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骑术

作品:《网游之锦衣卫

    曾易收下刘鹏也是有自己的考量,曾易知道自己的本事,打打杀杀还行,向今天这样遇到敌袭,他可没办法做到刘鹏那样的反应,人家可是实实在在战场上锻炼出来的。

    刘鹏身为军队里的最低军官,得到了曾易这个算是中层的领导的肯定,十分开心,欣然答应,曾易出任千总,是要上战场的,所以规定可以有十个亲兵保护,曾易收下刘鹏就是让他帮自己弄亲兵队。为了自己的亲兵,曾易甚至把那些他的战利品,二十来匹马也都交给了刘鹏。让他装备自己的亲兵。

    一群人浑身带伤,风尘仆仆的返回了宣德堡,士兵知道,巡逻队又遇到敌人偷袭了,只是惊奇,这次二十多人的巡逻队竟然没有阵亡的,看着马背上的人头,很有可能全歼了敌人。

    吴天德也知道了消息,出来看到曾易带着二十人回来,对曾易竖起了大拇指“兄弟可以啊!无一阵亡全歼敌人!”

    “侥幸!侥幸!!”

    二十多斥候开心的带着人头记录军功去了,而曾易又被吴天德拉着喝酒去了,觥筹交错,两人喝的很尽兴,曾易详细讲了对战的过程,离开时曾易突然想到,自己当时无奈下马的事,开口询问吴天德:“吴大哥!你这里有没有骑术高手!今天的大战,我才发现我的骑术太烂了,完全没办法在马上对战!”

    “兄弟想学骑术啊!......对了,你去马厩找孙老头!那家伙几十年的骑兵了,骑术相当高超!现在年纪大了,退休了专门为军队养马呢!”吴天德想了片刻为曾易推荐了一个人。

    “姓孙!还是个马倌儿!这不是孙大圣吗?”曾易忍不住吐槽。

    曾易前往马厩,马厩很大里面有上百匹马!除了斥候队的二十多匹,剩下的都是骑兵部队的,曾易这个千总进来,一个看着十分健壮的老头,出来拜见曾易。

    曾易四处打量着这些马匹,随口问道:“这里是不是有个孙老头,据说他的骑术十分厉害!”

    “小老儿就是孙老头!”

    “您就是孙先生啊,久仰大名!”曾易态度立马转变。

    “大人严重了,小人愧不敢当!”孙老头卑微的说道。

    “当得!当得!听吴参将说,在这宣德堡里,您的骑术数一数二!所以我学跟您学一学骑术!”

    孙老头军队混了半辈子了,熟知其中道道,明白长官如此客气,他可不能蹬鼻子上脸,赶紧说道“大人折煞小人了,大人想学习骑术,小人一定全力相授!”

    骑兵是一支有组织的快速部队,他们能快速的打击对手,也能在战况不利时迅速撤退,脱离战场是由一群经过长期训练,能在马背上作战的士兵组合而成的。历史上,春秋战国时期赵国邯郸城赵武灵王开始实行胡服骑射,华夏的骑兵正式诞生于此。骑术的发明最初当是为了狩猎,后来引用到军事上。由于骑术在狩猎和军事中的重要作用,历来受到人们的重视。

    老孙头骑了一匹马,带着曾易出了宣德堡,宣德堡外面,孙老头对曾易说道:“大人!我们的骑兵大多是轻装骑兵,讲究的是高机动能力,我先给您演示一下!”说着孙老头跨上马背。

    之见孙老头策马冲了出去!马背上的送老头真当是好身手,不管胯下马匹如何奔跑,老头都牢牢的骑在马背上,跑了一节,老头突然弯下腰来,几部之后抽出马刀,用力挥舞下去!曾易知道要是真有敌人,绝对会被老头斩落马下!

    挥舞完马刀,老头也不停下继续冲锋!冲了一截之后,才拉动缰绳回头,跑回曾易这里,曾易连连拍手,“不愧是吴参将推荐的人,果然厉害!孙先生真是老当益壮啊!不过在下有个疑问,那些草民族的骑兵不都是各种下马上马的花式动作吗?怎么看您的动作都很简单啊?”

    “大人!那些花式动作,小人也会,只是战场上,根本没什么用!那只是表演罢了!战场上越是简单快捷的动作,才是真正的杀招!”

    停了老头的话,曾易也明白了,其实和他的刀法差不多!都是将就简单有效,不追求华丽,最好一招制敌!

    老头开始教导曾易练习,从最简单的上马动作开始。一开始曾易以为老头看不起他,他的骑术再烂,也不至于不会上马吧?后来老头解释了,上马看似简单,其实有很多道道,正确是上马姿势不仅能节省时间,还能让人舒服的骑在马背上,要知道在瞬息万变的战场上,反应时间非常重要!而且正确的上马姿势,也能让胯下的马匹感到舒服,这样更有助于骑兵的战斗。

    在老头的指导下,曾易没多长时间就掌握了正确的上马姿势,不过还不是很熟练,想做到那些骑兵那样,曾易还得多多练习。使用正确的上马姿势,曾易骑上了旺财,你还别说旺财真的平静了许多。

    老头让曾易跑几部,曾易按照以往的习惯冲了出去,跑了一圈,老头皱着眉头说道:“大人!骑马不能只是埋头冲锋,的和胯下的马匹配合,身体要配合马匹的步伐,这样也能节省骑手体力,否则时间一长骑手会很累的!”

    老头告诉曾易,说每匹马儿都像是一个有不同脾气的人一样,骑乘者必须试着去掌握他的情绪,然后用心去对待他,这样一来,聪明的马儿就会与骑乘者产生共鸣,一人一马将会变得非常的融洽,于是在策马奔腾之时,马儿就会很听话的如臂使指。

    曾易听后拍了拍胯下的旺财:“爷们!你啥脾气啊!”旺财白了他一眼然后低头吃草。好吧曾易已经知道了旺财的脾气,这货绝对是个吃货!

    经过短短几天的训练,曾易的骑术有了十足的进步,骑得已经像模像样了,无论是策马加速,还是控马小跑,亦或者是御马转向这些动作,他全都做的得心应手,让老头大呼真是天才!虽然曾易知道老头实在敷衍他,但是他还是很开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