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 林平之报仇

作品:《网游之锦衣卫

    看到林平之,曾易立马来了兴趣,让跟着的十个马仔自己回去,虽然有点卸磨杀驴意思,但是众人也没说什么,直接离开了。余沧海带着一众弟子匆匆下了嵩山,其实余沧海还不知道林平之练了辟邪剑谱,他是看岳不群当了五岳剑派的掌门,怕华山找他麻烦!

    曾易后面明目张胆的跟着,完全是一副看戏的模样,路过嵩山山下的小镇,余沧海也没有停下休息,看来是一心想赶快离开这五岳剑派的地盘。余沧海走的匆忙,完全不在意后面跟着的曾易,至于林平之,早就没影了,余沧海以为甩掉了林平之,只有曾易知道,林平之是等着余沧海离开嵩山后在动手呢!现在他还不敢让岳不群知道,他也练了辟邪剑谱。

    余沧海风尘仆仆的离开嵩山,向着青城山的地盘而去,走出嵩山,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路过一个路边野店,余沧海终于停了下来!一众青城弟子坐下休息,片刻曾易骑马而来,也走进店里坐下,四处一打量,店里做着一堆人,而且都是曾易认识的,左面是青城派的余沧海,右面是令狐冲和任盈盈,令狐冲看到岳不群使用的飞针暗器,已经怀疑到恒山定毅师太,就是被岳不群所杀的,于是边匆匆离开了嵩山。

    店里气氛诡异,一群人低头喝茶无人说话。突然听到外面来了守夜的恒山女弟子喝道:“什么人?”听得有人答道:“五岳派同门,掌门人岳先生座下弟子林平之。”

    曾易立马抬头观察余沧海,余沧海皱着眉头,悄悄拿起了佩剑,只听见林平之道:“在下约了人在此相会,不知众位师姊在此休息,多有得罪。”

    说着微笑看着里面的余沧海,余沧海怒道:“姓林的小子,你在这里伏下五岳派同门,想倚多为胜,找老道的麻烦吗?”说着看向正和任盈盈卿卿我我的令狐冲等人。

    林平之道:“恒山众师姊在此歇宿,我事先并不知情。咱们另觅处所了断,免得骚扰了旁人清梦。”

    余沧海哈哈大笑,说道:“免得骚扰旁人清梦?嘿嘿,你扰都扰了,却在这里装滥好人。有这样的岳父,便有这样的女婿。你有甚么话,爽爽快快的说了,大家好安稳睡觉。”

    林平之冷冷的道:“要安稳睡觉,你这一生是别妄想了。”

    余沧海冷笑道:“你要是有种,便该自行上我青城山来寻仇,却鬼鬼祟祟的约我到这里来,又在这里伏下一群人,好一齐向老道下手,可笑啊可笑。”

    恒山派众人已经猜测岳不群就是杀害定逸师太的凶手,自然对华山没什么好印象,一个女尼说道:“余观主慎言!我恒山派只是路过此处!”

    “那最好不过了!”说完看着曾易:“不知这位百户大人,来此何事啊!”

    曾易笑了笑:“我锦衣卫行动!什么时候还有通报余观主了?锦衣卫可是皇上亲军,余观主难道要造反?”

    余沧海怒指曾易:“你!......我忠于朝廷,没有半点二心!”

    曾易笑了笑没有说话,看向门口的林平之,林平之显然没有认出不带面具的曾易,曾易起身对着林平之说道:“平之兄!多日不见,你已经是一方高手了,可喜可贺啊!”

    林平之看了曾易几眼,想起了曾易,有些惊喜的说道:“尼大哥!没想到你是你大哥!当日还要感谢尼大哥的一路护送!带我手刃仇人,再来和尼大哥叙旧!”

    余沧海也认出了曾易:“原来是你,当年坏我好事!”

    说着一掌摧心掌攻向曾易,曾易伸手一指幻阴指,接下了余沧海这招摧心掌。余沧海看到曾易这招,瞪大眼睛看着曾易,咬牙切齿的说道:“毁我楠木的也是你!今日我定将你碎尸万段!”青城玩家,惊讶的看着曾易,他们没想到曾易就是那个和余沧海硬刚的玩家。

    曾易赶快转移话题,说道:“你还是先过了林兄弟这关再说吧!”心里暗骂自己,怎么忘了和余沧海对打用过幻阴指的!

    林平之叫道:“余沧海,你为了想偷学我林家的辟邪剑法,害死了我父母。现下我一招一招的使给你看,可要瞧仔细了。”说着飞身下马,慢慢向着余沧海走来。

    初生牛犊不怕虎,余沧海身边的几个弟子叫到:“哼!杀鸡焉用宰牛刀,师傅!我们去会会林家的辟邪剑谱!”而青城派的玩家早就远远离开了,他们可是知道此时林平之的实力。就在曾易看戏的时候,一个人坐到了曾易面前,对着曾易说道:“没想到,你就那个高手,还记得我这个大哥吗!”

    着看了来人,曾易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家伙,正是当时硬拉着曾易收小弟的那个青城派的,最帅的我!曾易记得这家伙好像拍卖下了辟邪剑谱!曾易看了看他,小声的说道:“你不会也练了辟邪剑谱吧!”

    最帅的我,无所谓的说道:“练了!不练,花钱买下来干啥!”

    曾易偷偷的往外坐了坐,“你不会是个同志吧!”

    “是啊!这不是很明显吗?要不谁会对辟邪剑谱感兴趣啊!”

    要不是这货是个土豪,曾易现在早就离他远远的了!最帅的我,斜眼看了看曾易,不屑的说道:“你担心什么!不会是怕我看上你把?哈哈!放心吧,我喜欢帅哥!你......很有气质!”

    曾易真想一刀砍了这家伙,他竟然让一个通知给鄙视了!

    不说想砍人的曾易,青城派的几个弟子,挥剑冲向林平之,林平之妩媚的笑了笑,“我记得你们,青城四兽!当年杀我父母之人,有你们一份儿!”

    四名青城弟子挺剑直上,两把剑分刺林平之左胸右胸,两把剑分自左右横扫,斩其双腿。林平之右手伸出,在两名青城弟子手腕上迅速无比的一按,跟着手臂回转,在斩他下盘的两名青城弟子手肘上一推,只听得四声惨呼,两人倒了下来。这两人本以长剑刺他胸膛,但给他在手腕上一按,长剑回转,竟插入了自己小腹。林平之叫道:“辟邪剑法,第二招和第三招!看清楚了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