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莫名其妙的战斗

作品:《网游之锦衣卫

    几天的练习,不知道曾易的幻阴指怎么样了,反正最近宣德堡的士兵伙食是改善不少,曾易每天都能带回去不少肉,甚至曾易因为不在带队巡逻,有所损失的好名声,立马回来了。他不在带队巡逻,已经开始有人说他,当官的都是一个德行,装不了几天漏出原型了,现在好了,每天带肉回去,名声立马变好了,大家都说曾易是个体恤基层的好领导。

    宣德堡的众人爽了,每天吃肉,曾易疯狂的修炼,导致远处的小动物也快绝种了,曾易只能再往远处走了。现在曾易的练功地点已经快接近边界地区了。哪里的小动物格外多,兴许是草原部落都搬走了吧,他们没有天敌,所以才如此活跃,这到便宜了曾易。

    这天曾易再次来到选择好的练功地点,老远就看到一只兔子,蹦蹦跳跳的吃着草,曾易嘴里哼着儿歌“小兔子乖乖,把门儿开开!快点儿开开!......”曾易一指幻阴指射出,刚刚还在享受鲜美野草的小兔子,瞬间被爆头了“这几天果然没白练习,准确度提高不少啊!”

    收起兔子的尸体,曾易开始寻找下一个野味,转悠了不一会儿,曾易就有所发现,那是一条小河边,河水清澈见底,碧波荡漾,周围绿草环绕,微风拂过,似有万千愁绪,水中泛起了片片涟漪。一头小鹿悠闲的站在河边低头饮水,仿佛一副动物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画卷,不过一个猥琐的身影出现在画卷中,瞬间破坏了这一切的和谐美好。

    曾易猫着身子,看着那头小鹿,想到待会儿能弄到点大补之物鹿茸,曾易不由的发出了一声猥琐的笑声,突然小鹿抬起头来,四周瞭望起来,曾易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慢慢的伸出中指,指向小鹿,突然小鹿回头狂奔而去!

    “靠,老子能让你跑了!”曾易起身追赶,不过曾易的速度可比不上时速能达到七十公里鹿的速度!曾易全力运转轻功,也只能远远的看到鹿的身影,追了好一会儿,小鹿看到没人追逐了,就停了下来,低头吃着美味的野草补充体力,曾易老远看到小鹿停了下来,也放慢了脚步,悄悄的接近,预估了一下幻阴指的距离不太够,曾易干脆拿出了弓箭,嘴里嘟囔着:“妈的!费了老子这么大劲,今天必须吃一顿鹿茸!”

    弯弓射箭,这么远的距离,曾易使用的是刚刚学会的抛射,曾易刚要撒手,小鹿好像感觉到了什么突然转身再次跑走,曾易手一哆嗦,利箭犹如一道寒光,瞬间射到了小鹿身后的小树林里,曾易暗骂一声倒霉,正准备继续追击小鹿,没想到听到树林里传来一声惨叫“啊!”

    “有人!”曾易立马收起弓箭,抽出天字刀,纵身向着惨叫声跑去。

    片刻来到发出惨叫声的地方,只见地上一滩鲜血,却没有人影,曾易立马警觉起来,右手持刀隐隐上台,做好了战斗准备,曾易知道有人中箭了,肯定跑不远,说不定就在旁边隐藏着呢,眼睛四处打量着,突然一滴鲜血掉在了曾易的胳膊上,曾易反应迅速,纵身一跃跳到旁边,曾易刚刚落地,树上跳下一个腿上插着利箭,脸上带着面具,身材瘦小的人,手里拿着一把弯刀,斩在曾易刚刚的位置。要不是曾易反应及时,此时估计已经身首异处了。

    曾易刀之那人:“你是何人?竟敢偷袭朝廷命官!”

    那人看了看曾易身上的军装,冷哼一声:“哼!你入侵我草原偷袭我,还质问我?”

    曾易观察四周,这时才尴尬的发现,追击小鹿,一时没注意,已经跑出国了!

    “少特么的废话,老子就越境了,你能咋滴?”曾易无法反驳人家开始耍无赖了“老子就射你,你又能咋滴?”

    只露着两只眼睛都那人眼神冰冷的看着曾易,咬牙说到:“你找死!”

    曾易懒得和他在废话,直接挥刀冲了上去,那人腿上被曾易无意中射了一箭,背靠这大树,挥刀攻击从上来的曾易,曾易飞身而起,手中天字刀,斩向那人颈部,那人双手持弯刀一挡,突然左手一戳,弯刀竟然变成了两把,左手的弯刀顺势砍向曾易的腰部,曾易大惊,左手幻阴指立马使出,击在弯刀上,堪堪躲过那人的杀招。落地转身,两人都严肃起来,都没有想到对方的武功不在自己之下!

    两人继续打斗,双方的招式,都很简单,却也都阴险毒辣,几招过后曾易就明白这人的刀法也是战场上练出来的,几十个回合过后,曾易仍然没能拿下这人,曾易注意到那人微微颤抖的右腿,突然眼前一亮,左手的幻阴指突然攻向那人胸膛,那人双手挥舞弯刀挡下曾易的幻阴指,不想这是曾易的虚造,右脚跟着一脚揣在,那人右腿的弓箭上,弓箭齐根没入,那人疼的一下弓起了身子,曾易跟着天字刀反手一转斜撩一刀,那人胸膛瞬间开了花,一道深深的刀伤出现在胸膛上。

    曾易转身一跃拉开了距离。那人摇晃了几下最终倒地!曾易哈哈大笑:“说吧!你是什么来路?我可以给你来个痛快!”

    那人浑身鲜血,目露凶光注视着曾易,突然左右手的弯刀,链接在了一起,像个螺旋桨似的,扔向曾易,接着从怀里拿出一封信塞到自己嘴里。曾易一招铁板桥身体直直的向后倒去,天字刀凭着感觉,使出全身的力气扔了出去,弯刀旋转着飞过曾易的头顶,直到砍到曾易身后几颗树才停下来。

    曾易连忙起身查看,之见那人胸膛插着天字刀,等着两眼一动不动,显然已经没气了!曾易走到那人身前,拔出来天字刀,擦了擦放回锦衣卫十四势,嘴里自言自语的说道:“这特么的叫什么事儿啊!莫名其妙的打了一架!”

    蹲下身子,曾易拿出一把小刀,破开了那人的肚子,拿出了那封被那人吞下的信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