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 西厂

作品:《网游之锦衣卫

    五山盟算是彻底完了,被几大公会联合彻底玩儿残了,如果只是外部实力也不至于解散,可是在公会最危险的时候,内部还人员还瞎搞,结果会长风飏成了全国通缉的杀人犯,现在都不知道躲到那个犄角旮旯里了,准备篡位的金鸡人,被风飏砍成了一堆烂泥,剩下几个副会长,谁也不服谁,相互龌龊了几天,各自带着自己的原班人马,纷纷退出了五山盟。剩下一些人马则被北狼和几个大公会瓜分了,曾经盛极一时的五山盟,就这样烟消云散了,彻底消失在了江湖中。

    而五山盟曾经最大的敌人,血衣卫则仍然毅力在江湖中,而且名声越来越大,不过实力却没有增长多少,这群家伙,从来不把死亡当回事,每次拼命连起来的熟练度,死过几次,又跌回原来,起起伏伏,一直也没有太大的进步。

    五山盟解散,血衣卫也没有了针对的敌人,众人终于有了好好修炼的时间了,在血衣卫府狂欢了几天,这群家伙纷纷外出修炼,不过目标大多数定到了北方草原上,哪里正在发生战争,有数不清的战斗,而且自从曾易展示了黄金甲,这群家伙十分渴望骑上大马身着黄金甲冲锋时的样子,都想去草原上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学到骑术!

    草原能学到骑术,其实也是曾易推断的,去了几次草原,就没有发现不会骑术的人,甚至刚会走的孩子,就能策马奔腾,如果说哪里能学到骑术,除了草原,曾易想不到其他地方了。

    曾易很高兴,这群家伙难得有上进心,要是他们都学会了骑术,那还不每人来套黄金甲?那的是多少钱啊,想想曾易都有点小激动。

    血衣卫府冷清了不少,都出去修炼了,曾易也懒得再去,在铁匠铺调戏了几天小公主,一直处于薄马状态,也没有了兴趣,闲的蛋疼的曾易,索性在次前往锦衣卫衙门演武场修炼。在次来到这里,曾易以非吴下之阿蒙,身怀绝学刀法,解人八刀,百户之下已是无人能敌。

    在连续挑落,几个锦衣卫百户高手后,演武场在次没人愿意和曾易对练了,他索性专研起了那副经络穴道图来,现在看多了那个裸男,曾易也没有恶心的感觉了,人的适应能力果然强大!解人八刀,不能只会解胳膊这一刀。一看到这幅图,曾易就想到他那个不称职的师傅,除了交给他一门点穴的功夫,扔给他这幅图之外,就再也没交给他任何一门功夫。要不是看青龙是锦衣卫指挥使,曾易早就想改投他师了!

    想到这里,曾易有心去青龙哪里打打秋风,看看能不能在弄到点武功,他感觉自己的攻击手段还是有点单薄,除了刀法指法,拳脚功夫基本不会。

    想到了就去,曾易走到了青龙的房间,大门紧闭,门口几个锦衣卫校尉站岗,竟然还有几个太监,瞬间曾易满脑子的疑问,然后整了整身上的飞鱼服,面色自然的走到门前,门口几人刚要拦截,曾易转身也站在了哪里,一副侍卫模样,只不过他站的也太靠近窗户了,都快和窗户贴在一起了!几个侍卫无语的看着他,锦衣卫的人都知道他的德性,几个太监满是好奇,锦衣卫竟然也有如此无耻之人,偷听做的如此坦然!

    好吧,曾易就是正大光明的去偷听!

    只听见里面一个捏着嗓子,好似鸭子的声音:“青龙!工部郎中万火景,贪赃枉法,通敌卖国,证据确凿,皇上圣旨命你锦衣卫,将其捉拿归案!”

    里面一阵沉默,那个声音在次出现:“青龙!还不接旨,你想抗旨不尊!”

    老头的声音出现了:“魏公公慎言!我锦衣卫忠于皇上,怎么会抗旨不尊呢!”

    青龙接话:“你西厂为何不直接捉拿?”

    那个公鸭嗓:“哼!如果不是皇上圣旨,钦点你锦衣卫,我西厂用得着你们?”

    “哈哈!陛下英明神武,看来是信不过你魏公公的办事能力啊!”青龙无情的嘲笑了一波。

    “哼!”那个被称为魏公公的太监,冷哼一声,接着大门打开,一个老太监带着几人气冲冲的走了出来,后面锦衣卫的五大山头,站在门口,面露不屑之色。

    直到老太监离开众人的视线,五人齐刷刷的看向曾易,曾易:“嗯我只是路过,您几位忙着,我这就离开!”

    还没动身,青龙说到:“滚进来吧!”随后五人回到了房间!

    曾易摸了摸鼻子,赶紧滚了进去。

    五人坐下,青龙说道:“看来此时还有蹊跷啊!不然皇上是不会,弃发现证据的西厂,而让我锦衣卫去抓捕,工部郎中万火景的。”

    脾气火爆的白虎愤怒的说道:“肯定是那个老阉货栽赃陷害!工部郎中万火景为人正直,为朝廷恪尽职守,怎么会通敌卖国呢?肯定是因为前些日子,工部郎中万火景,上书指责那个老阉货任人唯亲,打击报复!”

    青龙皱着眉头说道:“可是那封他和草原古儿汗的信确实是真的,里面确实提到了武器走私!而且书信已经派人调查过了,也确实是古儿汗的笔记!”

    “反,反正我不行!”白虎有些无法反驳的说道。

    一旁的玄武说道:“说这些已经没用了,如今皇上已经下旨,我们也只能捉拿归案了,不过好在只是捉拿,我们还有调查的时间!”

    “捉拿!谁去?反正我不去,这种事会被人戳脊梁骨的!”朱雀质问道。

    五人沉默下来,曾易则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种政治斗争,他一个小小的锦衣卫百户,不参与为好。

    片刻,老头叹息一声:“哎,还是我去把!我们两人朋友一场,也只有我合适了。”说着看向曾易:“小子!既然你没事儿,就陪我走一趟吧!”

    其实曾易内心是拒绝的,只是想到,这样带人吵架灭族的事儿,可是他很难遇到的,不去威风一把,妄为他锦衣卫朝廷鹰犬的身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