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看着都疼

作品:《网游之锦衣卫

    躺在横梁上,曾易忍受着魔音入耳,浑身有些发热,他都怀疑是不是自己不小心吃了春心荡漾散了,忍不住偷偷查看正在床上翻天覆地的两人,瞬间冰冷下来,搁谁身上只是看到两个头颅转来转去的,也没什么不良想法了。

    两人战斗了也就几分钟,都是第一次,能有这时间也不错了,“好好享受人生的第一次,说不定也是最后一次的快乐吧!”曾易躺在横梁上心里对着中场休息的两人说道。

    两人都是第一次享受那种升天的感觉,中场休息过后,紧接着下半场的战斗,不得不说练武之人的体力好,两人足足进行了四个回合的较量,最终抵不过加料美酒的侵蚀,双双睡去,半夜林平之幽幽的醒来,眼神痴迷的看着正熟睡正酣的岳灵珊,轻声说道:“珊妹!爱妻!”

    曾易看的好像大声嘲笑,现在林平之肯定异常纠结,没享受过那种感觉还好说,现在吗,估计心里不知犹豫成啥样了。

    林平之眼神痴迷的盯着岳灵珊看了有足足半个小时,突然眼神坚定的站起身来,穿好衣服。

    又看了一眼熟睡的岳灵珊,接着坚定的转身离开床边,拿起桌子上的宝剑,走出了房间。曾易赶快跳下横梁,轻声的跟了出去。

    林平之拖着沉重的步伐,来到了后山的山谷,林平之思绪万千自然没有注意身后还跟着一个曾易,站立在山谷中央,林平之闭上了眼睛,良久才重新睁开眼,此时他的眼神已经异常坚定,高声呼喊:“爹!娘!孩儿终于有了为你们报仇的资本了!”片刻眼神突然柔情起来轻声道:“珊妹!爱妻!我林平之下辈子,再来报答你。”

    在哪里林平之站了足足有半个小时,闭着眼睛,脸色时而坚定,时而柔情。曾易在不远处看的爽翻了,心里无比痛快“妈的!让你阴老子!哈哈哈哈!”

    好久林平之眼神再次坚定起来,睁开双眼,从怀中掏出一件袈裟,曾易万分激动,终于再次见到辟邪剑谱了,林平之看了看手中的剑谱,随后用力扔向天空,眼睛一眨不眨的注视着飘飘落下的剑谱,伸手慢慢拔出佩剑,突然咬牙斩下。

    “啊!”一声震耳欲聋的嚎叫声传入曾易的耳朵,曾易捂着耳朵:“活该当太监,妈的!声音这么尖锐!”

    再看林平之已经倒在了地上,辟邪剑谱飘飘而落,盖在了林平之的身上,林平之摸着盖在身上的袈裟,突然大笑起来:“哈哈哈哈!”

    “啊哈哈哈哈!”一声更大的笑声传入林平之的耳朵,林平之赶忙挣扎的起身,但是下身传来的疼痛,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

    曾易大笑着走到林平之面前,看了看林平之血渍呼啦下身“啧啧啧!看着都疼!”

    此时林平之也看到了一身夜行衣的曾易,睁大眼睛死死地盯着曾易:“是你!”显然林平之也认出了,曾易就是那天和他争抢辟邪剑谱,被他阴死的人。

    “没想到吧!你个死太监,最后得到辟邪剑谱的人还是老子!”说着曾易拿起,那件众人争抢的记录着辟邪剑谱的袈裟。

    还在林平之面前晃了晃“看!辟邪剑谱到了老子手里,你能奈我何?”

    林平之愤怒的看着曾易,举剑刺向曾易,曾易一脚踢开他那颤颤巍巍的右手拿着的佩剑。

    “现在剑都没了,你还能奈我何?”曾易嘲笑的看着林平之。

    如果眼神能杀人,估计现在曾易早就千疮百孔了,看着地上凄惨的林平之,曾易觉得还不够过瘾,拿出剩下的春心荡漾散,全部喂给了林平之,“好好享受吧!这可是老子高价购买的强力春药......不过你好像没有那个功能了,哈哈哈!”

    喂完春药,曾易还喂了林平之一点疗伤的药,可不能现在就让林平之死了。

    曾易不会杀林平之,他还想看看,自己切了自己下面,还丢了辟邪剑谱的林平之会如何面对,他享受过一次的岳灵珊“不知道,有了一次升天感觉的岳灵珊能不能忍住,不给林平之带绿帽子!”曾易恶意满满的想着。

    曾易万分激动,怀揣着辟邪剑谱,满心欢喜的离开了山谷,当然在离开华山前,曾易怕林平之跑了,还替林平之高声呼救了几声:“来人啊!后山有刺客!”喊完后曾易就跑回了华阴郡。

    对于自己做好事不留名的行为,曾易只想对林平之说:“不用谢!还是想想怎么面对自己如花似玉的老婆吧!”

    回到华阴郡,曾易都没有回悦来客栈,连夜马不停蹄地往京城长安赶,怀揣整套绝学,以他那坑爹的福源,曾易可不放心留在华山的地盘,还是京城长安安全,这里毕竟是他的老巢。一路上奉天承认就没有离手,曾易打算好了,万一发生意外,立马自裁,哪怕碰到一个打劫的新手也不例外,曾易的确保这辟邪剑谱万无一失!

    一路上没有发生意外,曾易安全到达京城,回到自己的铁匠铺曾易才放下心来,心情忐忑的拿出了辟邪剑谱,看了起来,曾易还有点担心,这辟邪剑谱又和凌波微步似的,是修炼的秘籍,玩家根本不能用的秘籍,那样价值可就大打折扣了,只能卖给了。结果喜出望外,曾易打开袈裟,系统提示就来了,问曾易是否学习绝学辟邪剑谱。

    曾易立马查看学习条件,要是不用自宫,他不建议学习这项强大的绝学,结果大失所望,开头第一句就是“欲练神功,引刀自宫.若不自宫,功起热生.热从身起,身燃而生.由下窜上,燥乱不定.即便热止,身伤不止.”曾易也懒得再看下面了,直接否定,他可是要励志做冠军的男人,或者冠军妹妹的男人,怎么能进宫呢!再说了屋子里还有个公主呢,马上就要无码了,这时候怎么能放弃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