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作品:《网游之锦衣卫

    岳灵珊剑指玉玑子,冷冷的说道,:“那就领教玉玑前辈的泰山剑法!”说着岳灵珊右手长剑斜指而下,左手五指正在屈指而数,从一数到五,握而成拳,又将拇指伸出,次而食指,终至五指全展,跟着又屈拇指而屈食指,再屈中指,玉玑子大吃一惊:“这女娃娃怎也懂得这一招岱宗如何?”

    岳灵珊冷笑,“我爹爹准备登领五岳剑派,自然会研习五岳剑法!”说着攻了上去。玉玑子急忙使出泰山剑法泰山十八盘应对,泰山十八盘,乃泰山派昔年一位名宿所创,他见泰山三门下十八盘处羊肠曲折,五步一转,十步一回,势甚险峻,因而将地势融入剑法之中,哪像岳灵珊竟然也使出了这泰山十八盘。

    五岳众人大惊,没想到这岳不群真的可能精通五岳剑法!

    这玉玑子辈分挺高,实力弱的可以,几招过后,岳灵珊长剑展开,刷刷两剑,只听玉音子“啊”的一声大叫。几乎便在同一刹那,玉磬子右膝中剑,一个踉跄,右腿一屈,跪了下来,接着岳灵珊挥剑就要斩了这个,在自己伤口撒盐的家伙,岳不群连忙制止,“珊儿!不得对前辈无礼!”

    玉玑子抱着伤口被泰山弟子抬了下去,岳灵珊昂首站在台上,高傲的看着众人。一个瘦削的老者缓步而出,说道:“岳先生精擅五岳剑派各派剑法,实是武林中从所未有。老朽潜心参研本派剑法,有许多处所无法明白,今日正好向岳先生请教。”他左手拿着一把抚摩得晶光发亮的胡琴,右手从琴柄中慢慢抽出一柄剑身极细的短剑,正是衡山派掌门莫大先生。

    岳灵珊躬身道:“莫师伯手下留情。侄女胡乱学得几手衡山派剑法,请莫师伯指点。”莫大先生口说“今日正好向岳先生请教”,原是向岳不群索战,不料岳灵珊一句话便接了过去,还言明是用衡山派剑法。

    这莫大先生,实力明显高过岳灵珊,不过莫大也是个看清形势的人,对于岳灵珊明显的手下留情了!几十招过后,突然莫大先生手中短剑嗡嗡作响,向岳灵珊直扑过去,剑发琴音,光环乱转,霎时之间已将岳灵珊裹在一团剑光之中。岳灵珊一声惊呼,连退了几步。紧急时刻,岳灵珊诡异的一招破了莫大这招,一剑刺在,莫大肩膀。

    曾易一下看明白了,岳灵珊这招绝对是思过崖里五岳剑法的破解之法。

    岳不群飞身入场,拍的一声响,打了岳灵珊一个耳光,喝道:“莫大师伯明明让你,你何敢对他老人家无礼?”弯腰扶起莫大先生,说道:“莫兄,小女不知好歹,小弟当真抱歉之至。尚请原谅。”莫大先生苦笑道:“将门虎女,果然不凡。”

    岳灵珊转头看着令狐冲:“令狐掌门,请!”

    五岳剑派已败两派,曾易看热闹似的抓起桌子上的水果吃了起来,看着令狐冲,现在令狐冲估计很犹豫吧!这可是和初恋情人动手啊。

    令狐冲也没办法,挥剑飞身上了擂台。

    两人对于恒山剑法都不是很熟悉,学的都是思过崖里的恒山剑法,又都知道破解之法,虽说岳灵珊不如令狐冲,不过一时也不至于落败,其实在两人不可避免的对战开始,令狐冲已经落败了,不管什么理由,他都不可能伤害曾经的小师妹的。

    两人使用恒山剑法对战几十回合,岳灵珊出招越来越快,令狐冲瞧着她婀娜的身形,想起昔日同在华山练剑的情景,渐渐的神思恍惚,不由得痴了,眼见她一剑刺到,顺手还了一招。不想这一招并非恒山派剑法。岳灵珊一怔,低声道:“青梅如豆!”跟着还了一剑,削向令狐冲额间。令狐冲也是一呆,低声道:“柳叶似眉。”这两招是两人曾经自创的冲灵剑法。

    冲灵剑法代表着两人的过往。突然,两人都楞在了原地,众人顺着两人的目光,看到两人,曾易一眼就认出了两人,和令狐冲对视的便是那任盈盈,和岳灵珊对视的是那逃婚自宫的林平之!

    曾易没想到两人都来了,赶紧默默脸上,没有带人皮面具,这次放下心来,两人可都是因为他受伤的,任盈盈被他带人差点弄死,林平之更是被他阴的找不到北了!

    林平之看了岳灵珊几眼,视线已经转向围观群众余沧海了,岳灵珊恍惚几下,反应过来,一剑刺向令狐冲,此时令狐冲正和任盈盈含情脉脉呢,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被岳灵珊刺了个正着,一下跌落了擂台。

    令狐冲看了看伤口,阻止了上前的恒山弟子,又看了看岳灵珊,转身走向任盈盈,岳灵珊这一剑,彻底斩断了两人的过往。

    恒山再败,五岳以有三派败在华山门下,剩下嵩山一派,左冷禅冷冷的看着岳灵珊,现场情况有点脱离他的计划,现在对他越来越不利了。打了一上午,围观群众曾易看的都有点饿了,招呼众人“大家累不累啊!这大中午的,要不吃了午饭在打吧!”

    左冷禅正准备叫个中场休息,调整一下战术呢,赶紧接着曾易的话说:“怪左某招待不周!”说着招呼弟子去准备酒菜,邀请大家吃午餐。

    岳不群眼睛恶狠狠的盯着曾易,原本想一鼓作气拿下左冷禅,没想冒出这么个搅屎棍!

    趁着众人吃饭,曾易找到了左冷禅,左冷禅很是感谢曾易,曾易对左冷禅说道:“左盟主相比知道岳不群练习了辟邪剑谱吧!”

    左冷禅皱着眉头回到:“我以知晓!”

    “看来左盟主,没有把辟邪剑谱放在心上啊!这辟邪剑谱可不同反响,左盟主可要小心了!”

    左冷禅看到曾易好像知晓一些什么,赶紧递上几张银票,曾易满意的接过:“辟邪剑谱出自葵花宝典!里面有一手飞针暗器,让人防不胜防。”说完曾易转身就走,走了几步回头对左冷禅说道:“免费送左盟主一个消息,辟邪剑谱开篇八个大字,欲练神功挥刀自宫!”

    听到曾易的话,左冷禅愣了片刻,接着哈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岳不群啊岳不群!这下你是真的伪君子了!哈哈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