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推销

作品:《网游之锦衣卫

    和林平之打完曾易就打算离开,说实话曾易都有点后悔来联络感情了,兄弟情将就的是相互扶持,用不着老是联络感情。

    曾易提出说要离开,结果林平之非要曾易留下里吃饭,说什么这么长时间,两人都没有坐下来好好喝顿酒,今天说什么也要曾易留下,曾易正苦于找不到理由,突然一只鸽子落在了他的肩膀上,曾易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把拿下鸽子,表情严肃的看着鸽子带来的消息。

    看完后,曾易语气认真的对林平之说道:“哎!林兄弟,你我兄弟二人多日不见,本想和你一醉方休,现在没办法了,上峰下了紧急任务,我不得不去了,实在对不住兄弟啊!”

    林平之略带哀怨的说道:“尼大哥,你去吧!公务要紧,你我可以下次再一醉方休!”

    “好!下次哥哥我请客,到时咱们不醉不归!”说完曾易迅速的离开了林府。

    出了林府,曾易才回复了给他发飞鸽传书的狂人高云松,那飞鸽传书压根也不是什么公务,是狂人高云松带着一帮血衣卫的人会餐,邀请曾易前往呢!曾易回复:“等着我,马上到!”

    会餐地点就在血衣卫府,菜和酒都是找悦来客栈做的,曾易来时,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曾易询问了一下指挥死,这次狂人聚餐的理由,指挥死告诉曾易,此次聚餐理由,是为了纪念血衣卫成立一百八十二天。

    比较活跃的十几个玩家都在房间里面坐着,看到指挥死带领曾易进来,连忙招呼曾易入座!饭桌上大家出了喝酒,聊的最多的就是五山盟的事儿,曾易趁机问道:“五山盟帮派驻地的具体地点找到了吗?”

    指挥死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嗯这个,这个五山盟这次做的很隐蔽!至今也没找到具体地点,不过五山盟的玩家大多数聚集在洛阳附近,想来他们就打算在洛阳附近建设帮派驻地了!”

    “洛阳!看来还得亲自走一趟了。”曾易心里默默的盘算着。其实五山盟的驻地地点,和曾易先前估计的差不多,曾易原本估计他们五山盟驻地最大可能在两个地点,一个是洛阳,一个是华山,五山盟的玩家主要出自华山派和嵩山派,毕竟五岳剑派其他三派的玩家要比这两派少的多。出于安全,方便等各种原因,也只有华山和洛阳附近的嵩山合适了。不过曾易判断华山更适合他们一些,毕竟嵩山可是有个少林寺的,那群秃驴,人家几万弟子不是说说的。现在五山盟集中在洛阳,目标估计也离不了,对于五山盟的选择曾易多少有些出乎意料!

    饭桌上曾易也没有说什么,他打算亲自去看看,再说。喝了不少的狂人,又问起了曾易骑兵盔甲的事儿,旁边的众人都疑惑这询问什么盔甲?曾易看着众人都很感兴趣,心里十分高兴,这可是曾易的潜在客户啊。兵部禁令,骑兵装备和弓箭不能卖给江湖人士,不过血衣卫的人可不属于江湖人士,他们都是锦衣卫的玩家,虽然没有正式编制,但临时工也是锦衣卫的人啊,所以那些装备卖给血衣卫的玩家也不算是违法!

    想到这里,曾易眼中精光闪过,拿出了他当时带领一千骑兵冲锋的录像,当时觉得是次装比的好机会,没想到现在还有推销的作用!

    几十人围着看了好几遍,尤其是看到统一铠甲,集体冲锋的骑兵,众人都漏出了羡慕向往的表情,狂人甚至当场就询问价格,有些急不可耐的想得到那样的盔甲。

    一段视频,成功的勾引起了众人的兴趣,不过曾易也不敢真的买那样款式的盔甲,那是朝廷军队的军装,曾易可不敢仿制,仿制军品,兵部要是追查下来可是大罪。不山寨,曾易也有办法,换个样式就好了,款式都不用自己设计,直接问狂人他们就好了。

    曾易收起了视频,对着众人说道:“你们想要那样款式的盔甲是不可能了!那款式是帝国骑兵的标准款式,我们不属于兵部,没资格穿。不过我们可以换个款式!什么样式你们自己来设计,要是订购的人多的话,我可以打折!”

    曾易说完,众人立马议论起来,有的说弄成圣斗士星矢那样的盔甲,有的说要古罗马时代的盔甲,还有人说要大秦的盔甲!说法不一,不过曾易知道,最后有决定权的人估计还是投资人富二代狂人。

    众人都想要,曾易自然高兴,但是看在同事的面子上,曾易还是提醒了一下众人,“各位!你们想清楚了,如果没有骑术技能,你们是无法再马上使用武功的,也就预示着,盔甲你们买回去了,也就一个sp的道具!”

    听到曾易这话,很多人表情从期待变成了无所谓,只有几个为了帅的人,还是原来的表情,曾易心里暗骂:“妈的!你们也太现实了吧,不行得挽救一下!”

    “其实只要学会了骑术,大家就是正宗的骑兵了,想想吧!如果我们血衣卫全部都是骑兵,还有谁敢惹咱们?”众人的眼神回复了些许期待,曾易继续“其实骑术也不难学!草原上就有很多人能教会你,所以想要盔甲的人,不妨去趟草原!”

    别人没说什么,狂人压制不住自己的喜欢了,说到:“学,都去学!”狂人现在满脑子几千血衣卫集体冲锋的画面!不过不管是盔甲,还是骑术,都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解决的,现在放在众人面前的,还是五山盟和北狼。

    一顿聚餐,吃了整整一个中午,下午离开时,大家都有点飘了,尤其是狂人,是被抬出去的,这货酒量不行,还爱组局,每次他都最先躺下。曾易屁事儿没有,他常年混迹在之中,别的没锻炼出来,就练出酒量了,毕竟比起豪迈的草民族,狂人他们的酒量都不好意思说自己会喝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