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莽牯朱蛤

作品:《网游之锦衣卫

    段誉听了曾易的话,惊讶:“啊!大哥,我我,还是放过他们吧!”曾易叹息一声:“兄弟,你还不明白吧吗?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不是你杀人,就是人杀你,你这样会害了自己的!”

    段誉还没回答,那几个龙套不干了,两人在人家面前谈拢谁来杀,能不生气吗,几个吼道:“哇呀呀!兀那小儿,竟敢不把你爷爷们放在眼里,拿命来!”说着几人提刀冲了过来。

    曾易一看,两下跳了出去,而段誉,楞在现场,片刻摆动双手“别过来,你们别过来!”几个神农帮残存的小喽喽,一看段誉一副小白的样子,更加凶狠的冲过来,片刻冲到了段誉面前,冲的最前面的人,挥刀横斩向段誉,段誉吓得连忙摆手“不要!不要!”身体却本能反应似的,向后倒下去,那人接着刀劈倒在地上的段誉,段誉身体向左摆动,再次惊险的躲了过去。

    曾易都惊呆了,原本他都准备好出手相救了,没想到人家自带避闪光环。

    几个小喽喽也惊呆了,这是在玩儿他们啊!这能忍,兄弟们一起上,剁了这个小白脸!然并卵,五六个人砍来砍去,愣是没摸着人家段誉的衣服,段誉在当中好似一个不倒翁,左右摇摆,上下腾挪,气的几个小喽喽更加疯狂了。

    这时段誉翻身一跳,跳出了几人的包围圈,继续摆手:“别打了,你们别打了,大家有话好好说嘛!”几人现在被段誉气红了眼,哪能听进这话去,一起攻了上来,段誉吓得闭眼伸手抵挡,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前倾,刚好抓住两个小喽喽的手腕,北冥神功自然而然的发动,三人一下不动了,两个小喽喽向剩下的几人叫喊道:“快快救我!”

    剩下几人赶快拉两人,结果他们也被吸住了,在哪里不动了,几人惊呼:“这小子修炼邪功,吸人内力!”

    这时段誉也知道自己正在吸人内力,不过他刚刚练成,根本不能自如控制这北冥神功,只能高呼:“你们快离开!快快离开啊!”

    几人要是能跑开,早跑了,被段誉吸住根本不能动弹,只能开口大骂:“小子,你修炼如此阴毒的功夫,你不得好死!”

    段誉更加着急了,回头对着曾易说道:“大哥,快帮帮我!我没想吸他们的内力啊!”曾易无语,这么好的事,他竟然不想着多吸点,反而着急放开!“你不想用着北冥神功,把天赋福源给老子啊!”曾易心里忍不住吐槽。

    不过人家说了,曾易也不能不就,万一影响了两人的关系可就不好了,好不容易抱了条大腿,可不能出错!

    曾易看着被吸的,爽的不行的几个小喽喽,心里鄙视“这些个沙比,不懂得从段誉这里下手啊!”想着,曾易走到段誉后面,一把拉住段誉,正打算拉开几人,突然曾易感觉他也动不了了,看着属性栏里不断减少的内力,曾易知道他又自己打脸了。

    内力可是最难练的,曾易几乎每天都练,到现在也只有五年的内力,看着不断流失的内力,曾易那叫一个心痛,“不行,得想个办法啊!在这样下去,会被这家伙吸成人干的!”

    片刻之后,曾易崔动龙象般诺功,抵抗着来自段誉的吸力,颤颤巍巍的抬起另一只手,伸出中指,瞄准被段誉吸着的那几个人,一道劲气冲指而出,瞬间击穿了最前面小喽喽的头颅,然后几人倒向四周。

    曾易倒在了段誉旁边,正想起身,可是全身好像被帮助了似的,接着系统提示曾易,说他使用内力过度,导致身体虚弱,要呆半小时才能恢复行动。

    “得了!躺着吧!”幸好这里深入无量山,没人轻易来着里,要不以曾易的人缘吧,碰到个北狼的玩家,还不把他大卸八块。

    看看旁边的段誉闭着眼睛昏迷在哪里,此时身上一股绿,一股红的,估计是那北冥神功正在消化所吸的内力呢,而那几个小喽喽,趟在哪里,早已没有了动静。干躺着实在难受,曾易四处打量,也欣赏欣赏这无量山的美景。

    约莫着过了十几分钟,曾易四周查看,打发时间,这时旁边突然传来了“呱!呱呱!”的叫声,曾易心里:“没想到这里还有蛤蟆呢!等等蛤蟆?妈的!不会是段誉吃了百毒不侵的莽牯朱蛤吧!”曾易越想越觉得不对,这场景段誉躺在地上一动不能动,旁边就是蛤蟆叫声,“妈的!肯定是了。”

    曾易默默的注释这旁边的草丛,想看看这号称万毒之王的莽牯朱蛤,究竟是个什么样子,旁边的草丛动了几下,曾易知道来了,瞪大眼睛仔细的看着,刷的一下,草丛里钻出一个东西,曾易定眼一看,不是那莽牯朱蛤,而是一条游出一条红黑斑斓的大蜈蚣来,足有七八寸长。

    曾易想起来了,就是因为这蜈蚣,莽牯朱蛤才钻到段誉的肚子里的,蜈蚣快速的游走,这时草丛里跳出一只全身殷红的小蛤蟆来,“这就是莽牯朱蛤?除了颜色艳丽点,好像和蛤蟆也没什么不同啊!”曾易忍不住想到。

    蜈蚣游动极快,朱蛤接连追扑几下,竟没扑中,曾易看的热闹:“还号称什么万毒之王呢,连个小小的蜈蚣,也抓不住,你丢不丢人啊!等等,蜈蚣你特么的爬错了,段誉在老子后面呢,你别爬到老子身上啊!”

    蜈蚣躲了几下迅速的爬到了曾易身上,曾易大惊,他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没有段誉的命,要是被这两个家伙爬到了肚子里,肯定中毒身亡。

    “蜈蚣,你特么的从老子身上下去!你要敢进老子的嘴,老子咬死你!”蜈蚣可听不到曾易的心里话,正在曾易身上快速逃窜,这时莽牯朱蛤“呱呱”一声叫,一股淡淡的红雾向蜈蚣喷去,蜈蚣急速游走,跑下曾易的身体,然后那淡淡的红雾直接射在了曾易的脸上,恩曾易被一直蛤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