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比剑

作品:《网游之锦衣卫

    岳不群同意并派,而且理由冠冕堂皇,为了消门户之见,大出众多掌门的预料,只有为数不多的人知道,其实岳不群和左冷禅打得同样的注意!五派已经有四派同意并派,只剩下一个恒山派了,众人的目光纷纷看向令狐冲。

    其实众人知道,五岳剑派合并已经木已成舟了,四派同意,令狐冲就是反对,也对付不了左冷禅和岳不群这两个老奸巨猾的人。

    左冷禅看着令狐冲:“五派之中,已有四派同意并派,不知恒山派意下如何?恒山派前掌门定闲师太,曾数次和在下谈起,于并派一事,她老人家是极力赞成的。”众人看着左冷禅心里同时冒出一句话:“这瞎话说的,脸不黑不白,也是没谁了!”

    令狐冲也是被左冷禅的不要脸惊着了,愣在哪里,恒山派众女弟子中,一个清脆的声音说道:“左掌门,这话可不对了。我们掌门人和两位师伯、师叔圆寂之前,对并派之议痛心疾首,极力反对。三位老人家所以先后不幸逝世,就是为了反对并派。你怎可擅以己见,加之于她三位老人家身上?”

    左冷禅在次被打脸,忍着上去剁了恒山众人的心里,微笑这说道:“当日在下与定逸师太谈及并派之事,在下就曾极力主张,并派之事不行便罢,倘若如议告成,则五岳派的掌门一席,必须请定逸师太出任。当时定逸师太虽然谦逊推辞,但在下全力拥戴,后来定闲师太也就不怎么坚辞了。唉,可叹,可叹,这样一位佛门女侠,竟然大功未成身先死,丧身魔教东方不败手中,实令人不胜叹息。”

    江湖众人都知道,定逸师太死于飞针,而江湖中使用飞针的最出名的就是东方不败。曾易等人知晓真相同时看向岳不群,岳不群淡然的坐在那里,好像这时跟他没有半点关系,曾易也只能说:“这岳不群的演技也是影帝级的啊!”

    左冷禅把屎盆子扣到了日月神教头上,接着说到:“魔教势大,咱们五派合并,恒山派的事,也便是我左某人的事。定逸师徒的仇自然有我等一起来报!”

    看着不说话的令狐冲,岳不群有点着急了:“冲儿!我辈学武之人,最讲究的是正邪是非之辨。当日将你逐出山门,并不是我和你师娘狠心,不能原谅你的过失,实在你是犯了武林的大忌。我虽将你自幼抚养长大,待你有如亲生儿子,却也不能徇私。倘若今日五岳剑派合并归一,你我师徒也可再续前缘,归为一派了!”

    “不愧是把令狐冲养大的人,太了解令狐冲的弱点了!”曾易知道,岳不群这番话后,令狐冲没办法拒绝了。

    果然,听了岳不群的话,令狐冲一下高兴了起来,不在说什么了。冲虚和方正满脸失望,也明白五岳合并是肯定的了。

    左冷禅朗声大笑:“恭贺岳先生与令狐掌门,自今日起,贤师徒重归同一门派,那真是天大的喜事。”

    一群托儿,鼓掌叫好!

    左冷禅待人声稍静,说道:“五岳剑派之中,东岳泰山,南岳衡山,西岳华山,北岳恒山,中岳嵩山,五派一致同意并派。那么自今而后,这五岳剑派的五个名字,便不再在武林出现了。我五派的门人弟子,都成为新的五岳派门下。”

    五岳合并,绕不开的话题,掌门之位!五派虽然合并,但是谁也不服谁,嵩山派弟子,推荐左冷禅为掌门,华山推荐岳不群为掌门,恒山自是推荐令狐冲了,大家吵吵闹闹,无法打成一致。

    曾易实在看不下去了,高声说到“既然你等是武林之人,不如擂台上见真章吧!胜者为掌门,败者听奉号令,公平交易,最妙不过。”

    众人齐声叫好!

    比武自然不能再这会客厅,众人出了会客厅,留在最后的左冷禅,悄悄拉过曾易,低声说道:“由此更上二百步,我朝帝皇封禅嵩山的封禅台,地势宽阔,本来极好。只是我们布衣草莽,去那封禅台上议事,流传出去,免不了被人说藐视朝廷,望百户大人为我等解释,我等五岳派皆是爱国之士,绝无藐视朝廷之意!”

    曾易笑呵呵的说道:“好说好说!不过这......”说着曾易做了古今中外通用的手势。左冷禅了然,笑着让一个弟子拿来几张银票,递给曾易,曾易眼睛一扫,有个几百两,笑着说客气!然后自然的拿了过去。

    众人围坐封禅台,左冷禅信心满满的说到:“既然动上了手,定要不可伤残人命,不得伤了同门和气,那可为难得紧。不知岳先生有何高见?”岳不群道:“在下以为,最好是请方证大师、冲虚道长、锦衣卫百户等几位江湖德高望重之士做出公正,谁胜谁败,由他们几位评定,免得比武之人缠斗不休。咱们只分高下,不决生死。”

    玩家无语的看着曾易,心里大骂“他特么的算个毛是德高望重啊!”对此曾易心里暗爽!老子也算是混入江湖顶级圈儿了!

    众人说定,突然岳灵珊飞身上了那封禅台,对着众人说道:“华山不学后进,前来领教个派高招!”

    众人盯着场上的岳灵珊,片刻那个夺取泰山派掌门之位的白胡子老道跳上擂台:“岳姑娘大喜,贫道没有来贺,讨一杯喜酒喝,不想今日到先刀剑相向了!贫道玉矶子领教岳姑娘高招!”

    曾易听到玉矶子这话就知道,他完了,岳灵珊不杀他,也会废了他,他竟然在岳灵珊这个绝望主面前提新婚之事。新婚之夜新郎逃婚,人家正难过呢,他给人家伤口上撒盐,这不是找死吗!

    岳灵珊怒吼一声,拔出了配剑,直指玉矶子,玉音子心下大为愤怒:“我比你父亲还长着一辈,你这女娃娃居然敢向我拔剑!”说着也拔出了配剑,打算教训教训岳灵珊这个,不懂得尊敬前辈的女娃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