些内力,这些不同人的内力,就那样交杂着潜伏在段誉的丹田里,有强大的北冥神功镇压,平时倒也相安无事。

    好死不死,段誉大晚上的不睡觉,思念心中的神仙姐姐,出来散步赏月,结果遇到了曾易,也巧了,曾易一时失手,竟然又被段誉给吸上了!要知道这次吸得,可不是基础内功修炼出的无属性内力,而是曾易小无相功,辛辛苦苦修炼出的强大内力,结果段誉悲剧了。

    小无相功和北冥神功同属逍遥派的无上绝学,他们直接自然属性相近,曾易的内力一进入段誉体内,一下子引发了北冥神功的反应,北冥神功自动运转,开始消化那些吸来的内力,这些内力相互分解融合吸收,这才弄得段誉生不如死。如果没有强大的外力干预,段誉估计的痛上一段时间!

    镇南王段正明刚刚处理完政事,正在宫中裥房育读佛经,一名太监进来禀报:“皇太弟府詹事启奏,皇太弟世子突然中邪,病势不轻,似乎有点神智错乱。”

    镇南王段正明暗暗心惊,当即出宫,到段正淳府上去探病。刚到段誉卧室之外,便听得砰嘭、乒乓、喀喇、呛啷之声不绝,尽是诸般器物碎裂之声。众人围在门口,神色甚是惊慌。

    赶紧推门进去,只见段誉在房中,躺在地上到处乱滚,将桌子、椅子,以及各种器皿陈设、文房玩物碰的东倒西歪。也来不及询问众人,开口叫道:“誉儿,你怎么了?”

    见到段正明进来,段誉叫道:“伯父,我要死了!”痛苦的脸上有些狰狞!

    刀白凤站在一旁,只是垂泪,说道:“大哥,誉儿昨夜遇到个黑衣人,被打晕过去,醒来就这样了,这该怎么办啊?”

    段正明慰道:“弟妹不必惊慌,看誉儿并无外伤,估计是内伤,我大理段氏一阳指,对治疗内伤有奇效,想来不难医治。”

    向段誉问道:“誉儿!你觉得哪里难受?”

    段誉不住的在地上打滚,叫道:“伯父!我腹中疼痛难忍!”

    段正明也不知是为何故,右手伸出食、中、无名三指,轻轻搭在段誉腕脉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