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在遇马赛克!

作品:《网游之锦衣卫

    无量剑派剑湖宫后山,曾易也不知段誉到底被关在哪里,只能乱找,幸好现在玩家都在乱战,没空来后山,要不,还真不好找段誉。

    转悠了大半天,曾易也没有发现,曾易无奈叹息:“妈的!好不容易碰到个大腿,愣是没抱住,我也是日了狗了!”没办法,找不到段誉,曾易也只能离开,他不敢再待下去,要是玩家们反应过来,结束了战斗,那肯定要来后山寻找传说中的无量玉璧琅嬛福地,那可是预示着两种绝学啊,那个玩家不动心,他身上还带着一块帮派令呢,可不敢在浪了。

    后山密林中穿行了老一会儿,然后曾易发现他迷路了,走了几圈发现完全分不清东南西北,没办法只能再次寄出扔鞋**,选出了一条路,又走了老半天,曾易发现他好像兜了个圈子,又回到了扔鞋的地方,气的曾易也不走了,打算发飞鸽传书,让哥几个来带带他。

    飞鸽传书写好还没发,曾易突然听到不远处有动静,马上收起飞鸽传书,潜伏了过去。

    藏好身影,曾易露头查看,只见前方不远处一男一女两名,站着说话,旁边就是坐在地上的段誉,曾易认出了那一男一女,他在剑湖宫的练武场见过两人,想来两人应该是无量剑派的弟子,曾易正打算上前去救段誉,后来一想,不能现在去救,这救人也是讲究时机的,救早了他没有感觉到危险,最多算是锦上添花,救迟了就剩尸体了,就得等到段誉有生命危险再去救,那时段誉对他肯定是感激涕零。

    曾易继续潜伏,场上那女子说道:“师兄!你为何要拉着我来看守这个小子啊,现在门派危机,我们还是赶回去吧!”

    男子看了女子一眼:“师妹你傻呀!看不出来师门在劫难逃了啊,我拉着你到后山看守这小子,是为了逃命的,要是师门胜了,咱们就回去,要是败了,师兄带你从小道离开!”

    曾易在一旁惊奇的看着那男子,心里:“没想到里,竟然有和我行事风格相同的人,兄弟机智啊!”这男子确实机智,当初左子穆命人看管段誉,这家伙主动跑了出来,要不是这样,估计早就成了玩家的刀下魂了。

    那女子惊讶:“上山的路,不是都被堵死了吗!”

    男子笑了笑:“你放心,这条山道再隐僻不过了,连我们东宗弟子来过的人也没几个。师父每隔几天,便带着弟子来钻研无量玉壁上的秘奥,这么多年下来,什么也瞧不出来。我看的都快吐了,所以有时假装要大解,便出来到处转转,才发见了这条小路。”

    女子柔情的问道:“可是,师师兄你为何,要带着我离开呢!”

    男子一把抓住了女子的手:“我一见你,心里就发下了重誓,要跟你终身厮守。如今师门遭受如此大难,师兄怎能一个人逃呢,师妹你还不明白我的心吗?”那女子轻轻一笑,柔声道:“师兄,我明白。”男子继续道:“师妹,你待我这样,我一生一世,永远听你的话。”从语音中显得喜不自胜。

    曾易都等烦了,心里:“你们特么的到底杀不杀段誉啊,老子还等着,化身英雄出场救人呢!”

    女子还是有些担心:“咱们这次背叛师门私逃,武林中是再也不能立足了,该当逃得越远越好,总得找个十分隐僻的所在,悄悄躲将起来,别让咱们师父与同门发见了踪迹才好。想起来我实在害怕。”男子握着女子的手道:“你也不用太担心了,还有我呢!再说了我瞧这次人家都是有备而来,咱们东西两宗,除了咱二人之外,只怕谁也难逃毒手。”那女子又叹了口气,道:“但愿如此。不谈这些了!”

    两人卿卿我我一阵。

    男子道:“从今而后,咱二人再也不分什么东宗西宗了。我俩东宗西宗联姻,合为一体”只听那女子鼻中唔唔几声,低声道:“别别这样。”曾易在远处早就瞪大了眼睛,妈的,都这么豪放吗,刚表白就动手!

    那女子欲扬先抑的拒绝,男子焦急的说道:“师妹,你就依了我吧,若是我日后负心,就掉下这山崖粉身碎骨!”那女子格格娇笑,伸手捂住男子的嘴,腻声道:“你死我怎么办啊?”

    说着两人亲吻在了一起,两人动作越来越大,曾易已经准备录像截图了,这时女子娇喘道:“师师兄,别别再这里,还有人在呢!”

    男子回头瞪了段誉一眼,回头柔声道:“师妹你等一下!”说着走向段誉,曾易在不远处,都准备动手了,以为这家伙要杀段誉,结果他只是把段誉反手绑了起来,段誉不断反抗,奈何手无缚鸡之力。曾易又放下心来,现在曾易也不希望这两个家伙着急动手,好戏完了再动手也不迟吗!

    男子绑完段誉后,一把抱起了女子:“师妹,这下没人打扰咱们了,我们去树林里!”女子女子格格娇笑,腻声道:“师兄,你以后可的对人家好啊!”

    说着两人走向旁边的树林里,曾易起身犹豫了片刻,然后淫笑,心里:“段誉兄弟,你在受一会儿苦!哥哥我先去看部片儿去!哇嘎嘎!”

    曾易搓了搓手,猥琐的跟着两人进了树林,隐藏在了不远处,两人一进树林就情不自禁的,开始亲吻起来,曾易在一边看的眼热,俩人亲着亲着,就开始下一步的动作了,曾易的眼珠子都快登出来了。再然后,两人竟然开始脱起了衣服,曾易已经捏住鼻子了,他怕待会儿喷血了,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曾易只能看到俩个头亲来亲去的,剩下的啥也看不到,甚至连穿没穿衣服都没看到,曾易中指对天空,心里大骂:“老子讨厌马赛克,尤其还是加厚的马赛克!!”

    :求一波收藏,推荐,打赏,还有算了也没别的了。