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跑不了了

作品:《网游之锦衣卫

    帐篷里面的讨论声音很大,曾易站在帐篷外面听的一清二楚,一个声音雄厚的声音说道:“信函确定送到大汉哪里嘛?”

    “回禀呼延可汗,暗狼的人亲自送的!”

    另一个声音急急忙忙说道:“那为何好几天了,还是没有回复?难道古儿汗不同意我们攻打宣德堡!”

    又一个声音:“不会!宣德堡一直是中原王朝插在我草原上的一根刺,古儿汗一直示宣德堡为眼中钉肉中刺,我们攻打宣德堡,古儿汗怎么会不同意呢!不回话肯定是当中有什么意外!”

    曾易在外面心里讥笑:“什么暗狼,早让老子这个锦衣卫宰了!”帐篷里面沉默下来,好一会儿,最开始说话的那个被称为可汗的头头,开口说道:“咱们的粮草还能坚持多久?”

    “坚持不了多久了,统一了附近的小部落,我们的兵力大涨一倍有余,可是粮食消耗也暴涨,再加上那些老弱妇幼,咱们的粮草最多在坚持十天!”

    一个年轻一点的人说道:“那怎么办啊!我们总不能杀马吧!”

    可汗的声音在次出现:“看来攻打宣德堡,已经刻不容缓了!只要我们打下宣德堡,得到他们的粮食,再加上和附近几大部落借一些,咱们也能安全度过此次难关了!”

    听到这里,曾易才想去,前些日子去打劫,结果那些小部落都没人的情况,现在看来,那些人都归于呼延部落了,心里:“怪不得会爆发粮食危机呢,原本就因为战争,没有多少存粮了,人口突然增长一大半,粮食能够才是见了鬼了呢!”

    帐篷里面在次出声:“可汗放心!这次咱们兵力超过五千,在加上建好的云梯,一定能拿下宣德堡的!”

    “好!那明天咱们就领兵攻打宣德堡,这次定要一鼓作气拿下,不能给中原人,增援的机会,一旦打下宣德堡,如果守不住,命人立马破坏宣德堡!”

    曾易在外面收起了轻视之心,这次敌人来势汹汹,五千兵马,在加上云梯,宣德堡的一千多号人,还真不一定顶得住。曾易有些着急了,想赶快离开这里,回去通报一声,的赶快和大同府求援,要不宣德堡危险了!

    曾易心里着急离开,不由得放松了警惕,弄出了些许动静,帐篷里面立马斥问:“谁?”

    “不好!被发现了!”曾易赶紧运转轻功,飞身离开,这时一群人冲出了帐篷,只见一个中年大汉看着曾易离开的方向,怒吼道:“小贼哪里走!”接着也飞身追了出去。

    军营一下子炸了锅,纷纷行动起来查找来袭之人。此时行动迅速的曾易已经跑出了军营,不过曾易并没有安全下来,中年大汉紧追不舍!跑到一处没有人烟的地方,曾易停了下来,不解决后面的大汉,没办法逃跑。

    大汉看着曾易的装束“你是那个部落的!为何偷听我们?”

    大汉把穿着皮甲的曾易当成了别的部落之人,曾易也不解释,抽出天字刀,直接攻向了大汉!大汉能追上曾易,显然武功也是不俗,看到曾易二话不说就开打,也不在废话,抽出腰间的弯刀,和曾易干了起来。

    曾易着急解决大汉后跑路,一出手就是全力施展,没有半点留手,大汉的功夫看着也是战场上练出来的,简单有效的应对着曾易阴狠的招式,两人的招式一点都不华丽,却招招杀招,曾易的破风八刀淋漓尽致的使出,一时间曾易都忘了跑路的事儿,也忘了自己别的武功,只是全力使用刀法对战。

    几十招过后,两人仍然谁也奈何不了谁,此时搜查的士兵已经出了军营,远远的曾易看到了举着火把的士兵,曾易一下反应过来,自己不是在练刀法,现在正跑路呢!心里暗骂自己怎么关键时刻分神?“曾易你特么的可不止会刀法啊,幻阴指,点穴怎么能忘了呢!”

    心里想着,曾易不由的一招幻阴指攻向大汉,大汉猝不及防,差点中招,整个身体扭曲,堪堪躲过,然而车身后左边肩膀整个漏在曾易面前,看着大汉肩膀上的肩井穴,不由的想到:“要是现在我能够到点他一下就好了,那样他一下就失去战斗力了。等等,我够不到,天字刀能够到啊!不知刀砍上去有没有效果?”

    就在曾易使用天字刀打算砍一下大汉肩膀的肩井穴,试试效果,突然又想到了那副经络穴道裸男图,“我干嘛要砍穴道呢,为何不学着庖丁解牛那样,干脆顺着他胳膊的肌肉纹理来一下呢?我可是学了庖丁解牛刀法的!”想到这里,曾易刀法一变,直刺变成了斩,同时用上庖丁解牛刀法,顺着记忆中,人体胳膊上的肌肉纹理一刀斩下。

    这一刻,曾易整个人融入了这一招之中,天字刀仿佛切在了豆腐上,非常舒服顺滑,完全没有骨头阻挡的感觉,大汉的整只胳膊应声而落,大汉一时还没有察觉,右手挥刀还要在攻曾易,可是他失去左臂,动作没能报仇平衡,一下摔倒在地,这时他才发觉自己失去了左臂,诡异的是,他没有感觉到疼痛!

    曾易使完这招,整个人都愣在了哪里,知道大汉到底才反应过来,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天字刀,曾易不敢相信,自己刚刚是如何使出那一招的!此时火光越来越近了,曾易甚至已经能看到士兵模样了,也没在管倒在地上的大汉,曾易转身飞快离开。

    来到部落大门口,门口已经重兵把守起来,曾易赶紧离开,寻找其他出路,沿着简易城墙,曾易悄悄走了几步,周围都是士兵,曾易暗骂一声:“妈的!看来是跑不出去了!”曾易四处一打量,没人!赶紧换下身上的皮甲,穿上了和博尔呼讨要的那套服装,那把弯刀挂在了腰间,悄悄返回来了那家小旅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