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定逸被杀

作品:《网游之锦衣卫

    冀北三雄劫持两个恒山弟子,众人不敢上前,三人相互一看,抓着俩个小尼姑就跑,众人急忙追击,冀北三雄一人说道:“分开跑!否则都有可能被抓!”三人兵分三路逃跑,定逸师太飞身而出追击一人,令狐冲追向另一人,剩下几名没有受伤的恒山弟子追向第三人。

    曾易跟着令狐冲追了出去,他估计令狐冲追击的那人,劫持的肯定是仪琳。那人武功不如令狐冲,更别说还带这个尼姑,片刻被令狐冲追上。令狐冲担心仪琳,早已忘了伪装,用原本的声音怒斥道:“小贼!还不快放了恒山弟子!”

    依琳听着声音熟悉,仔细一看令狐冲,“啊!你是令狐大哥!”

    冀北三雄一听这话,大惊!看着令狐冲叫道:“令狐冲,你是令狐冲!你别过来,否则我杀了她!”说着动了动搁在依琳脖子上的刀。

    令狐冲急忙说道:“别!我不过去就是了!你要是敢伤害她,我定要你粉身碎骨!”

    令狐冲冷眼观察着那人,那人压力很大冷汗直冒,盛名之下无虚士,令狐冲早已名动江湖,他不担心是假的!

    曾易悄悄来到那人身后,令狐冲也看到了曾易,眼睛一转,对着那人说道:“咱们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儿,不如这样吧!我离开这里,你放了这位恒山弟子!从此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如何!”

    那人考虑片刻:“好!你走先走!”

    令狐冲慢慢的向后走去,那人全身注意力放在令狐冲身上,根本没注意曾易,曾易突然纵身跃起,一刀砍在那人的右胳膊上,那人吃痛,手中的刀瞬间脱手,后退的令狐冲飞身冲了过来一剑杀了那人。然后扶起然倒在地上的仪琳,仪琳轻声叫到:“令狐大哥!”

    令狐冲仪琳挤了挤眼睛,说道:“你这小尼姑!什么令狐啊司马啊的,是不是认错人了!”

    仪琳回头看了一眼曾易,说道:“对不起!我认错人了,谢谢将军救命之恩!”

    曾易无语的看着两人,心里怒吼:“老子是瞎子还是聋子?看不出这来吗!”

    三人往回敢去,刚走没几步就听到惊叫声,三人赶快赶往出声的地方,来到哪里,一堆人围着,三人赶快上前查看。一看仪琳立马哭喊起来。

    “师傅!师傅你怎么了?”原来是定逸师太,背靠在树上,嘴角流出鲜血,此时已经是弥留之际了,曾易一下就明白这岳不群动手了。

    此时令狐冲也围了过来:“定逸师太!这是怎么回事!”

    旁边哭哭啼啼的恒山弟子说道:“师傅追逐那个劫持师姐的贼人,我们没有跟上,听到师傅的叫声才赶了过来,等我们找到师傅时已经这样了!师姐也遇害了!”

    “怎么会这样?那两个贼人应该没有这么强的实力啊!”令狐冲疑问,一旁的弟子再次回道:“不是那两人,路上已经找到两人的尸体了”

    曾易真想告诉他,是你那敬爱的师傅动的手。

    片刻,定逸师太醒了过来,看着众人,虚弱的对令狐冲说道:“这位少侠,不是朝廷之人吧!”

    此时令狐冲也不再伪装:“晚辈令狐冲!”

    “原来是令狐少侠!咳咳......咳咳咳!”

    仪琳哭着说道:“师傅,你伤在哪里了!”

    “没有了!”说着制止了要为她上药的仪琳,对着令狐冲说道:“令狐少侠!你答应我!”

    “是,师太,师太但有所命,令狐冲纵然粉身碎骨也一定办到!”

    定逸师太看了看一旁几个哭哭啼啼的弟子,虚弱的对令狐冲说道:“你......你你来接任恒山派掌门!”

    一群女弟子,一下忘记了悲伤,都看着令狐冲,令狐冲尴尬的说道:“师太!晚辈是男儿之身,不能接任恒山派掌门!”

    曾易在旁边看着:“妈的!得了便宜还卖乖,白白捡了个掌门,还特么的矫情,不想做,传给老子啊!”当然曾易也只是在心里说说吧,现在人家正伤心呢,他可不敢说出来。

    定逸师太,根本没听令狐冲的话,对着自己的弟子说道:“我......我传......我传令狐冲,为恒山掌门!你们不答应,我死不瞑目!”

    “你答应我!”

    “师太!晚辈......晚辈答应您就是了!”

    令狐冲话音刚落,定逸师太头一歪,已经去了。接着传来一阵哭喊声!

    几个恒山弟子,起身就要追出去,令狐冲大声呵斥:“站住!你干什么,你这样能为定逸师太报仇吗?”

    “我令狐冲发誓,一定为定逸师太报仇!”

    曾易旁边看的想笑:“这刚刚还说不想当掌门,现在都会用掌门的口气训人了!不愧是华山出来的弟子啊!”

    令狐冲吩咐恒山众弟子,先把把定逸师太的的尸体运山去,此事稍后再议。众弟子听令,收起悲伤忙活起来。

    令狐冲看向曾易,曾易立马收起刚刚还是看戏的样子,一副惊讶的表情看着令狐冲,手指着令狐冲,怒斥道:“你你你!你不是福建泉州府参将吴天德,你竟然冒充朝廷命官!”

    令狐冲拱手对曾易说道:“兄台,你是个好官,为了对付山贼,身先士卒。欺瞒兄台实属在下不对,今日我恒山遭此劫难,改日令狐冲亲自前往余杭赔罪!”

    说着转身走开,走了几步停了下来,犹豫一下,对曾易说道:“这福建泉州府参将吴天德是个大贪官,被我绑在了来往余杭路上的一处茅草屋内!”

    看着令狐冲走远,曾易高呼道:“你这是用私刑!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你不能因为他贪污,就动用私刑!”令狐冲头都没回,估计是没听到,说完,曾易关闭了录像功能,大声高骂令狐冲!令狐冲还不敢还口,就问还有谁?

    离开二十八铺,曾易原路返回,吴天德被绑了几天了,可别给饿死了,一路狂奔,返回了先前住过的小店,询问店小二,前方有没有废弃的村庄什么的,小二回答,前方十几里处有一个废弃的旅店。曾易纵马而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