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然并卵

作品:《网游之锦衣卫

    段誉拉着曾易就跪在了石像面前,对着曾易说道,“条件有限,你我兄弟二人,不如就在神仙姐姐面前结拜吧!我今年十九,不知兄弟年方几何?”曾易点头答应胡诌道:“我虚长兄弟几岁,今年二十有五。”

    正要跪拜,曾易突然想到,自己还带着人皮面具呢,大惊!“妈的差点忘了,可不能用戒痴的脸,来结拜啊!”赶快说道:“兄弟,你我既然要义结金兰,就该坦诚相待,哥哥我有一事骗了你。”说着伸手揭下了人皮面具。

    段誉惊讶!曾易解释道:“兄弟经过这次的事,也明白江湖险恶,哥哥也是没办法,为了躲避江湖仇杀,只能出此下策,希望兄弟不要怪哥哥。”

    段誉赶快回答:“不怪!不怪!我理解哥哥的!”

    两人跪在石像面前:“黄天在上,今日在神仙姐姐面前,我尼古丁,我段誉结义金兰,从今往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说完,两人跪拜三次,段誉看着曾易:“大哥!”曾易回道:“兄弟!”

    结拜仪式刚刚完成,系统提示来了,系统提示:玩家与段誉义结金兰,玩家不可背板誓言,负责遭受大理段氏追杀,不死不休!

    “得了,这下彻底绝了老子杀人越货的想法了!”曾易心里吐槽。

    曾易可没忘记此行的主要目的,和段誉客气一番,打量地上的蒲团,正要起身的段誉低头一看蒲团,惊呼道:“大哥你看,这是何物?”

    说着从蒲团内拿出了,一看是一卷绸缎,打开里面白绸上写着几行细字:“汝既磕首千遍,自当供我驱策,终身无悔。此卷为我逍遥派武功精要,每日卯午酉三时,务须用心修习一次,若稍有懈惰,余将蹙眉痛心矣。神功既成,可至琅嬛福地遍阅诸般典籍,天下各门派武功家数尽集于斯,亦即尽为汝用。勉之勉之,学成下山,为余杀尽逍遥派弟子,有一遗漏,余于天上地下耿耿长恨也。”

    曾易早已知晓这番话,根本不在意,催促段誉打开绸缎,里面漏出卷成一卷的帛卷,打开。

    第一行写着“北冥神功”,然后也没有什么反应,压根就没有学会的提示“难道我观看的方式不对?”曾易闭眼再次睁开“我看!我在看!我还看”,还是没反应,曾易明白了,这对于玩家来说,根本不是武功秘笈,这特么的就和曾易给铁锤的书一样,只是一本书,对于来说可能有用,对玩家来说就是垃圾。

    曾易不死心,催促段誉继续打开,慢慢打开段誉突然“啊”的一声,心中怦怦乱跳,霎时间面红耳赤,全身发烧。帛卷上赫然出现一个横卧的裸女画像,全身一丝不挂,面貌竟与那玉像一般无异。当然这是对于段誉来说的,曾易看到的是,大家应该猜到了万恶的马赛克又出现了,曾易已经无力吐槽了,马赛克打得那叫一个全,除了手臂和脖子那看到,剩下的一片模糊。

    段誉红着脸赶快合上卷轴,嘴里嘟囔着:“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

    曾易着急伸手接过卷轴,赶快全部打开,卷轴末端,出现了凌波微步那四字,曾易上下左右看了又看,还是没反应,曾易突然觉得生无可恋了:“特么的,能不能不这么坑啊!”

    曾易还是不死心,打开北冥神功仔细看,上面写道“庄子逍遥游有云:穷发之北有冥海者,天池也。有鱼焉,其广数千里,未有知其修也。又云: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则芥为之舟置杯焉则胶,水浅而舟大也。是故本派武功,以积蓄内力为第一要义。内力既厚,天下武功无不为我所用,犹之北冥,大舟小舟无不载,大鱼小鱼无不容。是故内力为本,招数为末。以下诸图,务须用心修习。”

    上面的汉字曾易都认识,但是连到一起,曾易就懵逼了,完全看不懂啥意思,再看那裸女画像,身上布满绿线,当然曾易只能看到手臂上的那写条绿线,线旁边,以细字注满了“云门”、“中府”、“天府”、等字,曾易知道这些都是穴道,然并卵。你不能指望一个现代人精通这些穴道,就是精通,也没用,压根就没法练。

    曾易感受到了世界慢慢的恶意,气愤的随手扔给了段誉。段誉惊讶:“大哥怎么给我了?”

    曾易一身正气:“兄弟你拿着吧!哥哥我一身武学,还未学至精髓,怎可贪恋其他武学!我看你满心欢喜这画上的女子,你就拿着吧!”

    段誉听后脸红,不过没说什么,拿起卷轴段誉犹豫不决,掩卷不看,片刻嘴里念叨:“神仙姊姊吩咐:以下诸图,务须用心修习。我不过遵命而行,不算不敬。”缓缓打开,不过也没再看那裸女画像,翻到最后,查看起了凌波微步。

    凌波微步出自洛神赋,段誉这个书呆子自然知晓,看了十分欣喜,卷轴上注明步法,又详注易经六十四卦的方位,段誉熟习易经,学起来自不为难。这出自易经的武学,段誉十分有兴趣,一得悟解,乐趣之大,实是难以言宣,不禁说道:“武学之中,原来也有这般无穷乐趣,实不下于念经。”

    不由的竟然在石室里练习了起来,着凌波微步不亏死绝学,步伐奇妙,走了上一步后,无法接到下一步,直至想到须得凭空转一个身,这才极巧妙自然的接上了有时则须跃前纵后、左窜右闪。

    凌波微步果然精妙无比,段誉的练习不知不觉吸引了曾易的目光,看着人家的步伐,曾易在想想自己的基础轻功,简直就是和法拉利的区别。曾易眼红的发紫,目光一动不动的盯着段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