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砍树

作品:《网游之锦衣卫

    最帅的我,带着曾易一路返回松风观,他在碰到曾易之前,刚刚完成一个门派任务,要去交下任务。松风观青城派龙门派的所在地,首座余沧海,余沧海也是曾易的老熟人了,现在曾易祈祷不要遇到这个老熟人。

    曾易自从进人松风观,就上下左右来回打量,想寻找金丝楠木的所在地,而最帅的我,为了显示自己当大哥的风度,一路为曾易介绍这松风观,一路上还不时有人和最帅的我打招呼,走了没几步又有人调侃的问到:“嗨!大衰哥,又骗了个小弟?你这厮当大哥,当上隐了啊!”

    最帅的我白了那人一眼:“瞎说什么大实话啊!我们是情投意合!”随后在曾易耳边悄悄说道:“别听他们瞎说,他们是嫉妒我的帅气。没办法帅的人一定是孤独的!你是无法理解的。”说完还打量了一下在的脸庞,流露出一种失望的表情。

    曾易现在真想接下人皮面具,露出自己绝世的容颜,闪瞎他的狗眼!.......好吧两人都是不要碧莲的人,谁也不要鄙视谁了!

    最帅的我给曾易介绍了不少青城派的事,对于曾易来说一点卵用都没有,什么余沧海和他师妹不得不说的故事,什么司马卫和余沧海抢掌门的事,曾易都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完全没有听进去,直到快要到了最帅的我交任务的地点,曾易发现了一颗高达十几米多米的大书,嘴里忍不住嘟囔着:“幼枝和幼叶密生褐色绒毛。单叶互生,革质,倒披针形或倒卵形......是了!这就是金丝楠木了!”

    看着曾易目光注视着那棵树,最帅的我又找到了嘚瑟的理由,仿佛什么天大的秘密似的,悄悄的在曾易耳边说道:“我跟你说啊!那可是余沧海的宝贝,以前曾经同门的玩家,不小心砍了个树枝,结果被余沧海废了武功,逐出了师门,啧啧啧!那叫一个惨!”

    听了最帅的我的话,曾易更加确定这就是金丝楠木了。

    最帅的我交了任务,还要带曾易,曾易以现实有事决绝了,现在他已经被利用完了,可以抛弃了,要是野外,曾易的打劫一波,现在吗就算了。

    在最帅的我依依不舍的注释下,曾易离开了松风观,回到悦来客栈,喝了几杯免费的茶后,曾易也没有在出去,而是等着夜晚的到来。

    一下午曾易也没事干,打开好友名单,挨个飞鸽传书。

    “老大,老三,老四,干嘛呢?”

    老大:“打架!”

    老三:“泡妞!”

    老四:“练习机关术!”

    “奥!没事,只是问问你们,中午吃啥去?”

    然后曾易再也没有接到几人的回复。

    几人没有回复,曾易就飞鸽传书给花前月下的妹妹雪花发飞鸽传书,雪花肯定不会不回复他。

    “小雪花,干啥呢?想没想哥哥?”

    接到雪花的回复,曾易就后悔了,人家回复他“想了!”曾易感觉自己被调戏了。再然后曾易接到了十几条雪花的飞鸽传书

    “大叔!你怎么不打招呼就离开了?”

    “大叔!好几天了,你怎么不来找我玩?”

    “大叔!你在哪里呢,来找我玩儿吧!我学会了好多武功!”

    “大叔!你来之前能不能给我买几件最新款衣服啊!”

    ......

    最后曾易回复说,他宿舍的老三现实里被人砍了,他要去医院看望,这才止住了小雪花的疯狂攻势。吓得曾易都不敢在给别人发了。

    时间飞快,转眼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外面的玩家也大量减少,毕竟除了曾易他们这样无所事事的大学生外,一般的人还要生活的。

    趁着夜色,曾易大明大白来到松风观,一路根本没人怀疑曾易是个居心叵测的特务。悄悄来到大树下,曾易大量了一下,发现这树很粗,想要一下砍倒,基本不可能,只能分阶段的砍了,而且还不能留下太明显的痕迹。

    这点事难不倒曾易,他的大明十四势,可不是浪得虚名,里面的小工具应有尽有,其中就有线锯,虽然效率没有砍伐高,但是贵在隐秘。

    曾易在树周围徘徊了好久,直到附近没有了人影,赶快蹲在树下,拿出线锯,锯了起来。锯了有十几分钟,曾易真想那把斧子直接来,这线锯的速度慢的曾易有点崩溃,十几分钟,也就锯破了表皮。

    为了金丝楠木,曾易也只能忍着,继续开锯了,又是十几分钟,突然传来了脚步声,曾易连忙停下,站起身来游荡。几个玩家路过,看着是外出任务回来下线的。几个玩家离开,曾易继续,就这样大半个晚上,断断续续有玩家路过。

    期间还有个巡山的路过,看到徘徊的曾易,还仔细看了看,吓得曾易赶紧做了个扎马步的动作,看过后,直夸曾易练功努力,说青城派以后肯定有他一席之地。

    玩家和断断续续的路过,曾易的工作也只能是断断续续进行,直到后半夜,曾易也才锯了一半,曾易实在累的不行了,再加上附近徘徊的时间长了,怕引起注意,曾易绝定离开,地上抓了几把土,在裂缝处抹了抹,原本就细小的裂缝,更加不明显了,不注意看根本发现不了。

    离开松风观,曾易返回悦来客栈下线休息了。

    下线后,宿舍众人,恶狠狠的看着盯着他,曾易仿佛受了委屈的小媳妇,窝在床上:“你你你们要干什么?”

    “妈的!就因为你没事发飞鸽传书,老子打架打输了!”

    “对!我特么的正要攻破一个美女的二垒,被他一弄,泡汤了!”

    “恩!我练习机关术正到了要紧时刻,比他一打扰,瞬间失败了!”

    几人异口同声的说道:“你说!该怎么补偿我们的损失啊!”

    曾易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要钱没有!要命也不给!”

    “哎呦!还嘴硬,兄弟们让他见识见识我们的少林抓奶手!”

    最终曾易还是乖乖的出去买宵夜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