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勾引林平之

作品:《网游之锦衣卫

    顷刻之间,林平之解决了四个青城弟子,笑眯眯的盯着余沧海,真当再出手时,外面有来了个两匹马。正是外号“塞北明驼”的木高峰。后面一匹马上所乘的却是岳灵珊。只见岳灵珊双手被缚背后,坐骑的缰绳也是牵在木高峰手中,显是被他擒住的。

    曾易看向令狐冲,令狐冲已经蠢蠢欲动了,要不是身边的恒山弟子拦着估计早就充上去了,曾易瘪了瘪嘴心里:“人家老公在这呢!你特么的着啥急啊!老子要是林平之也看不上你!”

    看到木高峰,林平之脸上的笑容更甚,林平之可记得当日木高峰对他的侮辱。不过这木高峰不知是老眼昏花还是怎么的,竟然没有认出林平之,其实也不怪人家木高峰,林平之当年一个翩翩公子,现在变成了一个穿的花里胡哨的娘娘腔,搁谁身上也认不出来啊!

    木高峰看到了余沧海,“没想到在此处遇到余观主!余观主一心想观辟邪剑谱,不知实现否?”

    余沧海冷冷说到:“不假!在下确是从头至尾、一招一式都见到了。”木高峰又惊又喜,从马背上一跃而下,坐到余沧海的桌畔,说道:“听说这剑谱给华山派的岳不群得了去,你又怎地见到了?”余沧海道:“我没见到剑谱,只见到有人使这路剑法。”

    听了众人的话,曾易看了一眼旁边的最帅的我,这家伙要不是个土豪,是曾易的潜在客户,曾易真想告诉众人,他们梦寐以求的辟邪剑谱,就在这货手里。

    余沧海没有回答,看向了林平之,林平之捏着兰花指笑了笑,“木高峰!天堂有路你不走啊!本想解决了余沧海,再去找你,没想你自己送上门来!真是极好的!你想我林家的辟邪剑谱,今天可要好好看看啊!不过你要是跪下磕三个头,叫三声爷爷!或许我可以让你多活一年!”

    木高峰也认出了林平之仰天打个哈哈,说道:“你这小子,那日在衡山刘正风家中,扮成了驼子,向我磕头,大叫爷爷,拚命要爷爷收你为徒。爷爷不肯,你才投入了岳老儿的门下,骗到了一个老婆,是不是呢?”

    他不提还好,一提林平之双眼愤怒的盯着他,突然林平之佩剑出手,身形诡异的闪到了木高峰眼前,一剑刺向木高峰,木高峰大惊,侧身躲避,但是为时已晚,被林平之一剑划伤了腿,林平之哈哈大笑“此时你就是跪下,也不管事了,哈哈哈!”

    余沧海也不是个蠢人,挥剑攻出,对着木高峰说到:“木大侠!这贼子学了辟邪剑谱,厉害的紧!不如你我合理杀了这小子如何!”木高峰忍着伤痛回到:“好!”随后两人其攻向林平之。

    看热闹的曾易捅了捅一旁的最帅的我,说道:“你们头,要被砍死了!你们不上去帮忙啊!”

    最帅的我妩媚的白了曾易一眼:“帮啥帮!上去不是找死吗!再说了余沧海死不死管我们毛事!他死了更好,以后松风观,就是我实力最强了!”

    和两人之力,林平之也是轻松应对,没过几招,两人已是满身的伤,可是林平之就是没杀他们,林平之看着两人的惨样:“放心,我不会杀你们,我要斩断你们的手脚,弄瞎你们的眼睛,割掉你们的舌头,捅聋你们的耳朵,让你们一辈子生活在痛苦之中!”

    “果然毒辣!”连曾易这个锦衣卫都听的一阵冷汗,两人自然是吓得不轻,不过两人也不在保留,都开始拼命!打不过就以伤换伤,只见木高峰抱着林平之的腿死死的不松开,张嘴咬着腿上的肉,余沧海趴在林平之的后背掐着脖子。两人疯狂起来还是很可怕的,林平之拜托不掉两人,一剑穿刺了木高峰的后背,后背冒出一股黑水,直冲林平之的眼睛,林平之一下看不到了,发疯的林平之拔出配件,伸手抓过后背的余沧海一剑砍成两截!

    林平之终于报了父母的仇,也不管眼睛都伤,哈哈大小起来:“爹!娘!你们的仇孩儿终于报了!”岳灵珊紧张的跑了过去,“平之!平之!你没事吧!”

    令狐冲拿出恒山的疗伤药,递给岳灵珊,林平之一听是令狐冲,愤怒的吼道:“滚!我不用你们管!我已经是废人了,你可以去找你的大师兄了!”

    岳灵珊哭着说到:“你怎么这样!”

    林平之冷笑道:“无耻贱人!你父女俩串谋好了,福州城外引我上钩。华山派掌门的岳大小姐,下嫁我这穷途末路、无家可归的小子,那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我林家的辟邪剑谱。剑谱既已骗到了手,还要我姓林的干甚么?”

    “你还不知道吧!你的好父亲,也练了这辟邪剑谱!知道我为何和你洞房过后就没在亲热过吗!因为这辟邪剑谱开篇八个大字,欲练神功,挥刀自宫!哈哈哈!”

    令狐冲气不过上前,帮助他的小师妹“林平之!你怎么这样对小师妹?”林平之听了这话更加愤怒了!“去找你的大师兄吧!”说着一掌打在了岳灵珊的胸膛,岳灵珊应声飞出,昏死过去!

    令狐冲紧张的扶起岳灵珊,看着受伤的昏死过去的岳灵珊,令狐冲气愤的拔剑而出,剑指林平之,林平之双眼以瞎,是万分对付不了令狐冲的。这时曾易跳了出来,拱手说到:“令狐掌门!有些过了,平之他们夫妻之间的事儿,外人还是不插手的好!”说完曾易转头对着林平之说到:“平之!你双眼受伤,先跟我回京城治疗一下吧!这否则这毒会危机生命的!”

    这令狐冲就是个混混,根本不考虑其他的事!对着曾易吼道:“你让开!否则连你教训!”

    曾易脸色一下冷了下来:“令狐掌门这意思是,恒山要与我锦衣卫为敌吗?我身为锦衣卫百户,纵然不是令狐掌门的对手!也要和恒山讨教讨教了?”这时恒山弟子也反应过了,赶快上前拦住令狐冲。曾易可是锦衣卫的代表,令狐冲要是把曾易给打了,可真的说不清了,他们虽然看不起朝廷鹰犬锦衣卫,可是不得不承认,锦衣卫不是他们可以对付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