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东方胜

作品:《网游之锦衣卫

    曾易万般不情愿,这种事一个弄不好,会被西厂弄死的,西厂可不是善茬,比起锦衣卫来还毒辣!尤其是魏忠贤上台后,要不是朝廷大员都挺警惕阉党的话,估计西厂的势力都要超过锦衣卫了,而西厂的竞争者东厂,早就被打压的抬不起头了。

    尽管心不甘情不愿,但是没办法青龙下了命令,曾易也只能去调查了,不过为了防止曾易出工不出力,青龙也说了,事成之后查抄魏忠贤的家,算曾易一份。

    下午曾易在次见到,曹公公带来的那个年轻人,想来他也接到了他干爹的命令,所以才来锦衣卫衙门,找曾易的。上午见面,曾易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曹公公的身上,没有太在乎这个年轻人,在次见面,曾易仔细打量了一番。

    年轻人给曾易的第一印象就是嫩!他看着只有十七八岁,个人不算高,比较瘦,但看起来却很有精神。留着短发,俊俏的脸上长着一双又黑又亮的眼睛,高高的鼻梁,曾易都怀疑这是不是做的。五官端正,是个好看的男孩子。请原谅曾易用好看来形容,和人家一比曾易都觉得自己是个大叔了!

    被曾易**裸盯着,年轻人有些害羞,一看就是个处事未深的小孩儿,曾易自来熟似的,直接攀上人家的肩膀,“哥们儿,混的不错啊!竟然认了个超级高手当干爹!以前怎么没听说过你?”

    年轻人很腼腆,被曾易搭着肩膀,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说道:“我,我以前一直跟着干爹修行!”

    “怪不得!这次你可以出去了,放心哥哥带着你好好转转!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东方胜,大哥你叫什么?”

    曾易放开东方胜的肩膀,大拇指指了指自己,“哥哥叫尼古丁!江湖十大高手之一,以后行走江湖,遇到什么事儿,提哥哥的名字,保管有用!”曾易吹牛不打草稿,要是真遇到什么事儿,敢提他的名字,估计被砍死的几率更大一点,他在江湖上可从来没有过什么好名声!

    曾易很好奇东方胜跟着老太监学什么武功,问道:“你跟着老太......曹公公不会学了葵花宝典了吧?”

    东方胜一下脸红了,轻声说了声:“嗯”

    曾易惊讶的看着小鲜肉东方胜!“不是吧!哥们儿,你是咋下的决心啊?那玩意儿可是必须切了下边儿,才能练的啊!”要知道曾经有一份真正的辟邪剑谱摆在曾易的面前,曾易毫不犹豫的把它给买了!

    东方胜连忙摆手:“不不是!我没有,不是我......”

    曾易以为说道人家的痛处了,安慰道:“这有啥,又不是现实里,游戏里就别在乎那些了,而且我认识个青城派的家伙,人家正大光明的练辟邪剑谱!”

    “不是,大哥你误会了!我还是个完整的......完整的男人。”说完东方胜又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没事!我不会看不起你的,你就不要骗我了!”曾易满脸不信,心里“靠!肯定是老太监有什么独门诀窍!”曾易那样说,其实是激将法。

    涉世未深的东方胜,果然上当:“是真的!干爹他研究了几十年,研究出了一味药,一个月吃一次,就能抑制体内葵花真气渗出的浴火。”

    听了这话,曾易一下失去了期待,还得定期嗑药,这和日月神教的三尸脑神丹有什么区别,还不是受制于人。同时心里感叹:“我就说,活了这么长时间的老太监,不会那么简单的!”

    一下午的时间,曾易把这个小鲜肉,东方胜了解了个彻彻底底,总的来说就是个涉世未深,运气爆棚,三观很正的家伙。曾易无意的吐槽皇帝老儿,一个封建王朝,还找证据,怀疑魏忠贤,直接抓起来言行拷打,就不信他能顶住,哪怕就是真的冤枉了魏忠贤,也没关系,宁可杀错一千,也不能放过一个。结果被东方胜听到了,仿佛三观崩塌了,惊讶的说道:“怎么能没有证据就抓人呢,那样要法律干嘛?”曾易被反驳的苦笑不得。

    离开锦衣卫衙门,曾易带着东方胜赶往了北方的草原边境,既然说魏忠贤走私武器,再加上他陷害万火景的书信,基本可以断定,如果万火景真的是被陷害的,那魏忠贤一定认识古儿汗,也只有这样能解释清,他为何能到到古儿汗的亲笔信。而他认识古儿汗,也就基本能确定他走私倒卖军械的对象,就是古儿汗!

    曾易也没想到,没有隔多长时间,他又来到了大同府,大同府就是和古儿汗势力的交界处,如果说走私的话,这里也是最合适的路径了。

    来到大同府,曾易自然要前往宣德堡了,毕竟哪里是他曾经战斗过的地方,宣德堡回复了往日的平静,完全看不出战争的痕迹,曾经被鲜血染红的大地,也早已被青草覆盖。

    曾易是正大光明来的,身着飞鱼服,把守卫的士兵吓了一跳,还以为是发生什么事儿了呢,仔细一看是曾易,赶紧迎了进去,进去后曾易才知道原来这里的主将变成了曾经的一个千总,吴天德已经升官,在大同总兵府出任帅前参将一职。

    曾经的千总询问曾易的来意,曾易说是带着自己的朋友来这里修炼的,路过宣德堡来看看众位兄弟。很那人客气一番,曾易便带着东方胜离开了,东方胜很奇怪曾易为何要说假话,他和那个主将不是朋友吗,朋友之间应该真诚!

    曾易无奈解释道:“走私可不是个容易的事儿,现在谁也不敢保证,边境上的军官,是否也参与其中了,如果刚刚那人也参与走私了,那咱们可就刚来就暴露了!”

    听了曾易的话,东方胜觉得有些道理,这才放弃了继续说教曾易,这孩子自从听了曾易三观不正的话,一路上有空就说教,想劝导曾易三观摆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