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三章 刺客

作品:《网游之锦衣卫

    自从小女孩儿,来到铁匠铺,曾易就一个也没清闲过,小女孩每天十万个为什么,快吧曾易逼疯了,而且人家有个四品官员的爷爷,还和曾易的老领导认识,曾易说都不敢说人家。

    曾易咬牙坚持着,只能期盼那万火景能早日离开锦衣卫衙门,官复原职,要是真被定罪打入大牢,曾易都不敢想象!

    晚上,小女孩儿终于累了,小公主带着她回到自己房间睡觉去了,这一刻曾易真想说:“放开那个公主,让我来!”

    耳边总算是清净了,回到自己的卧室,研究了会儿经络穴道图,时间很快到了后半夜,曾易也有些乏了,铁匠铺转悠了一圈,打算下线休息,此时外面黑漆漆的,大街上已经没有了人影,回到房间,熄灭了灯火,曾易开始打坐修炼内功,不一会儿进入状态,就在曾易打算下线时,突然听到了房顶上上的动静。

    曾易凝神聆听,房顶上隐隐约约传来了说话声。

    “是这个房间吗?”

    “不是!是在对面那个女人的房间!”

    “立马行动!别人全杀,只要小女孩!”

    接着就是几声轻微的落地声,曾易知道几人已经落到院子里!

    曾易心中怒斥一声:“妈的!敢来老子的地盘撒野!”轻轻打开房门,只见几个黑衣人,蹑手蹑脚的正在接近小公主的卧室。

    曾易直接拿出锦衣卫十四式,对着几人一拍,数把飞刀极速飞向几人,接着锦衣卫十四式立在哪里,抽出天字刀,飞身一跃冲了出去。

    飞刀瞬间而至,一人没得反应,直接倒地,旁边几人大惊,转身一看,曾易已经飞身而来,几人里面一人惊呼:“暴露了!你们几个去挡住他,其他人跟我,抢那女孩儿!”几人立马分成两波,几人迎向曾易,几人极速冲向小公主的房间!

    曾易怒斥一声“尔敢!”直接将一人砍成两段,想赶快突破几人的纠缠,上前救人,哪知另外两人一左一右同时攻向他,他没办法只能眼看着,那几人接近小公主的房间,马上就要打开房门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计,忽然四面八方飞来数支利箭,曾易还没反应过来,四周的敌人已经全部倒地,不过都还有气在,都是腿上中箭,接着四周的房顶上飞下来十几个,身着飞鱼服的锦衣卫!带头的就是曾易的师傅,锦衣卫指挥使青龙。

    十几个锦衣卫飞下来,赶紧蹲到了几个刺客身边,卸掉了下巴,就这样已经有好几个刺客服毒自尽了。一个锦衣卫起身对青龙说道:“大人还有两个活着的!”青龙摆摆手,说道:“带回去,严加拷问!”

    曾易看着青龙,“这是怎么回事?您别告诉我,您是路过啊!我不相信,以我的福源,遇到刺杀,能正好遇到您路过!”

    青龙笑了笑:“先看看公主和蝶儿吧!这事儿稍后再说!”

    曾易走向小公主的卧室,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一声:“谁?”

    “没事吧,是我!”

    一阵跑路声,门突然打开!小公主抱着蝶儿跑了出来,一把抱住了曾易,在他怀里哭了起来,曾易拍了拍小公主的后背,“没事了,不用害怕,!不是还有我呢吗?”

    这时两人怀中的蝶儿突然说道:“叔叔你和姐姐是不是夫妻啊?我看人家夫妻都是这样抱着的!”小公主听到后,一下子挣脱了曾易的怀抱,看到四周,假装不在乎左顾右盼的锦衣卫侍卫,一下子小脸变得红扑扑的。随后抱着蝶儿,风一般都跑回了自己的卧室。

    曾易摸了摸鼻子,回头一看青龙,正眼神暧昧的看着他,曾易:“您别误会啊!我们之间没什么,我就是安慰她一下,只是纯洁的友谊关系!”

    青龙挑了挑眉毛,笑嘻嘻的说道:“我懂!我懂!徒儿啊,以后要是做了驸马发达了,可别忘了为师啊!”

    “您瞎说什么大实话啊!”

    回到客厅,请青龙上座,曾易泡了杯在老头哪里顺来的茶叶,青龙和曾易一个德行,压根也品尝不出什么味道,牛饮了一杯说道:“此事还是因为白天抓捕万火景的事。”

    “难道是工部的人来救万火景?”

    青龙白了他一眼,曾易立马闭嘴,青龙接着说道:“万火景身为工部郎中,为人正直,刚正不阿!西厂大太监魏忠贤,数次拉拢他,万火景不从,上表圣上,说着魏忠贤任人唯亲,扰乱朝纲!圣上震怒,奈何没有证据,只是严厉批评了魏忠贤。魏忠贤怀恨在心,调查出了,万火景通敌卖国的罪证!圣上下令命我锦衣卫,将其捉拿归案!”

    “难道万火景真的通敌卖国?”曾易疑惑的问道。

    “当然不可能,圣上也知道,万火景不可能通敌卖国,这才命我们锦衣卫捉拿,只是想让我们锦衣卫来调查清楚!”

    “那今天这是怎么回事?”

    “你慢慢听啊!”青龙喝了口茶,接着说道:“今天白天我们和万火景聊了聊,这其中涉及更大的事。万火景身为工部郎中,主管军械制造,无意发现这西厂军械消耗严重,怀疑西厂走私武器!暗地调查之时,被魏忠贤发现。万火景身在锦衣卫衙门,魏忠贤不敢动手,我们为了引出魏忠贤,才让你来照顾蝶儿的!”

    听到这里,曾易一下炸了,刷的一下站了起来:“这么说,我是稀里糊涂的当了回诱饵了?”

    “不错!”

    “靠!就特么的不能说的委婉点吗?”曾易心中吐槽。嘴上说道:“那您也告诉我一声啊!我好有个准备,这要是发生意外怎么办?”

    “告诉你,你能答应?”

    “老子当然不会答应了!”心中所想,曾易自然不会说出来。不过曾易也不会白白当一回诱饵,和青龙撒泼打滚,哭穷装可怜,最后以房顶被踩坏的几块瓦片和院子里被毁坏的草坪为由,曾易讨要了一百多两银子,这才作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